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1章 chapter 41
    越溪他們做好筆錄, 就乖乖的坐在沙發上,兩人一臉稚氣, 看上去那是一點攻擊力都沒有。旁邊警察還在給舒大爺做筆錄, 身材干瘦的老頭,頭上頂著幾根白毛毛,好像風一吹就能倒了,警察們連大聲點說話都不敢,這要是把人嚇出毛病來,那才叫麻煩了。

    警察們把那兩個娃娃用透明袋子裝起來,這可是在現場發現的,可以說是很重要的證物了。年少的女警察戴著手套的手指觸碰到娃娃, 她的表情立刻就有些怪異, 手下的觸感細膩溫軟, 就好像觸摸到的不是毫無溫度的泥娃娃,而是……人的皮膚。

    想到這, 女警察的臉色頓時就變了,忍不住一撒手, 那對娃娃就落在地上, 滾啊滾啊滾的, 男娃娃恐懼的目光看過來, 就好像是活的一樣。

    “怎么了?”其他人看她如此反應,以為出了什么事, 急忙問道。

    女警察縮了縮手, 手指上那種詭異的觸感卻是半天消除不了, 她結結巴巴的道:“那個娃娃,娃娃……有體溫,就好像,好像是活的一樣。”

    那種詭異的觸感,你只有觸摸到了才知道有多么的詭異。

    其他人本來也不以為意,可是等他們真的拿到那個娃娃之后,就感受到了其中的怪異之處。就好像手上拿的不是沒有生命的娃娃,而是會喘氣會呼吸,有體溫的人類。當時,就恨不得把手上的娃娃給扔出去。

    越溪靜靜注視著那個娃娃,那個娃娃看著她,看著她的目光似乎有怨恨不甘,她仿佛能看見江玉釧陷入痛苦的靈魂。

    他的靈魂,生生世世都會被禁錮在這個娃娃之中,就像他給沈青做出的承諾一樣,生同衾,死同槨,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

    “行了,你們可以回去了,如果還有需要你們配合的,我會打電話給你們的。”一個年輕的警察走過來,聲音溫和的說道。

    他家里也有這么大的一對弟、妹,看著越溪他們,忍不住就帶上了幾分做兄長的心情。

    越溪抬頭看了他一眼,目光掃過他的眉眼,那明亮的眼神,讓孟新有一種被看透了的詭異的感覺。

    “……叔叔家里有弟弟和妹妹啊,那叔叔你可要好好的照顧他們。最好,在這接下來的一個月的時間里,都不要離開他們的身邊。”

    她的聲音很是平靜,可是聽到人耳中,卻有一種陰森詭譎的感覺,讓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孟新心里有些怪異,忍不住問:“你怎么知道我有弟弟妹妹?”

    越溪道:“我就是知道啊。”

    等越溪和韓旭離開,孟新還皺著眉,心里總有一種不安穩的感覺。好像,好像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一樣。

    前輩伸手敲了一下他的后腦勺,道:“發什么愣了,還不趕緊工作,不然今天又要加班了。”

    孟新回過神,搖搖頭甩去心里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應道:“哦哦。”

    在桌子上,被人有意或者無意遺忘掉的一對娃娃相互依偎著靠在那里,男娃娃眼中似乎流下了兩行血淚。

    越溪和韓旭走下山,韓旭想到剛才那一幕,道:“師父很喜歡那個警察?”

    越溪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他在說誰,半天才想起孟新來,道:“哦,他啊,也說不上喜歡吧,不過他是警察啊,警察很多都是好人的。從小老頭就跟我說,如果有事就去找警察。”

    韓旭笑,換了個問題,問:“那個警察有什么問題嗎?”

    越溪道:“不是他有問題,是他家里那雙弟妹出了什么問題。不過,他是警察,身上正氣重,一般的邪魅魍魎都不敢接近他身邊的。只要他一直和他弟妹在一起,他身上的正氣足以護住他的弟、妹了。當然如果他們運氣不好,那就另說了。”

    韓旭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來,那個警察,和他好像還有點聯系。不過這個念頭,他只是想了想就放到了一邊,無關緊要的人,無需多想。

    “不過這次雖然沒有賺到錢,不過我們也拿到了一點好東西。”韓旭在口袋里掏了掏,道:“師父,你不是很好奇人壤長什么樣嗎?”說著,他晃了晃手上的盒子。

    那是個雕著鳳凰的木盒子,只有人手那么長,看上去透著幾分古樸大氣。而這盒子里邊,裝著的就是讓無數人趨之如騖的人壤。

    “你打開,我們瞅瞅。”越溪有點迫不及待,難得見她這么好奇。

    韓旭失笑,也沒有賣關子,直接伸手把盒子給打開了。

    越溪湊過去仔細看了看,道:“原來這就是人壤啊。”

    盒子里裝著的是一小撮泥土,泥土顏色漆黑,不過小小的一點,看上去透著一種十分很厚重樸實的氣息,就像是他們腳下踩著的大地一般。

    越溪若有所思的道:“這東西拿來種西瓜,西瓜會不會更好吃一點?”

