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3章 chapter 113
    這棟小洋樓外邊有一大片草地, 如今草地上一片黑壓壓的鬼魂擠在上邊,看上去氣勢有些壯觀,也有些可怕。

    鬼魂的模樣都稱不上好看,保持著死之前的樣子,因為是鬼, 所以面色青白,看著越溪他們一行人面露兇光。@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韓辭雪緊緊握著手中的長劍,面色凝重,她萬萬沒想到這房子里邊, 竟然有這么多的陰魂。

    正如越溪所說, 這個地方是天然的煉陰之地, 這些陰魂被放在這里, 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養蠱”之地, 那幕后之人讓它們在這里互相殘殺,將這些陰魂心中的兇性全部都被激發了出來, 因而這些陰魂實力都不算弱, 身上陰氣鬼力更是沉沉, 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這情況可是不妙啊,我們要不還是退出去吧……”

    他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心里已經萌生了退縮之意。

    越溪道:“現在可不是我們想退就能退的!”

    其他人扭頭一看, 才發現他們身后的路也是一片烏沉沉的。他們四周都被陰魂給攔住了, 簡直逃生無路。

    “這……這可怎么辦啊?”大家急了, 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只覺得陰風陣陣。

    韓辭雪抽出一張符來, 一手將黃符擲出,轟的一聲,火焰將黃符燒起,化作一縷青煙消散在四周,她雙手連掐法決,低聲道:“鬼王莫桑,速速前來!”

    一道陰風卷過,空氣中傳來一種十分憋悶壓抑的感覺,他們面前虎視眈眈的鬼物們頓時有些騷動,然后一個漆黑色的人影轟然落在他們面前。

    鬼王,莫桑!

    韓家可以和鬼物定下契約,在驅鬼降妖的時候,可以令鬼物前來幫忙,而韓辭雪從小天賦過人,在十一歲的時候,就和鬼王莫桑定下了契約,因而此時鬼王聽從她的號召前來。

    其他人看著韓辭雪的目光帶著崇拜,他們被鬼王身上的氣勢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因此也不敢吭聲。也是如此,更能體現能召喚鬼王前來的韓辭雪的厲害。

    “……你怎么跑到這種地方來了?”莫桑開口,看著這大量的陰魂,忍不住皺眉。

    韓辭雪苦笑,道:“一言難盡,來的時候也沒想到這里竟然會有這么多陰魂在。莫桑,又要拜托你了。”

    作為鬼王,莫桑的實力自然是不容小覷的,站在那里,那股氣勢壓得那些陰物們氣勢頓時頹靡下來了,有些騷動和恐慌。

    莫桑個子很高,幾乎有兩米了,和其他人比起來就像是一個巨人,而且鬼力很強大,壓得那些小鬼瑟瑟發抖。

    舉起手中的長刀,刀上陰氣環繞,刀身漆黑,似乎完全沒有開刃。

    莫桑一刀砍出,鬼力散開,那些陰魂頓時化作無數漆黑的鬼力沒入他的長刀之中,吸收了這么多陰魂的鬼力,那柄長刀看上去光澤似乎更加暗沉了。

    “師父,你看他手上的那把刀……”韓旭瞧著覺得有趣,低聲開口道。

    聞言,越溪凝目看去,半晌才有些疑惑的道:“那刀上,好像有一道裂痕……”

    鬼王莫桑手中的長刀刀身中間,有那么一道小小的裂痕,這道裂痕看上去十分的不明顯,只有仔細看,才能看到那么一點痕跡。

    越溪恍然道:“剛才我就覺得他的氣息有些奇怪,雖然是鬼王,但是氣勢也太鋒銳了,就像是吞吐而出的刀氣一樣……原來是這樣。”

    這只鬼王,竟然是一把刀,因而才會給人一種不敢與他直視的感覺,因而刀氣實在是太過鋒利,即使只是看一眼,也可能會被割傷。

    前方被劈出一條路來,但是很快的,又有鬼怪聚集而來,還韓辭雪忙道:“趁現在,我們先進去!”

