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章 chapter 3
    趙璐們第二天才想起來她們昨夜忘記整理教室了,要是被老師發現了,她們幾個肯定免不了被處分的。

    不過等她們五人到了教室才驚訝的發現,教室里桌椅整整齊齊的,已經被人收拾整齊了。

    而她們唯一想到的人,只有越溪。

    “……售后服務。”對于她們的感激,越溪如此解釋。

    不過不管怎么樣,趙璐她們對越溪還是很感激的,昨晚要不是越溪,她們怕是連性命都有危險了。

    “咦,越溪,你的眼睛……”徐薇注意到越溪的眼睛,微微瞪大眼。

    只見越溪右眼眼尾處,多了一抹金色,細看之下,卻是一朵淺金色的蓮花。

    她皮膚本來就白,那淡淡的金色,也顯得十分的顯眼,讓她看起來多了幾分不可褻瀆的圣潔。

    越溪揉了揉眼尾,不甚在意的道:“吃錯了東西,沒什么。”

    吃錯了東西,眼尾還能長出一朵花來?

    趙璐等人嘀咕,不過她們連鬼怪都見識過了,知道這世界上有些是科學解釋不了的事情。

    想到昨夜,徐薇就一陣害怕,不過摸到口袋里的護身符,她心里又安穩幾分。

    “哦,對了!這周周末,大家打算去爬山,越溪你也一起來吧。”趙璐對越溪發出邀請。

    以往班級活動,越溪都沒有參加,在班上她就像是個隱形人一樣,提起她的名字,怕是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是誰了。

    身為班長,趙璐覺得,好不容易和越溪接觸了,她很有必要讓越溪加入班級活動來。

    對此,越溪倒是可有可無,爬山所用的開銷,都是用班費的,而她也是交了班費的。

    不能浪費了!

    想到這,她欣然答應了趙璐的邀約。

    看了一眼時間,越溪和趙璐她們說了一聲,去了洗手間。

    她一離開,就有人開口問趙璐:“班長,你什么時候和越溪這么熟了啊?她這個人,給人的感覺很不好啊。”

    趙璐解釋道:“越溪很好的,你和她相處之后就知道了,她是個熱心腸的人。”

    熱心腸的越溪洗了手出了洗手間,剛好看見左手邊一個少年被人推搡著撞到了墻上。對方轉過頭來,眉目干凈,一雙眼尤其好看,明亮璀璨,似乎天地間所有陰霾都不能入他的眼,是個十分英俊帥氣的少年。

    很快的,少年被一群不良學生拉扯著進了男廁更里邊去。

    越溪面無表情的走出洗手間,覺得腦殼有點疼。

    ——那少年身上的功德金光快要刺瞎她的眼睛了!

    這樣足以閃瞎人眼的功德金光,一般來說都是天道的寵兒,直白一點,那就是天道的親兒子。你欺負他,那就是和天道過不去。

    因而,越溪完全可以想到那群欺負對方的不良少年,以后是個什么結局,那肯定是多災多難的。

    男廁內。

    一群不良少年將人推擠到狹小的廁所里,打頭的黃毛不懷好意的道:“校草,最近兄弟們手頭有點拮據,要不給點錢花花吧。”

    他面前的少年,四肢修長,一雙眼看著你,里邊似乎帶著一種令人折服的慈悲,看上去是個十分好欺負的人。而這位校草,性子和他給人的感覺一樣,本身就是個軟綿的性子,別人勒索欺負他,他都能以德報怨的,這也是黃毛這群人盯上對方的原因。

    他們這些人,就喜歡這種好欺負的人!

    韓旭眼眸動了動,模樣看上去十分純良無害,他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錢來,道:“我這里只有五百塊錢,都給你們吧。”

    見他這么識趣,黃毛心里高興,踮起腳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道:“好小子,很上道啊。”

    韓旭微微一笑,低頭看了一眼時間,道:“午休時間到了,我可以去上課了嗎?”

    拿了錢,黃毛也沒了為難他的心思,擺擺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等韓旭走了,黃毛身后有人心里不安穩,扯了扯黃毛,道:“黃哥,這錢……要不算了吧,這小子有點……邪門!”

    說到最后,他的語氣都有些神秘兮兮的了。

    黃毛皺眉,不以為意的道:“什么邪門不邪門的?”

