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1章 chapter 91
    大半夜的, 除了奔赴火車的旅客,站臺四周一片安靜,頭頂的標識牌閃著紅光,夜色像是一只巨獸,張開它猙獰的大嘴, 似乎要將所有東西都盡數吞進去。

    火車在下一個站點停下,吱嘎的一聲,火車的大門從里邊開啟,可是半天也不見有人從里邊出來。

    “咦, 怎么沒人?”站臺的工作人員眨了眨眼, 探長脖子看去。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啪!”

    一張血肉模糊的臉貼在火車玻璃上, 然后貼著玻璃窗戶往下滑動, 工作人員嚇了一跳, 臉色猛的變白,忍不住朝后退了一下。

    一群人匆匆走過來, 領頭的那位年輕人肅著臉, 吩咐身后的人道:“你們分別各個車廂檢查, 野猴子最喜歡披著人皮,假裝人類混在人群中。這種生物極其狡猾, 你們自己小心。”

    其他人點了點頭, 然后大家分開來。

    韓曉深深的吸了口氣, 帶著兩個人走進了火車, 一進去,他的鼻子敏感的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那么濃郁,這讓他的一顆心忍不住沉重起來。

    他們韓家世代守護著迦南山這片地方,這個地方從以前到現在就是很容易誕生邪物精怪的地方,野猴子便是其中一種精怪。最近幾年,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些野猴子的數量越來越多,今天他們接到消息,一大批野猴子從山上下來,而這時候恰好有一輛火車在那條路上通過,也是最容易被野猴子盯上的。

    這一火車可是又成千上萬的旅客,大家都是普通的人類,野猴子喜歡吃人腦髓和心臟,韓曉完全不愿意想象,里邊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副場景。

    走進車廂,里邊的景象頓時映入他的眼簾,他微微瞪大眼睛,無意識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雙冰冷的眼眸朝著他看過來,那雙眼睛看上去似乎充滿著慈悲,充滿著對時間蕓蕓眾生的寬容,可是你細看之下,卻發現里邊什么情緒都沒有,那是一種凌駕于眾人之上,甚至不將任何生命看在眼里的高傲。

    一道金色的火焰從對方腳下蔓延開去,車廂里的鮮血飛快的燃了起來,他在這金色火焰中,一步一步的朝著韓曉走來。

    身體……動不了!

    韓曉想做點什么,可是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完全動彈不得,甚至還在隱隱地顫抖著。那是恐懼,不可控制的恐懼,讓他連自己的指尖都難以控制。

    好強!

    “韓家的人……”對方開口,語氣聽起來甚至讓人覺得十分溫和,可是韓曉沒有錯過對方眼底的一絲暴戾。

    他想殺了自己,而自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這才是最讓他覺得恐懼的。

    “韓旭……”

    一道聲音傳過來,韓曉眨了眨眼,突然發現眼前的人發生了變化,身上那種冰冷孤僻的氣息瞬間消散開去,清雋的面容看上去溫和而無害,那雙眼睛更是充滿著對萬物的悲憫。這看起來,就是一個十分無害的少年,而且還是那種十分容易引起別人好感的那種,看著他你似乎就感覺到了陽光一樣。

    韓旭轉過身去,笑:“師父。”

    越溪大步走過來,看了四周一眼,她問:“這邊的野猴子都解決完了嗎?”

    韓旭點頭,道:“我怕把大家嚇到,就使了點小法術,讓他們都暈了過去,不然這次的經歷,可能會讓他們做好大的一場噩夢。”

    正說著,昏迷的乘客已經有人醒了過來,對方懶懶的打了個呵欠,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差點就被野猴子給吃了,等注意到越溪他們的時候,還被嚇了一跳——這些人站在車廂里做什么?