    等他們走到屋子門口,扭頭看去,就見那草坪上又被陰魂給擠滿了,陰氣大大盛,看上去似乎整個天色都變得暗淡下來。

    這些陰魂被困在這里,它們之間互相殘殺,如今已經完全淪為了殺戮的機器,怕是半點理智都沒有。

    安靜之中似乎有鈴聲在響起,被莫桑氣勢壓制住的陰魂們突然騷動起來,它們扭頭看著身邊的鬼,突然撲了上去,張嘴朝著對方的魂體狠狠咬了上去。

    陰魂沒有實體,就算咬下去,也不會出現什么鮮血淋漓的場面,只有被嚙咬的黑色陰氣與鬼力,陰氣與鬼力一散,這鬼自然也就魂飛魄散了。

    其他人看著這一幕瞪大了眼睛,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恐懼感,忍不住道:“它們這是在做什么?”

    “煉蠱,便是無數蠱蟲互相廝殺,最后活下來的那個,才會成為母蠱,也是最厲害的……不過這么久了,母蠱早就已經成了,外邊這些,不過是母蠱的養料。”越溪抬頭,看著眼前仍然漂亮卻十分陰森的洋樓,道:“我們先進去吧。”

    一打開門,一股血腥氣瞬間鋪面而來,越溪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看到屋里的景象,眾人瞳孔猛的一縮。

    只見屋里鮮血流了滿地,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一具具已經沒了氣息的尸體,死相十分慘烈,幾乎都是一刀斃命。

    樓上傳來一聲尖叫,一個穿著旗袍的女人踉踉蹌蹌的跑下來,她跑得著急了些,一不小心從樓上滾了下來,腳上的鞋子也不知道丟到哪去了。

    “將軍,將軍,您放過我吧!”女人從地上勉強站起身來,卻被人扯住了頭發。

    身后的男人身材高大,手里拖著一把長刀,長刀上有一抹暗色,那是人的血,如今正不斷地往下流,很快在地上泅出了一團紅色的血跡來。

    “鶯鶯,你不是最喜歡我的嗎?那就陪我一起死吧!”男人笑了一聲,舉起刀朝著眼前的女人,狠狠的一刀劈下。

    “啊!”膽小的,已經忍不住捂住臉,不敢看下去了。

    韓辭雪微微皺眉,有些疑惑的道:“這是?”

    “是幻覺!”越溪回答,她走過去,伸出手,手指直接從男人身上穿過去,她道:“這一幕,大概就是當初這棟洋樓里所發生的景象,不過是重復再來而已。他們死后,被困在這樓里,不得輪回,一遍又一遍的經歷自己死亡的那一刻……很多鬼魂都會出現這種情況,但是這里的有不同,它們是被這煉陰之地困在這里的。”

    空曠的大廳里充滿了血腥的味道,將女人砍死之后,男人仰天瘋狂的大笑了一聲,然后舉著刀直接將自己也捅了個對穿,倒在地上,很快就沒了氣息。

    一切再次恢復平靜,一具具尸體躺在地上,死不瞑目,血幾乎將地板都給染紅了。他們完全不知道,為什么男主人會突然發瘋。

    四周突然傳來有人咿咿呀呀的唱戲聲,聲音動人,可是在這遍地是尸體的地方,此時聽來卻讓人瘆得慌。

    越溪抬頭往樓上看去,道:“走吧,去樓上,這里還有人。”

    “有人?”