    那人有些著急,道:“我說的是真的,這個韓旭,真的很邪門,一般欺負過他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下場。就二中的那個楊柳,上次將人堵了,還沒對人動手了,就被從天而降的花盆給砸破了腦袋。”

    “那是楊柳他運氣不好……”

    “不止了,我以前和韓旭是同校,凡欺負過他的人,那都沒什么好下場。好的倒霉事一堆,壞的,都直接見血了。當初韓旭還被人綁架了,你猜怎么著,綁架他的人路上出了車禍,一個大貨車直接倒了過來,一車的人,除了韓旭,其他人全部都死了!”

    聽到這,所有人都忍不住搓了搓手,覺得心里有些發毛。

    黃毛卻是從來不信這些東西,哼道:“那是那些人倒霉,老子能和他們一樣嗎?“

    說話的人見勸不動黃毛,也不再多說什么,但是心底卻暗自決定,接下來這段時間,要遠離黃毛這群人了。

    他們這些人沒經歷過不知道,他心里卻是很清楚的,這韓旭,那是真的邪門啊,根本沾不得!

    越溪從洗手間回來,就聽見教室里議論紛紛的討論著今天的新聞。

    “越溪!”趙璐叫她,把手機遞過來,打開新聞頁面給她看,“你看這個新聞,郊外黑潭那邊,一夜之間竟然開滿了蓮花!”

    黑潭那片土地,那是一片死地,聽說在幾十年前,戰亂時期,那個地方是個死人坑,r國的人殺了人,就將尸體丟在那。而如今,那里是寸草不生,不管種下什么東西,都不能在那里生長。

    可是就在一夜之間,那里卻盛開了滿滿的蓮花!

    趙璐期待的看著越溪,小聲問:“這是不是……你們這些人的手段啊?”

    在昨晚之后,趙璐的眼里,以往越溪身上的陰沉都變成了深沉,不和人群也成了高深莫測,反正就是她整個人都不是普通人,帶著神秘的色彩。

    而一夜之間,死地盛開滿地蓮花,那絕對不是普通手段。

    看著手機屏幕上的新聞,越溪眼里閃過一絲心痛。

    那片死地,被無數陰魂所遍布,都是幾十年的老鬼了,這些人身前受到折磨,死后也不得安寧,成了厲鬼,也被困縛在那里。

    越溪當初本來想著去把他們都給吃了,可是后來知道這段歷史,倒是心軟了。

    早知道,她就去把它們都給吃了!

    “班長,你們在說什么了?”一道聲音插進來,韓旭站在越溪桌旁,問。

    韓旭!

    趙璐立刻站直了身體,下意識的表現出自己最好看的一面來,道:“我們在說今天的新聞了,黑潭那邊一夜之間長了無數蓮花……”

    “這個啊,我也看了!”韓旭看了一眼,嘆道,“大千世界,果然無奇不有。”

    說著,他轉頭看向越溪,眼睛一彎,伸手去撫她的眼尾。

    越溪下意識的躲過他的手,目光警惕的看著他。

    “不好意思。”韓旭面露抱歉,解釋道,“我只是看見越溪你眼睛那里,好像多了點什么東西。”

    越溪撫上眼尾,這大概是昨晚吃了那點白光的后遺癥,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吃了還讓她眼尾長了這么一朵花。

    周圍的其他人,聽見韓旭這句話,卻是驚訝極了。

    剛才,韓旭是夸了越溪吧?

    今天是周末,因而只上了上午的課,在放學后,趙璐她們決定去黑潭看看,和其他人一說,大家一拍即合。

    “越溪你呢?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看看?”趙璐扭頭就問越溪。

    剛睡醒的越溪一臉迷茫的看著她,睡了一上午的她,臉頰上都睡出紅印子來了。

    看上去,透著幾分懵懂乖巧。

    “我們打算去黑潭瞧瞧,越溪你也一起來吧。”韓旭神色溫柔的道,一雙眼透著干凈澄澈。

    越溪垂眸想了想,昨晚黑潭那里肯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然那片死地也不會綻開這么多蓮花。

    她去看看,說不定還能有所得了。

    因而,越溪點了點頭,道:“好!”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