    車廂里的火焰已經完全消失,隨著消失的還有地上的血液和野猴子的尸體,這一幕看上去,就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好像韓曉剛才所看到的那一幕都只是他的幻覺而已。

    “你們是什么人?”韓曉發現自己能動了,立刻開口問,臉色有些難看,

    越溪轉頭看向他們,似乎才注意到這里還有人,問:“那你們又是什么人?問我們是什么人之前,也該做一下自我介紹啊。”

    韓曉輕咳了一聲,道:“我叫韓曉,是迦南山韓家的人,我們這次過來,是接到野猴子下山襲擊火車的消息。”

    說著,他忍不住看了四周一眼,有些遲疑的問:“你們……你們把野猴子都解決了?”

    越溪道:“我們是a市第一中學高三的學生,剛剛考完高考,大家就決定一起出來旅行,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這是我的徒弟,他叫韓旭。”

    “你的徒弟?”韓曉不可置信的問,忍不住又看了韓旭一眼,韓旭立刻對他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來。

    韓曉:“……”

    越溪點頭,有些小得意的道:“我徒弟很厲害的……既然你們是來解決野猴子的事情的,那后續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回去吧,鬧了一晚上了,我有點困了。”

    最后那句話,她是對韓旭說的。

    “那么,我們兩就先離開了。”韓旭笑道,和越溪轉身離開了。

    看著他們兩的背影,韓曉身后有人上前來,問:“韓曉,這兩人……”

    “別輕舉妄動,那個少年,你們自己也感覺到了吧,他的實力很恐怖,比我所見過的任何人都要強大……”

    如果不是那個小姑娘趕到的話,他覺得,那個少年一定會殺了他們的,而他們根本不會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那個小姑娘,雖然看不出什么名堂來,但是,肯定也不好招惹,別去打擾他們。”

    往他們的車廂走去,一邊走越溪一邊問韓旭:“你很討厭那個叫韓曉的?”

    “……他身上的氣息,讓我覺得作嘔。”韓旭輕聲回答道。

    越溪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就離他遠點。”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韓旭笑,應了一聲。

    兩人回到他們的車廂,不知道是哪個人,在睡夢中扯呼,那聲音就跟打雷似的,十分的響亮。同學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還睡得香。

    “你們去哪了?”徐薇從中鋪探出一個頭來,輕聲問。

    越溪問:“你怎么還沒睡?”

    “被打呼吵醒了,然后就發現你們兩個都不在床上,你們去哪里了?”

    “有點事情,不過現在沒事了,你快睡吧。”

    徐薇扯了扯自己的頭發,有些煩躁,嘟囔道:“睡不著了,太吵了。”

    越溪坐在床上,車廂里空調打得足,還有點冷,她抱著被子道:“那我幫你把聲音屏蔽掉吧,怎么樣?”

    “咦,還能這樣?”徐薇表示很驚訝。

    越溪伸手在空中繪了一道隔音的陣法,一道無形的屏障立刻在前面展開,然后徐薇立刻就發現耳邊那打雷似的的扯呼聲沒了。

    徐薇一陣驚訝:“咦,真沒了誒,越溪,你真厲害。”

    越溪打了個呵欠,聲音也是軟綿綿的,道:“有人出去或者進來,這個陣法就會失效的,你趁現在快睡一會兒吧,馬上就要天亮了。”

    躺在床上,她又突然坐起身來,翻身下了床,摸到了對面的床位那里。那邊那位老人并不在這里,也不知道去哪了,只留下那個孩子。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越溪摸了摸孩子的頭,有些燙,果然是在發熱。那老人大概是怕孩子哭鬧,給他打了那種迷針,可是孩子體弱,現在已經有些發熱了。

    被她抱在懷里,孩子無意識抓住她的手指。

    越溪抿了抿唇,取了一張符貼在他的胸口那里,然后在孩子身上給他布下了一個小型的防御陣法,這才安心的去睡了。

    有這個防御陣法在,這孩子就算摔在地上,也不會出什么事。

    多虧了這個隔音陣法,剩下的小半夜他們睡得都很香,等越溪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中午十二點了,她抱著被子坐起來,看見趙璐正抱著一個孩子坐在對面的下鋪,拿了熱水在喂他。

