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9章 chapter 99
    越溪他們在沙漠里行走了三天, 已經很深入這片沙漠了。

    “我們現在在這,按照地圖上的標記,那座古墓應該就在這附近……”萬斗金打開地圖仔細查探,最后得出了結論。

    何俊道:“今天時間不早了,大家先早點休息, 我們明天再繼續尋找古墓。和往常一樣,晚上留兩個人守夜,半夜的時候輪換。”

    其他人點了點頭,這三天他們都是這么過來的。

    夜晚的沙漠寒意刺骨, 天上一輪滿月亮得驚人, 在地上撒下一片銀光, 就像是在地上鋪了一層白雪一樣。

    到了半夜越溪突然醒了過來, 這就像是某種預感一樣, 把她從睡夢中拉了出來。她從帳篷里出來,發現外邊守夜的人不在, 只有燒著的那堆火還在噼里啪啦的燃著, 風吹過火苗左右亂擺。

    空氣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低且模糊,像是某種動物在地上爬行的聲音, 正在不斷的朝著他們靠近。

    越溪瞇了瞇眼, 低頭看向腳下。

    眼睛里閃過一道光芒, 她的腳狠狠的往底下踩了一下, 空氣里瞬間響起“啪嘰”的一聲,她移開腳, 看見一只黑色的蝎子被她踩扁在沙堆里,這只蝎子有人拳頭那么大小,漆黑的蝎子尾椎上閃灼著淺紫色的光澤,已經沒了氣。

    沙蝎……

    越溪抬起頭來,果然看見一片漆黑色迅速的朝著他們這里爬過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越施主,這些蝎子……”一道聲音響起,越溪看過去,看見凈心伸手撩開帳篷,從帳篷里邊出來。

    “凈心大師!”越溪叫了一聲,她看向那片黑色,因為是晚上,看上去并不明顯,只能看見一片灰黑色的東西將他們的帳篷團團圍住,她道:“這些蝎子是生存在沙漠里邊的,我記得蝎子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毒性,而且還是吃肉的,我看這些蝎子這是把我們當成獵物了啊……”

    “怎么有這么多蝎子?”何琪琪從帳篷里出來,等看見外邊那一片灰色,表情瞬間變了。

    凈心雙手合十叫了一聲:“何施主!”

    何琪琪抽出腰間的長鞭來,她道:“守夜的人呢?怎么沒有動靜?”

    越溪皺眉道:“醒來的時候我就沒看見守夜的人……”

    聞言,何琪琪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這大晚上的守夜的二人就這么消失了,這不免讓人有不好的猜想,這兩人怕是已經遭遇不測了。

    越溪若有所思的道:“這些沙蝎身上充滿了一種腐爛的氣息,看樣子應該是常年生存在陰氣很重的地方。也許,是靠著吃腐肉來生長的。這么一個沙漠,什么地方才會是陰氣重的……我只能想到一個地方。”

    “古墓!”何琪琪說出她未說完的話語,整個人瞬間有些精神。

    凈心道:“先將其他人叫醒吧,這些沙蝎也得處理掉。”

    說完,他雙手合十道了一聲:“阿彌陀佛!”

    這一聲聲音并不大,可是卻瞬間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清清楚楚,將其他人盡數喚醒。其他人走出帳篷,等看見那黑壓壓的蝎子群之時,表情也是一變。

    沙蝎已經沖了過來,何琪琪一馬當先,手上法決連掐,一道火光立刻朝前卷去,空氣里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還有蝎子被燒焦的所傳出來的氣味。

    越溪低聲對萬斗金道:“萬哥,你別理我太遠,這些蝎子有毒,我給你的符篆記得貼身帶好。”

    萬斗金立刻點了點頭,道:“放心吧,符篆我貼身帶著的了。”

    除了何琪琪,其他人也是各顯神通,越溪從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黃符來,不管不顧,直接就朝著蝎子堆里砸了過去,霎時間火光雷光盡數閃動,轟然的一聲,一大片蝎子瞬間就成了死蝎子。

    其他人轉頭看她,瞪大了眼睛——符篆是拿來這么浪費的嗎?

    越溪砸符就像是砸白紙一樣,一張不夠,那就來十張,看得其他人心里都在發著疼。這么多符篆,這得多少錢啊?

    “啊,地底也有蝎子!”突然有人發出一聲尖叫,他使勁的甩著腳,眾人才發現在他的腳踝上死死的被一只黑蝎給咬住,黑蝎的蝎尾狠狠的刺在他的腳上。

    “嗬嗬嗬!”那人臉上立刻露出了青紫色的痕跡,他伸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像是難以呼吸的樣子。