    “嗯,進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是活人的氣息。大概是哪些不長眼的,闖到了這里邊來……”

    越溪直接往樓上走去,一路往上,到處都是死人,整座宅子的人,都被那位將軍給殺完了,到處都聞得到鮮血的味道。

    他們還在這幻境里邊,這里的尸體還沒消失。

    有唱戲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越溪直接伸手把門打開,里邊的一切頓時納入眼底。

    里邊有一只鬼,和一個死去的男人。

    那鬼側面完美精致,原本應該是極為漂亮的一張臉,可惜臉上卻有一道傷痕,那傷痕幾乎將她的腦袋劈成了兩半。她跪坐在地上,嘴里低聲哼唱著戲曲,一雙漂亮修長的手中捧著一個還在撲通撲通直跳的心臟。

    在她腳身邊躺著一個沒有了氣息的男人,男人瞪大著眼睛,臉上保持著一個恐懼的表情,胸前空蕩蕩的,里邊的心臟已經被挖了出來。

    有人驚愣道:“這鬼,不是我們在樓下看到的那個,被砍死的女人?”

    女鬼心情好像十分好,她捧著心臟,張口一嘴一嘴的把這鮮紅的東西吃進了肚子里。

    “嘔!”看到這一幕,有人忍不住扶著墻嘔吐起來。

    隨著將心臟吃掉,女人身上的那道傷痕慢慢的愈合,很快的,在她身上就看不見了任何傷痕,一張臉面白如玉,唇紅齒白的,十分漂亮。

    可是,再怎么漂亮,想到剛才那一幕,越溪他們只覺得作嘔,完全不能欣賞。

    “九天,雷法”

    一聲低喃,屋子里無數道驚雷轟然落下,直接朝著女鬼迎面劈去。這些雷電威力強橫,帶著悍然之威,即使其他人只是站在一旁看著,都能感覺到里邊所蘊含的可怕的力量。

    眾人轉過頭去,看到越溪板著臉,臉上的表情十分嫌棄。

    雷電是突然落下的,起先根本一點征兆都沒有,那女鬼被劈了個正著,氣息一弱,卻沒有被劈得灰飛煙滅,只是臉上剛才愈合的傷口,又再次崩潰開來,鮮血淋漓。

    “好痛,我的臉,我的臉……”她捂住臉,目光兇狠的看著越溪。

    屋子里響起來一聲聲哀叫,一只只手從地底下伸出來,直接抓住他們的手。

    “這是什么?”眾人驚叫。

    女鬼飛撲過來,臉色慘白如紙,她身上陰氣大漲,身上的傷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著血,模樣看上去有些滲人。

    “砰!”

    越溪皺眉,一腳踢出,直接把女鬼踢撞在墻上,動作干凈利落,旁邊的人看著都想夸一句她這一腳實在是帥氣。

    她腳上微微一掙,那抓住她雙腳的手簡直就像是面粉做的,直接就化為了灰燼。

    “……你剛剛把我嚇到了,我有點生氣。”

    一邊說,越溪提腳直接將從地上伸出來的一雙雙手踩在腳下,然后腳尖還在地上碾了碾,直接將那些爪子踩得化為了飛灰,

    抬起眼來,她看著屋里的那只厲鬼,一步一步走過去,身上陰氣頓時大盛。

    ——很可怕的力量,幾乎將女鬼完全壓制住了,在眼前的這個小姑娘面前,女鬼根本生不出半點抵抗的心思來,那是本能上的恐懼!

    女鬼瞪大眼睛看著越溪,心里意識到不對了,然后就想跑。

    越溪伸出手去,手上黃符化為流光,貼在女鬼的四周,黃符上符文閃動,直接形成了一個牢籠,將她完全困在了里邊。

    頂上一道雷電蓄勢轟下,女鬼被壓在地上,被劈了個外焦里嫩。

    越溪哼道:“你以為我會讓你跑掉?”

    眾人:“……”

    他們愕然的看著這一幕,心情是懵逼的,有點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是怎么回事了。

    這,怎么看著越溪比那女鬼,還要像反派?

    “啊!”

    女鬼被頭上的雷電直接轟得三魂六魄都快被打散了,她趴在地上,微微揚起頭來,楚楚可憐的模樣,道:“我知道錯了,放過我吧,你放過我吧!”