    她的表情看起來很認真,看來是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

    韓旭不確定的道:“好歹也是人壤,應該會更好吃……吧?要不,我們回去試試看?”

    越溪點頭,很自然的伸過手把人壤給接了過來,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除了人壤之外,他們這次拿到的東西還有那顆佛珠,加上韓旭手上的那顆,一共就有兩顆了,都是佛光湛湛,佛氣巨大。

    “這個你拿著吧,拿著防身也不錯。要是能湊齊108顆佛珠就好了,那一定是很厲害的法器。”越溪道。

    韓旭也沒有拒絕,直接就把佛珠收了起來,和自己原來的那顆放在一起。

    兩人幾天沒回家了,韓旭也得回自己家,因而兩人在一個路口就分道揚鑣了,一個往東,一個往西。

    韓旭走過一條林蔭小道,路的兩旁種著不知道加什么的大樹,樹冠如蓋,樹底下一片陰涼,樹隙間有陽光穿過,形成一道道光柱,在地上形成各種形狀的光斑。

    這個地方,便是在最熾熱的中午,樹蔭底下也是十分涼快的,因而無論什么時候都能看見在樹底下的椅子上坐著乘涼的人。可是現在卻不一樣,呈現在韓旭眼前的林蔭小道上,還是一樣的場景,可是卻沒有任何人,甚至連風都沒有。

    腳步停下,韓旭嘴角微翹,道:“跟了我一路,你也該出來了吧。”

    他這話說完,半晌才看見一個已經垂垂老矣的老人慢吞吞的走出來,雖說是走,可是更準確的來說,他是突然出現在這片空間里的。

    這老人真的是太老了,脊背彎得低低的,一張臉上都看不見多少肉,仿佛只剩下一層皮,而那層皮上則遍布著可怖的老人斑。唯一讓人覺得驚訝的就是他的一雙眼,這雙眼細長明亮,完全不像是一個老人的眼睛。

    “舒大爺……”韓旭叫出眼前這個人的名字。

    舒大爺嘿嘿一笑,手里拄著一個漆黑的拐杖,道:“小家伙,我知道你身上有好東西,明鏡大師的佛珠,給我吧。”

    韓旭有些疑惑的問:“你為什么不去找我師父?我想比起這顆佛珠,人壤才是更珍貴的吧。”

    舒大爺瞇了瞇眼,道:“你師父那邊也不是沒人去……哼,張儀那個蠢貨,那丫頭片子,連我都看不透,我看他怕是要栽個大跟頭了。”

    他這人觀人面相,判其吉兇。而那小丫頭的面相,他看不透,堪不破,卻能感覺得到,那丫頭身上有種詭譎的氣息,就像是一個無底的深淵,絕對是不好對付的。倒是張儀,看人家年紀小,就以為人家好欺負了,真是愚蠢。

    他們這一行,雖說也看積累,但是有的天才,就算你花了一輩子,也趕不過人家一年的成就。

    韓旭哦了一聲,似笑非笑的道:“原來舒大爺你是柿子挑軟的捏啊。”

    舒大爺道:“你這小家伙也難得,身上功德重,這樣子,怕是十世善人也不止了。你只要把東西乖乖交出來,我也不為難你。”

    說著,他看著韓旭的目光終于露出點貪婪出來,道:“我看見了,你身上有兩顆明鏡大師的佛珠,果真是天道之子,運氣還真是好。”

    可惜,如今這兩顆佛珠都要歸他了。

    韓旭將佛珠拿出來,佛珠上刻著佛文,佛光內斂,舒大爺的目光瞬間就凝在上邊移不開了。同時,他心里還有些驚訝,那顆從江玉釧手上拿到的佛珠,看起來光華似乎要更加內斂明亮一些,甚至似乎還有幾分歡愉。

    舒大爺頓時有些驚疑不定了。

    明鏡大師是歷史上修為最為高深的一位佛修,這佛珠是他常年佩戴在身上的,久受他身上高深佛法熏陶,久而久之,也帶了幾分靈性,成為了最上乘的靈器。即使只是一串佛珠中的一顆,威力也不能小覷。

    只是隨著時間逝去,沒有任何人能讓這些佛珠認主,難難以驅使,它們身上的佛光也逐漸淡去。而現在,這兩顆佛珠落在了韓旭手上,卻像是遇到了自己的主人一般,靈性大盛,光華自成,還透著隱隱的歡愉,這實在是讓人覺得很古怪。

    難道是因為這小子是難得的修佛好苗子?