    地下無數黑蝎從沙子里邊鉆出來,萬斗金嚇得直接靠著越溪。

    蝎子從沙子里邊冒出來簡直是讓人防不勝防,一瞬間好多人都被蝎子炸了一口,他們很多都是修士,修士抓鬼驅邪擅長,可是這黑蝎可不是鬼怪,他們難免有些手忙腳亂的。

    “蝎子為什么不咬你?”何琪琪一鞭子將地上鉆出來的黑蝎打開,扭頭去看見越溪穩穩的站在那些,那些黑蝎卻直接繞過她的身邊,她那里瞬間就出現了一大片真空地帶。

    和其他人那里被黑蝎所覆蓋的情形相比,她這里實在是太顯眼了,何琪琪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越溪低頭,果然看見那些黑蝎有意無意的避開了她這里,甚至有幾只愚蠢的黑蝎跑到她的身邊來,當即整個蝎子都在瑟瑟發抖,看上去十分害怕的樣子。

    “大概是因為我長得好看吧……”越溪煞有其事的道。

    何琪琪:“……”

    凈心忍不住看了越溪一眼,看這些蝎子的樣子,分明就是在害怕,它們竟然是在害怕這個叫越溪的小姑娘?

    越溪微微瞇眼,她身上陰氣重,陰物對她來說可以說是食物,這些黑蝎都是極陰之物,自然是害怕她的。這些蝎子即使沒有思想,但是卻有本能,它們本能的在害怕越溪,所以無意識的在避開她。

    “……阿彌陀佛!”凈心雙手合十,隨著他話音落下,一道金色佛影在他身后出現,而后眨眼間覆蓋了他們整個落腳的地方。@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嗤嗤嗤!”

    黑蝎身上出現了灰色的霧氣,它們身上的陰氣頓時被凈化,整個身體發出那種被腐蝕的聲音,眨眼間就委頓了下去,沒有了絲毫的聲響。

    “凈心大師不愧是天國寺主持最得意的弟子,佛法高深啊!”衛周易感嘆道。

    僅僅凈心這么露出來的一手,就展現出了他極為高深的佛法,佛氣外露,便瞬間讓這些黑蝎陰氣全消,果然是天國寺這一輩天賦最高的弟子。

    越溪摸了摸手臂,凈心的佛法對她來說自然是沒有什么影響的,不過她身上陰氣重,自然是不喜歡這種感覺的。

    何琪琪問:“受傷的人怎么樣?”

    衛周易搖頭:“那些黑蝎身上有劇毒,幾乎是瞬間毒發身亡了。”

    聞言,眾人都有些沉默。不過是剛開始,就折損了人手,看來他們這一行,怕是有些不太平的。

    天色已亮,地平線上的那片天空已經亮了起來,很快的紅日就從下邊跳了出來,已經是第二天了。

    越溪看了看四周,道:“那座墓穴應該就在這附近了,那些黑蝎身上腐爛的味道很重,它們懼怕至陽的東西,所以只能在晚上出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也就是說,那座古墓大概就在這附近。

    沙漠里邊環顧四周,皆是一片黃茫茫,尤其是頭頂的太陽,亮得嚇人,看著就十分曬人。越溪他們在附近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什么古墓。

    突然,越溪看了看四周,道:“有妖氣……”

    凈心也微微皺眉。

    其他人卻是一臉茫然:“什么妖氣,我們怎么沒感覺到?”

    空氣里傳來一點點的動靜,越溪手中黃符激射而出,隨著哎喲的一聲,一道人影憑空出現在他們面前。那是個漂亮的姑娘,身上穿著紅色的古式長裙,裙擺逶迤,繁瑣而美麗,一張臉美艷不可方物,波光流轉間便是勾魂攝魄。

    “……是個狐貍精啊。”越溪恍然,開口就道破了對方的本體。

    “狐貍精?也就是說,這就是那只妖精?”何琪琪揚眉。

    衛周易開口道:“來路不明,又是妖精,不如殺了吧。”

    聽到他的話,那只狐貍精的身體立刻抖了抖,一副被嚇壞了的樣子。

    凈心呆愣愣的看著這只狐貍精,表情似驚似狂喜,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直到衛周易的話響起,他才回過神來,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雖然是妖,可是她身上沒有什么孽氣,那就是沒做過壞事……既然如此,我們就放過她吧。”

    他目光復雜的看著這只妖精,問:“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紅玉!”狐貍精開口道,怯生生的看著眾人,小聲道:“我的肉不好吃的,又柴,你們別吃我。”

    凈心看著她,目光突然有些失望,他道:“叫紅玉啊……”

    大概是凈心為她說過話,紅玉這只狐貍精就喜歡挨著凈心,一副十分依賴的樣子。

    “紅玉你在這里呆了多久了?”越溪問。

    紅玉眨了眨眼睛,道:“好久了,我從出生就在這里了,我今年已經五百歲了。”

    聞言,其他人的表情立刻變了變,萬斗金笑瞇瞇的道:“哦?你既然在這呆了這么久,那你知道這附近有什么古墓存在嗎?”

    “古墓?”紅玉想了想,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道:“你們是在找那個地底下的巨大的墳啊,我知道在哪里。”

    其他人相視一眼,都是面露喜色。

    “那你能帶我們過去嗎?”