    她雙眼中眼淚迷蒙,聲音更是動人至極,傳到人耳中,讓你心中忍不住一軟。

    韓辭雪他們這群人里邊,有人目光動了動,變得迷茫起來。

    “……她真可憐,你就放過她吧。”

    “是啊,放了她吧。”

    李東幾個人紛紛開口,看著越溪的目光,都帶著幾分仇視。

    韓辭雪眼中也是一陣恍惚,不過她意志力比較強,很快的就回過神來,直接固守心神,皺眉對其他人道:“你們清醒一點,別被這個女鬼給迷惑住了……”

    “砰!”

    女鬼的臉被踩在地上,越溪道:“別看她的眼睛,別聽她的聲音,她會迷惑你們的。”

    女鬼:“……”

    其他人心神恍惚,有兩個人修為太低,完全被迷住了,看著越溪的目光就像是看著殺父仇人一樣,伸手掏出符篆來就朝越溪攻擊了過來。

    “傀儡術!”

    身材嬌小的女孩子叫燕西來,她在懷里拿出一個稻草人來,嘴里嘀嘀咕咕的說了什么,拿著一根針直接朝著娃娃的天靈穴刺下。

    越溪神色一冷,燕西來一針插下,可是非但沒有對越溪造成什么影響,反而自己遭到了反噬,嘔出一口血來,身子軟軟的倒在地上,手上的稻草人也竄上一道火焰,直接燒成了灰燼。

    “你以為他們能傷得了我?”越溪冷笑,她蹲下身子來,伸手撫上女鬼的肩頭。

    這一刻,女鬼心中感覺到了一陣恐慌,她尖叫道:“不,不!”

    可是她心中再恐慌也沒用,她感覺到身上的陰氣全部朝著越溪的指尖匯去,不過眨眼間,她的身體就變得虛幻透明起來,整只鬼都變成了越溪手里的一顆漆黑色的珠子,那是她整只鬼的鬼力與陰氣。

    “砰!”

    女鬼化為湮塵消失,越溪將黑珠子往嘴里一塞,直接吞了下去。

    韓辭雪瞪大眼睛看她,下意識的握緊了手里的長劍,目光警惕。

    這一刻的越溪,身上陰氣大漲,那種宛若實質的陰氣,濃到了一定的程度,讓韓辭雪感覺到了壓抑與恐懼。

    她身上的陰氣,比陰魂還要重。

    眼角的金色蓮紋微微閃動,越溪身上的陰氣消失,她走過來,也沒管韓辭雪,對韓旭道:“被她逃了,應該說她一開始就給自己留了后路,現在不知道是躲在哪了……”

    被女鬼迷惑的人們清醒過來,捂著頭道:“剛才,是怎么了?”

    韓辭雪分了幾顆清心的丹藥給他們吃,道:“你們剛剛被那個女鬼迷惑了……沒想到,僅憑著聲音,就能將人迷惑到這個地步。”

    如果不是越溪,他們所有人都會中招的。

    韓旭將手上的蓮蓬遞過去,他還剝了一把,全部給了越溪,吃起來又甜又嫩的,十分爽口。

    “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吧,幻境破了,里邊的人應該出來了!”

    其他人還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不過很快的,他們就聽到了有人的聲音。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我們這是出來了?”模樣蒼白的青年站在走廊里,臉上驚惶未定。

    等看見越溪他們一群人,他臉色一變,緊張的問:“你們是人是鬼?”

    越溪他們相視一眼,李東開口道:“我們是天師,聽說這里鬧鬼,過來看看。”

    “天……天師?你們是來救我們的?”