    舒大爺心里猜想著。

    “舒大爺,聽說你能給人看面相,觀吉兇,那么你現在給自己測一測,你現在是吉是兇?”韓旭捏著佛珠笑瞇瞇的問,看上去純良無害,面帶慈悲,就像是一尊無悲無喜的佛。

    舒大爺心中不知為何警鈴大作,他們修者心中有所感,那就是預示,而他現在感覺非常的不好。他連忙掐指疾算,腦門上很快就冒出了細密的汗珠。他能猜人吉兇,可是算人不算己,像他們這樣的人,只有自己的命格是算不出來的。

    不過,那也不是沒辦法的。

    舒大爺心里不知為何莫名其妙的覺得惶然,他看向韓旭,這小子那不成有什么底牌不成?或者,他只是在誑自己?

    “你……”舒大爺只張口說了一個字,便愣愣的低下頭去,只見他胸口之處,不知道什么時候竟是破了一個不過拇指大小的缺口,但是他卻毫無所覺。

    佛珠之上帶著淡淡的血光,韓旭伸手輕輕一拂,那絲血色很快的就消失不見了。

    “我替你卜了這一卦,大兇,看來舒大爺您今兒就要沒命了!”他微笑著道。

    “……你是誰?”舒大爺終于問出這句話,身體轟然倒在地上,體內的靈氣瞬間逸散開去,瞳孔慢慢的擴大。

    一直到死,他都還沒明白,自己到底哪里算錯了。眼前的這個少年,雖說功德深厚,有那么一點修為,可是的確只是普通人啊。

    韓旭走到舒大爺的尸體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明明是悲天憫人的表情,眼中卻只有淡漠。

    “我看起來就這么好欺負?”他十分不明白,彎腰將舒大爺身上的三顆佛珠拿起來,韓旭輕聲道,“很可惜,看來你抽到了下下簽。”

    “阿彌陀佛。”

    韓旭轉身離開,空氣中飄來一聲喃喃,在他身后,舒大爺的身體慢慢的變成了粉塵,消散在空中。

    “不知師父那邊怎么樣了?”安靜的四周一瞬間傳來各種聲音,鳥鳴聲交談聲還有汽車的聲音,韓旭看著周圍熱鬧的一切,挑了挑唇,“可惜了,你們兩個人運氣都不太好,抽到的都是下下簽。”

    他的師父,可是個很有趣的人啊。

    越溪這邊也被人攔住了去路,她對這人有印象,還記得他是叫張儀,實在是因為對方手里的那個陰陽盤很是顯眼,她也就將人給記住了。

    “你攔著我做什么?”她問。

    張儀一臉和氣,看上去十分好說話的樣子,他道:“小姑娘,我知道人壤在你手上,把它交出來吧,我也不為難你。”

    越溪臉上露出疑問的表情,道:“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覺得你能在我手上搶到東西?向天借的膽子嗎?”

    張儀面皮抽動,那是被越溪的話氣的,他當即收起臉上和氣的表情來,道:“小姑娘,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我可是臨山派的弟子!”

    雖說是外門弟子,但是他心思活絡,給臨山派帶來了不少好處,因而在臨山派也算是有點小地位的。所以,說這話的時候,他底氣十分的足。

    “臨山派?”越溪老實的搖頭,“不認識,沒聽說過。”

    張儀:“……”

    這天完全聊不下去。

    他將自己的陰陽圓盤取出來,道:“你還是乖乖把東西給我,不要逼我動手,我也不想傷你性命。人壤那東西,你拿著也是沒用的。”

    越溪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問:“原來從江家出來就跟著我們的人是你啊,你想要人壤?不好意思,那是我的東西。”

    張儀冷嗤一聲,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他往陰陽盤上注入靈力,整個圓盤瞬間發出瑩瑩的清輝,里邊黑白兩顆圓珠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這圓盤里邊是陰陽魚的模樣,黑白二色交融,而在黑與白的中間,又各有一顆黑白色的圓珠。

    越溪覺得有趣,道:“你這個盤子看起來有點好玩,你把它給我玩一會兒吧。”

    張儀:“……”

    他不再和越溪說話,手托圓盤,腳下出現了陰陽圓盤,而他便身處于最中間的位置,而越溪也在圓盤之中。

    奇門遁甲,陰陽五行,臨山派是修陣法的,陣法詭譎,陷入陣法的人,生死就在布陣人的一念之間。

    “惡鬼陣!”張儀低聲喃喃。

    地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越溪微微皺眉,低頭朝地上看去,只見地上水泥地破開,一只只枯瘦的手從地底伸出來,瞬間掀飛地板。這些枯瘦的主人也慢慢的露出自己的樣貌來,竟是一只只瘦得只剩皮包骨的人。