    “咦,越溪,你醒了啊……唉,這孩子的爺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今天早上醒來看見還在被丟在床上,這做家長的也太不負責了吧。”看見越溪醒過來,趙璐立刻嘟囔道。

    那邊徐薇道:“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從昨晚半夜開始,火車就停在這里沒動過。”

    越溪眨了眨眼睛,先回答了趙璐的問題:“那人不是這孩子的爺爺,大概是個人販子。”

    眾人一愣。

    “那個老人面相和這個孩子不同,根本沒有任何血緣關系,這個孩子大概是他拐來的。至于那個人販子現在在哪,我昨天看他臉上死氣很重,大概已經死了吧。”越溪慢吞吞的道,話里的訊息卻讓徐薇他們驚訝無比。

    這個孩子竟然是拐賣來的?他們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

    韓旭將裝了牛奶的水杯遞給越溪,隨口道:“應該是慣犯了,被我們詢問的時候,對方也很鎮定,這種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聞言,趙璐心里那叫一個氣,嘴里罵了幾句,道:“這些該死的人販子,怎么不去下地獄?就是因為他們,不知道讓多少家庭破碎了,那些被拐賣的孩子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這個孩子幸好被我們救下了,不然得多可憐啊。”

    “剛剛越溪你說對方大概是死了?死在了火車上?”何建一注意到越溪話里的重點,小聲問了一句。

    聞言,徐薇和趙璐的表情也變了,徐薇道:“火車停了一晚上,難道就是這個原因?”

    “火車停這么久,是昨晚出了點事情……”

    越溪簡短的把事情說了,道:“昨晚上死了一些人,火車停靠不走,應該是在解決這件事情。那個人販子,大概是被野猴子給吃了。”

    徐薇三個人面面相覷,完全沒想到,昨天晚上他們睡覺的時候竟然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們什么都沒感覺到。

    等他們吃完中午飯,終于看見有警察過來了,詢問了一下昨天是不是越溪報的警,他們才開口道:“這個人販子,是從n市那邊過來的,那邊的警察局也和我們聯系了一下……這些人販子他們都是群體作案,等到了火車站就會有人接應他,到了那個時候,想找回孩子就難了……這孩子我們就先帶回警察局了,我們已經聯系了他的父母,他們正往這里趕來。”

    將孩子交給警察他們,越溪他們也松了口氣,這孩子雖然可愛,可是他們都還只是孩子了,照顧起來實在是麻煩。

    “這些人販子最可惡了,我聽說啊,他們不僅拐賣孩子,有的還拐賣女人。而且啊,這種一般都是團體作案,有的甚至一個村子的人都是人販子……”

    “所以啊,有的時候,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他們忍不住感嘆,幸好那個孩子被救下來了,真被那人販子得手了,下半輩子怕是就被毀了,他的父母也不知道會難過成什么樣子。

    到了下午的時候,火車終于開始動了起來,停了這么長時間,許多乘客都忍不住抱怨起來,但是也有人很清楚,能讓車子停這么久,肯定是出了大事,倒是在網上搜了一下,不過卻沒發現有什么新聞。

    這一拖,越溪他們的火車半夜才到站,大家拖著行李箱出來,一個一個面色疲憊,也沒精神鬧了,只想趕快到達旅館好好休息。

    旅館是在網上訂的票,路上耽擱了些時間,老師特意打電話跟旅館前臺說了一聲,等一切安頓下來,天都亮了,大家隨便洗漱了一下,一頭栽在被窩里,直接就睡了過去。

    g省臨海,氣候濕潤,許多人都喜歡來這里旅游,因而這里一直很熱鬧,而越溪他們落腳的是g省下邊的一個市,這里有藍色的大海,還有干凈的天空,而且這里是新開發出來的旅游區,一切看起來都十分干凈。