    聞言,青年眨了眨眼,身子軟軟的倒在地上,忍不住哭了起來。

    *

    這座房子里一共還剩下兩個人,據常在所說,他們一共是八個人,現在就剩下他們兩個了,其他的都被鬼殺死了。

    “我以為我們也會死,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你們……”常在往嘴里使勁的塞著食物,一邊吃一邊哭,狼狽得不行。

    和他相比,另一個存活下來的青年也沒比他好多少,不過即使這么狼狽,他舉止仍然克制而有禮,聽他自我介紹,他叫顧云。

    顧云向他們道謝,道:“多虧了你們,不然我和我朋友遲早會被這些鬼殺死的,就像其他人一樣。”

    越溪看著他卻是微微皺眉,怎么感覺這個人有點眼熟?

    韓旭在她耳邊微微提醒道:“游園湖……”

    聞言,腦海里閃過一幕,越溪恍然道:“原來是他……他身上鬼氣森森的,有鬼附身在他體內,是那只紅衣女鬼?”

    其他人看不出來,越溪和韓旭卻一眼看出來顧云身上的不對勁,他身上鬼氣很重,很明顯是有鬼附身在他體內。但是看來對方并沒有傷害他的想法,更沒有占據他肉身的意思,更像是在保護他。他能在這座宅子里活這么久,看來也是有這部分原因在。

    不過,人鬼終究殊途,被鬼附身,身體受到鬼氣侵蝕,很容易給他帶來一定的弊端。不過,等回去鬼魂離身,再好好調養,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顧云在跟他們說他們這段時間的經歷,他語氣十分冷靜,除了面色蒼白一些,完全看不出來他最近這幾天經歷了什么事情。

    “……每到晚上,應該是十二點十五分的時候,這座宅子就會發生改變……我仔細查探過,那時候,就像時間倒退,房子的一切都回到了過去,可能是回到了一切發生的那一晚上。”

    發瘋的將軍,會將房子里的所有人都給殺了,然后自殺。再然后,他會拖著刀,像捕獵一樣,捕殺這房子里還存在的其他活人,就像顧云他們一樣。

    “除了這個死去的將軍之外,應該還有一只鬼,大概是這座宅子的女主人,名字叫鶯鶯……我會這么想,是因為死去的朋友,他們的死狀并不同,有的是被刀砍死了再取的心臟,有的身上沒什么傷口,心臟卻直接被拿走了,很明顯這是兩個鬼所為的……”

    他揉了揉眉心,這幾天一直擔驚受怕,他就沒完整的睡過一覺,此時也免不了覺得有些疲倦,他嘆道:“不過就算知道這些,我拿他們也沒什么辦法,我根本殺不死他們,也找不到離開的路。”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韓辭雪問越溪他們:“現在我們該怎么做?”

    越溪手里還拿著那個蓮蓬,只是里邊的蓮子都被她吃光了,她笑瞇瞇的道:“現在,當然是把這房子里的鬼都給找出來……”

    其他人頓時看向她。

    抽出兩張符紙來,其他人見狀,忍不住問:“你還有符篆啊?”

    越溪看了看他們,問:“有什么不對嗎?”

    李東訕訕的道:“沒,沒什么,就是感覺你用了好多符了,你這是帶了多少了。”

    “……也不多,就百來張吧!”越溪隨口說道,將兩張紙合在手中,然后往嘴里吹了一口氣。

    一道清風從她手中卷起,清風吹向四面八方,吹過這棟宅子的每一處。一瞬間,剛才還有幾分暗淡的房屋似乎明亮了幾分,那種逼仄的感覺也淡了。

    韓辭雪不可置信的喃喃道:“這是……清風符?你竟然有這張符?”

    清風所至,陰晦不生!

    這便是清風符,這張符對畫符的人修為有著很嚴苛的要求,在滿月之時,月華傾倒的時刻畫符,符成的一瞬間,會吸取天地間的所有月華,全部集在一張符之中。

    顧云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他的表情變得極為蒼白,在他臉上,似乎出現了另外一張臉。

    越溪看著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一張符貼在了他的額頭上,然后手指成爪,像是抓住了什么,往后狠狠的一扯,道:“給我滾出來!”