    一雙手伸手抓住她的腿,力氣很大。

    張儀得意的道:“這些可都是餓鬼,餓鬼什么都吃,包括你。就算你不把人壤叫出來,以為我就沒辦法了嗎,等這些餓鬼把你吃了,人壤我也一樣能拿到手。”

    越溪面無表情的抬起右腳狠狠的踩在扯住自己左腳的枯手上,下一秒,兩人都很清晰的聽見了一聲“喀嚓”的骨頭碎裂開得聲音,那只餓鬼還沒能從地底里爬出來,瞬間就變成了一堆骨頭。

    張儀看著越溪的表情頓時就變了變。

    地上餓鬼們還在慢慢的奮力從地底里爬出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個往上冒的蘿卜,越溪一點也沒客氣,直接走過去,一腳一個。被她踩中的餓鬼直接就變成了骷髏架子,瞬間碎了滿地。這種一腳一個的滋味,簡直讓人神清氣爽啊,比摔盤子還要舒服。

    她轉過頭來,烏發雪膚,身上陰氣大盛。這股龐大的陰氣,一出來,原本還在努力從地底里鉆出來的餓鬼們瞬間不動彈了,然后下一秒,開始努力把自己往地里塞。

    張儀一句話脫口而出:“……你不是人!”

    這么龐大的陰氣,比那些鬼王的陰氣還要重,一看就知道是修行多年的鬼怪。能將自己的氣息全部隱藏起來,不管是氣息還是呼吸,都像是真正的人一樣,這還不知道是修行了多少年的妖魔鬼怪。

    張儀心里在罵mmp,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竟然踢到硬茬子了,人壤拿不到,說不定還會把命給丟了。想到去攔韓旭的舒大爺,他又忍不住罵了一句死老頭,那老頭向來精明,這一次竟然沒跑來攔這小姑娘,看來是知道這小姑娘不好惹的。

    早知道,他就去攔那個叫韓旭的臭小子了。

    “……你才不是人!”越溪表示自己很不開心,一點猶豫也沒有,掏出一把黃符就往張儀那邊砸。

    雷符火符水符……

    張儀迅速的在身上套了個護身咒,可是越溪扔的可不是什么普通靈符,那是靈符中的極品,威力不凡,在這短短幾秒,張儀感受到了雷電交加,風雨共存的酸爽感,整個人直接就趴在地上抽搐了,瞬間就丟了半條命。

    尼瑪,這極品靈符不要錢的嗎?還能這么砸的嗎?

    在暈過去的那一瞬間,他心里憤憤的這么想著,忍不住有些仇富。

    越溪走過來,伸手把他身上的陰陽盤撿起來,被這么轟炸,這圓盤竟然一點損傷都沒有,看起來還真是個好東西。

    拿回去研究研究好了!

    心里做了決定,越溪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張儀,道:“我覺得我被你招出來的這些餓鬼嚇到了,需要精神損失費,這個東西我就拿走了啊。”

    餓鬼們:“……”瑟瑟發抖。

    暈倒的張儀自然不能回答越溪的話,越溪就當他答應了,直接講東西拿了就走了,把奄奄一息的張儀丟在了原地,還好被一個路人看見了,急忙把他送到醫院去。

    經過一番搶救治療,張儀在三天后醒了過來,醒來的瞬間,他立刻罵了一聲:“臥槽!”

    張開手看了看,雖然被雷劈了個外焦里嫩,外邊的皮膚都爛了,但是最重要的是,他還活著啊,那個大佬竟然沒殺了他!

    感動到哭,感謝佛主!

    “舒大爺那個死老頭,便宜都被他占去了,早知道就去劫那個小子了。”在張儀的心里,舒大爺去搶韓旭的東西,那一定是手到擒來,馬到成功的,說不定現在他已經拿到那兩顆佛珠走了,不知道在哪里逍遙快活去了。

    在醒來的第二天,他接到了臨山派師兄的電話。

    “……對了,師兄,你知道舒大爺在哪嗎?”他隨口問了一句。

    “舒大爺?”那頭師兄嘖了一聲,“據消息說,他已經死了,就在三天前……誒,就是你受傷的那天,這老東西傷天害理的事情干多了,不知道踢到了哪塊鐵板了,連自己都丟了命了……“

    剩下的話張儀沒聽清楚,他現在腦海里全部舒大爺已經死了的消息給充斥著。

    那個舒大爺……死了?

    大熱天的,張儀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腦海里忍不住浮現出韓旭的面容來。其他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舒大爺是去干什么的。

    那個小子……是什么人?

    或者,不是人?

    這一點,張儀不清楚,但是他決定了,以后絕對要遠遠的繞著這兩個人走,千萬不要再遇到他們的好。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