    越溪他們一行人一睡就睡了一天,到了傍晚的時候才醒過來。

    其他同學們三三兩兩的約著一起去吃,前臺的阿姨笑瞇瞇的道:“從這里往東邊走,那里有一條美食街,里邊有很多吃的,你們應該會喜歡那里的。”

    美食街那里道路兩旁是各種小吃店,來自全國各地的小吃幾乎都能在這找到。一片炊煙之中,站在街口,里邊各種各樣的香味瞬間就涌了過來,勾得人肚子里饞蟲直冒。

    “我們吃燒烤吧,聞起來好香啊,魷魚烤一下,再撒點孜然……啊,你們聞到香味沒?”何建一面露饞意,眼睛已經不知道該落在哪里了,哪邊看起來都很好吃的樣子。

    他們最后選了一家生意不錯的燒烤攤,現在時間不算太晚,還不到最熱鬧的時候,因而還有位置。

    因為臨海,這里的海鮮特別新鮮,而且個頭很大,有很多海鮮燒烤。海鮮烤熟了撒上店家特制的香料,十分鮮美,吃得人簡直大呼過癮。

    旁邊有家龍蝦店,鮮紅的小龍蝦去殼,雪白的蝦肉吃起來嫩滑,蘸上特制的湯底,還帶著淡淡的甜味。

    越溪喜歡吃烤翅,不過不喜歡放孜然,她不喜歡孜然的味道,不過孜然聞起來倒是香,她有一次因為太香了,沒忍住嘗了一下,讓她心里產生了點陰影。

    趙璐一邊啃魷魚,一邊問:“明天我們去看海吧,還可以去撿貝殼,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撿到蛤蜊。對了,班長他們說要去那個小漁村玩,聽說在那里可以坐船出海,還可以在船上釣魚,我們要不要一起去?”

    徐薇雙眼亮晶晶的,道:“聽說那個小漁村很漂亮,而且,還有一座人魚雕像。”

    趙璐忙道:“人魚雕像,對!聽說那是他們的守護神,他們都很尊敬的……而且那漁村就在一個海灣里,那片海特別漂亮,海水湛藍湛藍的,看上去就像是一顆藍色的明珠一樣。”

    “高p照片你也信啊,好多照片看起來好看,真到了實地,你就會發現只是一般了。”何建一嘟囔道。

    趙璐皺了皺眉,道:“……其實也不是,很多地方就是因為太好看了,去的人多了,那里的環境自然就受到影響了。所以啊,趁那里還沒發展起來,我們現在去看看,看的是最天然的風景了。”

    這時候正是吃飯的時候,街上那叫一個熱鬧,小吃店的生意都特別好,就在此時,一道警笛聲劃破夜空,越溪他們抬頭看去,看到街尾那邊冒出青煙來。

    “著火了啊?那是哪里啊?”

    “又是石家嗎?唉,這兩個月他家房子都燒起來三次了,天氣太熱了吧。”

    “什么天氣熱,我看啊,他家肯定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不然的話,怎么可能一個月燒這么多次。”

    “真是太可惜了,這房子才裝修沒多久了,又燒起來了,這么多年賺的錢,怕是都得賠進去了!”

    旁邊的人議論紛紛的,看樣子出事的這家人應該不是第一次發生火災了。

    趙璐忍不住問:“大叔,你們剛才說發生火災的又是石家?這石家經常發生火災嗎?”

    旁邊那人道:“可不是嘛,就上個月開始,這石家就像是撞到了邪,一直發生火災,這房子裝修好沒多久,又燃了起來,加起來,這兩個月都燒了三次了……”

    聞言,越溪和韓旭相視一眼,韓旭問:“這么頻繁,是不是有人故意縱火啊?這天氣太熱,天干物燥的,要是有人使壞,這火肯定燒得很快。”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