    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兩道身影被越溪抓了出來。

    那是兩只女鬼,一鬼紅衣似火,另外一只鬼,卻是越溪他們所眼熟的,正是剛才在樓上所見過的那只女鬼,此時她滿身戾氣,對上越溪根本不敢和她硬碰,轉身就想跑。

    越溪哪里會給她這個機會,直接伸手就把她抓在了手里,干凈利落的一口把她給吞了。

    給……

    吞了?

    除了韓辭雪之外,其他人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目瞪口呆了。

    “你怎么知道,她藏在顧云的體內?”韓辭雪問。

    “剛才我就覺得顧云身上氣息有些不對,雖然女鬼藏得隱秘,可是我對陰氣的感知向來很敏銳……即使那么細微的變化,我也感覺得出來。”越溪捂住嘴,小小的打了個嗝。

    這個女鬼的確是厲害,鬼力強盛,吃一只可以抵上好多只,吃下它感覺就十分飽了。

    韓旭道:“大概是一開始她就打著要占了顧云身體的打算,所以藏了一縷魂絲在里邊,沒想到就是這個舉動,剛才在樓上倒是救了她一命。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再多的手段,都是于事無補的。”

    其他人的目光落在另外一只女鬼身上,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女鬼,穿著一身紅色的嫁衣,青絲如瀑,皮膚雪白,面上帶著幾分驚惶。

    顧云的目光有些迷茫,覺得眼前的女鬼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他敲了敲頭,有些不解的道:“你……你是?”

    “你是什么人?不對,你是什么鬼?你躲在顧云體內做什么?難道你也是想占去他的身體?”有人厲聲問道。

    女鬼縮了縮身體,她搖頭道:“我沒有,我只是想保護他,就算我自己魂飛魄散,我也不想他出現任何意外……”

    越溪看著她,一針見血的道:“你可知道,你快死了?那只女鬼想占據顧云的身體,而你,為了保護顧云,魂體早就千瘡百孔了,馬上就會瀕臨破碎。”

    聞言,顧云的目光微微瞪大。

    女鬼看向顧云,擱在地上的手已經有幾分透明了,她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快死了……”

    而這一次,是真正的死亡、

    “這樣的結局,對于我來說,大概是最好的。我本來就已經死了,不該滯留在人間的,只是我舍不得,太貪心……”@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顧云心里有些奇怪,他捂住胸口,那里傳來的酸澀痛楚,讓他有種想要流淚的沖動,他忍不住問:“你為什么這么保護我?你認識我?”

    女鬼怔怔的看著他,說是看著他,倒不如是透過他想著另一個人,半晌她搖了搖頭,道:“我不認識你,只是,是你把我帶出來的……你買的那幅畫,你還記得嗎,我一直被困在那副畫里,是你把我放出來的。”

    “……那幅畫?那幅春游圖?”顧云還有些印象,那幅畫是他在古玩城買下的,上邊畫著一個紅衣女子,當時他看了覺得面善,就買了回來。

    女鬼點了點頭,道:“嗯,我一直在那副畫里,掙不脫,逃不離,直到看見了你……”

    隔了多年,再次看到這張臉,她便從沉睡中醒來,才知道時間變遷,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而她心愛的人,也不知道輪回幾世了。他們之間,隔著的,更是生與死的距離。

    她的身形越來越透明,身體變成光塵慢慢的散去,女鬼從地上站起身來,她走到顧云面前,伸手在他額頭上點了一下。

    一陣困意涌上心頭,顧云努力瞪大眼睛,他伸手抓住女鬼的手,大聲道:“你是誰……”

    他努力讓自己克服涌上來的困意,可是自己還是沉入了黑暗之中。在睡過去的那一瞬間,他感覺到有冰涼柔軟的東西碰上他的唇。

    “……芳華……”他喃喃叫出這個名字,終于完全暈了過去。

    女鬼瞪大眼睛,旋即,她的表情變得滿足,她道:“……你的芳華早就已經死了,我只是一個孤魂野鬼罷了,而你,還活著。你不應該想起我的,也不會想起我的……”

