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9章 第 79 章
    第七十九章

    冬日里的天黑, 總是來的格外早, 不到六點的時候,外面就黑透了。孟家院子里的門燈開著, 外面風呼呼地吹著, 打在門窗上, 房內卻暖和地只需要穿一件家居毛衣。

    二十分鐘前,蔣靜成給她打了個電話,下班了。

    他這人不愛發短信,有什么事情,都是電話。就是說地也不多, 言簡意賅地把事情說完,就直接掛斷。就連對言喻都不意外, 誰知今天打電話告訴言喻, 他一個小時之后就能到家在, 說完, 居然沒掛電話。

    言喻笑著問他:還有事兒?

    誰知那邊的男人, 突然嘆了一口氣,沉著聲音說:“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

    他頓了下,言喻耐心等著他說完。

    “特別想你。”

    明明下午才見過面,可一聽到她的聲音,心里就覺得軟,特別想見她。

    此時奶奶和宋婉都在廚房里, 因為聽說蔣濟銘和鐘寧, 今晚都會過來。這是兩家長輩都盼了很久的事情, 在他們看來,蔣靜成和言喻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這次吃飯,只怕就是長輩談論他們結婚的事情。

    “媽媽給你做了你喜歡吃的東西,”言喻站在窗口,聲音溫柔帶著淡淡笑意,對面車子啟動的聲音響起,聽到這個,她才說:“我掛了,你專心開車。”

    “嗯,”他輕聲應了一句,等著言喻掛電話。

    言喻知道他這個習慣,每次非要她先掛電話才行。她按掉通話,孟家的大門被人推開,孟仲欽出現在門口,言喻正欲回頭告訴宋婉,誰知卻看見他身邊緊跟著進來的人。

    原本就有些瘦弱的人,此刻站在孟仲欽的身邊,越發顯得矮小。

    言喻以為自己看錯了,可是院子里的燈是開著的,照在他們的身上。她把手機扔在沙發上,連外套都沒來得及穿,就沖了出去。

    她開了門,連拖鞋都沒換。

    過去的時候,孟仲欽開口就教訓道:“這么冷的天,還敢出來亂跑。”

    “爸,你怎么把媽媽和成實哥哥帶回來了,”可這話剛說完,幾個人都愣住了。

    這又是爸爸又是媽媽,可偏偏卻又不是兩口子。

    不過孟仲欽一向不計較這些,在他看來,成媽媽養了言喻那么多年,言喻就是叫她一輩子的媽媽,都是應該的。

    “趕緊進去吧,你非得凍著不可,”孟仲欽伸手把小姑娘拉進懷里,他穿著厚大衣,言喻靠在他懷里又暖和又安心。

    成實跟在成媽媽身邊,一起進了家里。

    宋婉在廚房也聽到外面的動靜,知道是孟仲欽回來,剛出來,就看見一屋子的人,特別是看見成媽媽時,她先是一驚,隨后眼前泛起薄薄水光,眼淚一下就蘊在眼眶里打轉。

    “親戚到家了,哪有你光站著不說話的,”孟仲欽沖著她瞧了一眼,淡聲說。

    宋婉這才回過神,走了過來,就是請成媽媽和成實坐下,“坐坐,我去給你們泡杯茶。”

    “不用的,我們不渴,”成媽媽還是有些局促。

    這是她第一次來孟家,以前都知道果果的爸爸媽媽很厲害,這回才是真是見識到了。住在這么個大院子里,門口有站崗的軍人,還有專門開車的警衛員,就連房子都是這樣的別墅小樓。

    她家的果果啊,原來應該是出生在這樣的家里啊。

    此時言奶奶也從廚房里出來了,孟仲欽立即給介紹道:“這位是我母親。”

    “這是言言的成媽媽和成實哥哥,”孟仲欽這邊又對老太太解釋道。

    老太太有些驚訝,不過臉上卻是高興地,“一直都想見見你們的,結果今天才見到。”

    成媽媽被奶奶拉著坐下,言喻乖乖地坐在成實身邊。

    成實低頭看向她的手指,問道:“怎么不把戒指給哥哥看看?”