    紅玉看了看他們,然后點了點頭,道:“好呀。”

    紅玉是只狐貍精,據她所說,她化作人形沒多久的時間。大概是這個原因,她看起來整個妖都透著一種懵懂,有種不諳世事的天真。

    越溪注意到,凈心經常看著她出神,臉上露出十分復雜的表情來,似悲似喜,像是透過紅玉在看著某個人一樣。

    紅玉帶著他們來到一處地方,那里是一片破舊的建筑,也不知道在沙漠里沉寂了多少年,建筑上都帶著被歲月侵蝕過的痕跡,連建筑原來的樣子都看不清了,但是應該是很氣派的。

    越溪的鼻子輕輕動了動,她似乎聞到了某種令人作嘔的味道。

    “從這里進去就是你們要找的地方了!”紅玉走到一處,那里有一個打開的底下洞口,從外邊望去,里邊是一條長長的石梯,更深處一片黑暗,不知道里邊是什么樣的情況。

    聞言,其他人都是一陣驚喜。@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有人道:“終于找到了,我們快點下去吧。”

    就在此時,凈心突然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后走到了紅玉面前,伸手碰觸她的臉頰,動作充滿了溫柔與疼惜。

    其他人瞪大了眼睛,何琪琪臉都紅了,結結巴巴的道:“這這這……這凈心大師是……”

    凈心的師兄慧心面色也是一變,忙叫了一聲:“師弟!”他這師弟,莫不是被這狐貍精勾去了魂魄?這可如何是好?

    要是回去被師父知道了,他帶師弟出來一趟,師弟就動了凡心,那他可就要遭殃,他不想挑糞水啊。

    “這凈心大師可看不出來,佛家弟子,六根清凈,他這是被這個狐貍精給迷住了?”有人小聲嘀咕道。

    凈心目光溫柔的看著眼前的女子,伸出一只手去蒙住了她的眼睛,輕聲道:“她的眼睛,從來不會這樣天真……”

    從他們相遇開始,一直被逗弄的,就是他。

    而他,雖然知道是假的,可是看到這張臉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他還是忍不住生了幾分貪戀。

    六根不凈!

    心里微微嘆息,他手下一用力,眼前的姑娘只來記得發出一聲短促的叫聲,整個身體便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凈心大師,你這是做什么?”

    看到這一幕,其他人頓時覺得自己受到了驚嚇,連忙大聲質問道。

    凈心雙手合十,輕聲道了一句:“阿彌陀佛!”

    耳邊似乎傳來某種東西破碎的聲音,有人突然指著一處大聲道:“你們看,那是什么?”

    眾人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頓時出了一身冷汗。

    剛才他們看見的那明明是一個存在在地上的入口,可是現在在他們眼前的哪里是什么入口,而是一個長著嘴巴,露出鋒利牙齒的食人花。而這四周,的確也有殘破的建筑,可是在這建筑四周,卻是遍布著猩紅色的藤蔓,藤蔓上長著像是牙齒一樣的東西。而在藤蔓底下,則是森然的白骨,這里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

    乍然之間看到這樣的場景,大家都有些會不過神來。

    凈心道:“食人花,更準確來說,是迷心花,這種花會化為人類心中最美麗的形象出現在眾人面前,進而迷惑他們,進行捕食。”

    聞言,眾人只覺得一陣后怕。剛才要不是凈心大師將那道幻影掐死,他們怕是已經走進了那個“入口”,也就是說已經自投羅網,主動走進這迷心花的嘴里了。

    “那……剛才那迷心花所化作的模樣,就是凈心大師你心里覺得最美麗的姑娘?”越溪一針見血的問。

    凈心:“……”

    其他人立刻以“咦,你是這種人”的目光看著他。

    而慧心心里更是沒有感覺到任何安慰,夭壽啊,師父,師弟動了凡心了,我不要去挑糞啊!

    凈心咳了一聲,道:“我們目前要解決的,是眼前這個迷心花。這迷心花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又吃了這么多的人,修為深不可測,大家要小心。”

    “砰!”

    正說著,那迷心花已經動了起來,四周長長的藤蔓掀起來,直接朝著他們抽了過來。

    越溪抓了一把符直接砸了過去,這些符都是極品靈符,威力甚大,雷電本就克天下所有陰邪的東西,一道紫雷劈下來,那迷心花頓時神形俱碎,然后轟然砸在地上,立刻發出腐爛的嗤嗤聲。

    “極品靈符……”何琪琪注意到她手里的符篆,心里疼得簡直像是在滴血一樣,這怎么這么浪費的啊。

    越溪道:“浪不浪費有啥關系,最主要是有用。你看,一擊必殺啊,多好啊!”

    何琪琪心里想吐槽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可是一時間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其他已經做好大戰一場準備的人木木的站在那里,好像已經不需要他們做什么了。

    “這迷心花將人類迷惑到這里來,直接把他們給吃了,這里這么多的尸骨,也不知道它究竟害了多少人。”看著滿地的尸骨,何琪琪忍不住感嘆。

    何俊皺眉道:“那現在,那個古墓究竟在哪里?”

    “在這里,那個古墓就在這底下!”那邊萬斗金蹲在地上在查看著什么,抬頭一臉激動的道。

    “沒想到這迷心花,誤打誤撞,倒真把我們帶到了這里來!”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