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千三百二十一章 須彌域
    魂石?

    李澤道心思涌動得厲害。

    看來這家伙所說的魂石應該就是五彩石才對,想不到五彩石竟然也是利用鬼魂煉制而成的魂器,難怪其所帶來的作用如此逆天,其副作用也如此的可怕。

    如此說來,女媧也是一名極其厲害的魂匠。

    也是,按照她所留下那道意識的說法,女媧自然也是極其罕有的天機修煉者,并且已經達到可怕的主宰境。

    天際修煉者的實力絕對壓制同等級別的靈氣修煉者,因此她實力絕對在盤龍還有那蚩龍之上。

    “但是五彩石終究不是一日一夜可以煉制好的,那是一個極其龐大,極其消耗精氣神的工程。因此,女媧答應了盤龍的請求,她親自帶領凡域的強者,進入神域,一同對抗蚩龍。”

    “之后呢?”李澤道的心跳莫名的加快。

    李澤道相信,有關這事,這個演技不錯的家伙并沒有添油加醋,而且,他臉上那種憤怒表情,眼睛里燃燒的那團狂暴火焰,也不是刻意的作出的。

    因為,李澤道清楚的感受到這丑陋家伙的血液在沸騰。

    他是真的處于暴怒狀態!

    “那一戰,毀天暗地,血流成河!蚩龍是強,但是又豈能強過女媧跟盤龍聯手?但是,蚩龍卻也不弱,因此神域跟凡域的強者隕落無數!之后,魔域大敗,蚩龍帶人沖忙的逃回了魔域。”

    “隨后,盤龍建議女媧乘勝追擊,徹底的占領魔域得了。女媧拒絕了,她之所以答應幫助盤龍對方蚩龍,一方面是出于心善,著實不愿意見到生靈涂炭的慘烈畫面,另一方面,也擔心蚩龍將矛頭轉向凡域。”

    “現在蚩龍已經敗退了,女媧自然不會主動在挑起戰爭,生靈涂炭,因此斷然拒絕了盤龍的要求。”

    “盤龍見女媧不同意,雖然沒在堅持,卻也已經恨上女媧了,隨后哀求女媧多煉制出一些五彩神石出來,將神域以及魔域之間的傳送帶進行修補并且封印,以絕后患。”

    “對于盤龍所提出的這請求,女媧自是答應。”

    “之后,女媧耗費了諸多心血將神域通往魔域那傳送帶修補并且封印完畢之后,就在她著手開始修補凡域跟神域之間的傳送帶的時候,沒想到……”

    鬼面那只獨眼已經徹底的變成了血紅色了,顯然憤怒到了極致。

    可能因為擁有相同血脈的緣故,李澤道的血液竟然也開始沸騰了,內心被一股莫名出現的憤怒給徹底的籠罩了起來。

    “那該死的盤龍竟然帶著神域的強者對女媧以及凡域的強者亮起了屠刀!”

    雖說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但是李澤帶的眼珠子還是一下子就瞪大,隨即血液沸騰得更是厲害了!

    原來,這才是事實的真相!

    至于盤龍為何要做出這種事情,用膝蓋想也知道,無非就兩個字:利益!

    非得在多出兩個字的,那無非就是“無恥”二字!

    盤龍不打算信守承諾了,他并不想向凡域稱臣,甚至因為神域元氣大傷的緣故,所以他想得到凡域的所有資源!

    “因為女媧煉制魂石耗費了大量的精力的緣故,加上女媧也壓根就沒尋思盤龍竟然會心生惡念,所以,盤龍他們偷襲成功了,他們成功的從背后對毫無防備的女媧以及來自凡域的強者下手!”

    “那時候,被盤龍狠狠刺了一劍的女媧怒了,她帶領她最精銳的十二使者以及其他強者奮起反抗!幸好,女媧的修為在盤龍之上,雖說身受重傷,但是卻也成功的將盤龍重創,并且立即通過那傳送帶退回凡域,最后她用盡最后一絲生機,修補封印那傳送帶。”

    “但是,終究還是遲了,已經有不少神域的強者趁機進入凡域,并且大開殺戒了!”

    “該死!”李澤道咬牙切齒,這一次,他完全站在這群人這邊。

    那些進入凡域并且大開殺戒的自然就是玄黃真人他們那群人了。

    “的確該死!”鬼面咬牙切齒,“死一萬次都不為過!那時候,為了讓女媧安全將傳送帶修補封印好,那十二使者帶領剩下那些來自凡域的強者在那傳送帶所處的那不周山脈里跟神域那群該死的家伙展開浴血奮戰!”

    “最后,終究寡不敵眾,來自凡域的強者盡數被殺,那十二使者隕落四個。最終在那一場殘酷異常的反擊戰中,女媧終于將傳送帶修補封印好,但是余下的八個傷痕累累使者卻也沒辦法在通過那傳送帶返回凡域了,他們決定暫時藏匿,繁衍生息,日后復仇!”