    她已經死了,死者與生者之間的距離,那就是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我已經活得夠久了。”

    久得她覺得很累很累,直到再次遇到顧云,她的時間才再次流動起來,她看著顧云和別的女人柔情蜜意,看他為她彈琴。她心中難過,可是卻沒有想過去改變。

    她只是一個孤魂野鬼,能再次看見顧云,她已經很滿足了。

    “以前,你也經常給我彈琴的……”她喃喃,魂體終于完全碎開了,化作了美麗的光塵,就像是破碎的陽光一樣。

    越溪伸出手,一粒光塵落在她的手中,微微發著光。

    韓旭道:“她雖然變成鬼很久了,可是一直被困在那幅畫里,要不是師父你的力量護佑著她,她怕是早就被那只女鬼撕成碎片了,也等不到我們來救。”

    越溪將手握住,道:“當時我給了她一點我的力量,是想著,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也能庇護她一下。沒想到,她還是死了。這個結局,對于她來說,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不過她是笑著的,想來,也是甘之如飴的。”

    *

    顧云做了一個夢,這個夢太長太長了,夢里有他,還有一個叫芳華的姑娘。

    芳華是青樓女子,她是樓里的花魁,在十四歲的那年,她從花樓上摔了下來,剛好摔到了打馬從那里經過的顧云懷里。

    “姑娘,你可無事?”

    便是這么一句話,讓芳華墜入了萬劫不復之地。

    芳華會跳舞,她的舞跳得十分的好,身輕如燕,舞姿十分動人。顧云說過,以后娶了她,就讓她只為自己跳舞。他彈琴,她跳舞,他們兩個一定會是一對神仙眷侶的。

    “芳華,我娶你吧!”顧云無數次這么跟她說。

    芳華每次都是搖頭,當朝大將軍的嫡子,一個煙花之地的青樓女子,這兩人便是云泥之別。下雨過后,泥潭里可能會倒映出白云來,但是水一干,泥還是泥,卑微如此,而云還是那么遙不可及。

    變化來自于很平常的一日,她站在鼓上跳舞,身邊的小丫頭沖進來,看著她的目光充滿著憐憫,道:“姑娘,皇上為顧少爺和八公主賜婚了。”

    聞言,芳華愣了一會兒,半晌才道:“我知道了。”

    然后,她就繼續練舞。

    再后來,顧云再也沒有來過她這里,樓里的姑娘們都說,顧云已經不喜歡她了。當時,她只是淡淡一笑,什么都沒說。

    公主啊!

    那可是金枝玉葉,這可真好!

    芳華是真心的為顧云高興的。

    而在顧云和公主成親那日,她換上了大紅的嫁衣,抱著顧云給她畫的那幅畫,吞金而死。她身上的嫁衣,每一絲每一線,都是她親手縫制的,可是她從來沒有拿出來過。

    她無數次做夢,都夢到顧云問她:“芳華,我娶你好不好?”

    而那時候,在夢中,她十分高興的回答:“好啊!”

    這場夢,可真好,所以才是夢。

    而顧云,知道芳華死后,只是愣了愣,道了句:“我知道了。”

    在芳華死后第二年,顧云戰死在沙場上,皇帝下令追封他為大將軍,顧家再次恢復了往日的恩寵。

    *

    直到醒過來,顧云都有一種還在夢中的感覺,他伸出手來,看見手里有一道傷口,那是他在屋里翻看這座房子女主人日記的時候被割傷的。也是那時候,那只女鬼就上了他的身,妄想占據他的身體,只是被芳華給攔住了。

    “芳華……”顧云喃喃,然后他微微皺了皺眉,有些疑惑道:“芳華是誰?”

    他捂住胸口,伸手摸了摸眼角,那是淚水濕潤的痕跡,還在不斷的往下流流著淚。

    “我為什么會哭?”

    為什么,他會覺得這么難過。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