    言喻愕住,成實聲音不算小,大家都聽到這話了。所以紛紛轉頭看過來,客廳明亮的燈光下,小姑娘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泛紅起來。

    最后連耳朵根,都冒著胭紅。

    孟西南也從樓上下來,被孟仲欽叫了過來。

    說來這居然是兩家人,頭一次這么正式的見面。其實成媽媽這幾年一直拒絕孟家的自助,即便是成實最困難的時候,她都咬牙自己扛著。

    所以即便孟仲欽知道他們住在哪里,頂多也就是過去看看。

    這次是因為要和蔣家吃飯,孟仲欽親自給成實打了電話。

    他希望言喻這么重要的時候,成實和成媽媽都能到場。

    當時成實也有些驚住,在電話這邊許久都沒說話,過后才問:“言言這樣的身世,我們去是不是不合適。”

    “小成你是認識的,他的父母是我相識幾十年的老朋友,所以我們都希望,你和成媽媽能來。”

    孟仲欽作為長輩,親自打了這樣一通電話。

    成實沒辦法拒絕。

    客廳里,所有人都在坐著,成媽媽不是善言辭的人,卻和奶奶聊地很開心。宋婉坐在一旁,看著成實和孟西南在說話,而言喻則乖乖地坐在成實邊上。

    明明是最普通的燈火人家,可是卻那么溫暖。

    “老孟,從外頭就聽到里面這么熱鬧啊,”蔣濟銘推門進來,手里親自提著一瓶茅臺,這酒還是過年的時候,有人送給他的。

    他之前體檢的時候,有些脂肪肝,鐘寧管他管地不要太嚴格。

    今天難得借著兒子的光,提著酒到未來親家家里來,連鐘寧都沒話說。

    蔣靜成跟著進來的時候,言喻的眼睛一下釘在他身上。

    他沒穿軍裝,穿了一件黑色大衣外套,暗紋格子,大衣面料柔軟又厚實,里面穿了一件淺藍色毛衣和白襯衫,整個人顯得格外地英俊高挺。大概是冬天陽光不夠曬,他居然看起來還白了一點兒。

    “我們孫女婿來了啊,”言奶奶笑瞇瞇地沖著小成說道。

    雖然誰都知道,今天為什么聚在這里,可是大家都還沒挑破窗戶紙呢,老太太一句孫女婿,逗笑了所有人。

    蔣靜成跟著笑了起來,“奶奶。”

    于是言喻一張嫩白小臉,又是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

    好在孟家的餐廳足夠大,大圓桌擺在當中,足夠所有人都坐下。孟仲欽剛才給蔣濟銘和鐘寧介紹成媽媽和成實的時候,也沒隱瞞,直接就說了。

    蔣濟銘和鐘寧自然知道言喻的身世。

    所以鐘寧對待成媽媽的態度,和對宋婉沒什么區別。

    這是言喻的媽媽,也就是他們小成的未來丈母娘。

    鐘寧這人性格一向疏朗,自從想清楚她家這個兒子,非言喻不喜歡,非言喻不娶之后,早就盼著他能趕緊動作,別再拖拖拉拉的。

    一點兒都沒他老子,當年雷厲風行的勁兒。

    這一頓飯,一直到十點多,才吃完。

    原本是想留著成媽媽和成實,一起在家里吃飯的,不過他們堅持要走。

    最后孟仲欽讓他的秘書去送他們。

    臨走的時候,蔣靜成和言喻送他們出去。一直到他們上車,言喻還站在路上,看著車子慢慢開走,最后消失在他們眼前。

    “你想告訴成實真相嗎?”夜幕中,蔣靜成的聲音聽起來,那么地讓人安心。

    可是他提到的卻是言喻,最害怕提及的。

    她回頭看向孟家的小樓,此時大門未關上,小院里亮著燈,連客廳的水晶吊燈都亮堂地如同白晝般,方才的溫情和熱鬧還沒散去。

    幾位媽媽在商量著,他們什么時候結婚。

    喧囂未褪,等待著她的,又是一段抉擇。

    “我會告訴成實哥哥的,但不是現在,”言喻輕聲說。

    “您好,”簡潔的房間中,一旁的架子上堆著不少書,大多都是醫學書。書桌上的臺燈亮著,成實正在查看一個資料,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個陌生號碼。

    “你是成實?”那邊是個奇異的聲音,像通過機器變化的聲音。

    成實一愣:“你是誰?”

    “你想知道當年你的親妹妹究竟是怎么被抱錯的嗎?”這個怪異的聲音說。

    成實:“你是誰?為什么會知道這個。”

    “看來你還不知道真相,去問言喻吧。”

    “她都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