    說道這,鬼眼那只獨眼已然滿滿的都是炙熱的光芒了。

    李澤道就覺得這盤龍實在太過無恥了,女媧幫其打退了魔域的侵犯,還幫修補封印了那傳送帶,結果到頭來卻是被狠狠的盤龍狠狠的撕咬了一大口,這根本就是典型的農夫與蛇的故事。

    更為過分的是,那條蛇之后還徹底的扭曲了事實的真相。

    說什么幫助神域的女媧變成了一個入侵神域的擁有首蛇身的惡毒殘暴的女人,說什么她極度弒殺,甚至喜歡食用人心以及腦髓。

    她入侵神域之后,便展開極其血腥的殺戮,所到之處,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說什么最后來自神域各大部落的英雄盡數出手,聯合對抗女蝸,那一戰,諸多的英雄隕落,但是卻也成功的將女蝸這個惡魔趕出了神域。

    甚至,為了這被扭曲的事情看起來更為真實一些,他們還組建了不周學院!更甚者,他們竟然還對極其無辜的蛇人一族亮起了屠刀。

    這種種罪行簡直不要太無恥了,跟那該死的小那個日那個本有得一拼啊!

    “該死的走狗,你知道我女媧一脈現在有多么想回到凡域回到自己的家鄉嗎?”鬼面一副聲淚俱下的恐怖模樣。

    雖然很是殘忍,但是李澤道還是很想說要不你們就別回去了,永遠留在這里吧。

    若是讓這群人回到凡域,怕是要尸堆成山血流成河了。

    這些人的想法已經徹底的偏激扭曲了,他們已經不能算作是人了,說他們是禽獸,是變態,那都是對他們的一種贊美。

    “所以鬼爺,咱們女媧一脈能有如今如此繁華的局面,全依仗那八大使者?”李澤道問。

    “正是!如今,那八大使者也是咱們的八大門主,是咱們復仇者的最高統治者。”鬼面眸子里滿滿的都是炙熱。

    對于李澤道態度更好了,覺得這走狗的心想覺悟還是很高的,比如“繁華局面”這幾個字就用得相當不錯。

    當然,主要功勞還是自己,若是沒有自己的引領,他的思想覺得肯定不會這么高的。

    “八大門主?”李澤道一愣。眼珠子轉動了下掃了周圍幾眼,看來這樣的地方總共有八個才對,就分布在神域的八個地方。

    “得益于女媧重創了盤龍,使得那該死的盤龍最后陷入了沉睡當中,因此八大使者最終成功逃過了神域的追殺,并且得到了喘息的機會,最后,他們決定繁衍生息,并且成立復仇者。”

    “復仇者總共分別八門,八個使者分別管理其中一門。這八門分別是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死門以及驚門,咱們這里,則是八門中的開門。這八門各自繁衍生息卻又緊密聯系,一同壯大我女媧一族的血液。”

    李澤道嘴角微微扯了扯,這不就是奇門遁甲中的八門嗎?

    “如今,這八門門主皆處于閉關修煉的狀態,只等有一天進去靈宇境,到時便可復仇神域!”鬼面又說,“因此現在每一門的大小事務皆由長老來管來。像咱們生門,是由囚牛長老來管理,而豬爺所在那十二獸,則代表咱們生門的最強戰斗力。”

    “十二獸?”李澤道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卻是暗暗心驚,心想茍延殘喘至今,當初僅存的那八個人如今儼然發展成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了。

    亥豬的修為是準靈仙鏡,也就是說,僅開門,準靈仙鏡修為的強者就多達十二位!

    至于那位開長老,之前僅一個眼神,李澤道就覺得自己的呼吸困難,那么想也知道他是靈仙鏡修為的強者,也就是說,整個復仇者,靈仙鏡修為的強者就有八個!

    至于那處于閉關的八大門主,他們此時在沖擊靈宇境,那就意味著,他們此時的修為已經達到準靈宇境了!

    此等強者云集的組織,足以橫掃甚至包括不周學院以及瀛洲學院在內的那種超級勢力了。

    當然,李澤道也明白,這些人現在就想橫掃神域,壓根就癡人說夢。

    因為神域是由許許多多勢力所組成的神域,神域還存在著像小烏龜,老鬼以及蠱神大人那種足以跟八門門主相抗衡的恐怖強者,兩者實力相差太過明顯了。

    “鬼爺,小的還有一個疑問。”李澤道小心翼翼的說。

    鬼面此時心情還算不錯,點了點頭:“你問吧。”

    “這里,究竟是哪里?神域那群卑鄙無恥的人真的找不到咱們?”李澤道問道。

    鬼面一聽,冷笑不已,說道:“就算是盤龍,也別想找到這個地方,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李澤道眼珠子微微瞪大,心想這個地方有這么隱秘?更為恐怖的是,竟然還有其他七處這樣的地方。

    “因為,這里是須彌域。”鬼面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陰森森的尖銳牙齒。

    “須彌域?”李澤道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

    他自是知道須彌域是什么地方。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