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2章 第 92 章
    第九十二章

    言喻剛擦了頭發, 從洗手間回來。

    她剛推門進來, 蔣靜成就從床頭抬起頭,輕聲說道:“剛才肖文打電話過來了,你不在, 我就接了。”

    他口氣平和, 言喻倒也沒在意, 畢竟蔣靜成幫她接電話,也不是一次兩次的。

    “季啟慕在越南還不錯,就是有點兒樂不思蜀,”蔣靜成捏了下鼻尖,他這人有時候說起謊來,真是連眉梢都不帶動一下的。

    言喻這才松了一口氣, 有些無奈地說:“他還真是小孩子心性,也是沒辦法了。”

    蔣靜成哼笑了一聲,雙手枕在腦后,倒是有點兒認真地問言喻:“你和季啟慕關系就這么好?幾天沒聯系上,這么著急。”

    這話聽著,還真有點兒酸。

    像那么回事了。

    言喻也難得聽他這樣說話,蔣靜成這人, 太自信。

    所以不管言喻身邊出現誰,他頂多就是瞟一眼,絕對不會覺得有什么威脅。畢竟最好的已經在她身邊了。

    所以她伸手捏了他的鼻子, 輕喲了一聲。

    “我和季啟慕嗎?你這醋吃地也太晚了吧, ”言喻沖著他笑, 眼睛一勾,也不知是臥室的燈光有些昏暗,還是她身上穿著的吊帶睡衣有些性感,這一眼竟是透著幾分媚意。

    蔣靜成笑笑,倒是言喻已經伸手扯著他衣裳上的扣子,手指把玩著,倒是認真解釋了。

    “你別看季啟慕總是念叨著說喜歡我,其實他就是個小孩,心性特別不成熟。在美國的時候,我們是一個系的同學,他的作業很多都是我幫著寫的。”

    而為了感激言喻的再造之恩,季啟慕帶著她瘋玩。

    言喻那時候為了能走出來,是真的拼了命。

    所以兩個人之間,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特別是后來,季啟慕喪父,大哥又出事,幾乎都是言喻陪在他身邊的。

    他們是最好的朋友,那種一起經歷了太多的朋友。

    季啟慕對她不是愛,而是依賴。

    就像他們經歷了那么多事情,他總是習慣了身邊有她。而言喻也習慣了去關心他,甚至會保護他,就像是季啟復會做的事情。

    “我知道,”蔣靜成臉上的表情這才緩和,其實他一直都知道。

    言喻這人重情,別人待她一分,她一定會雙倍奉還。更何況,季啟慕在美國的時候,是真的給了她太多幫助。

    蔣靜成捏了下她的鼻尖,淡淡說:“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

    言喻愣了下,誰知蔣靜成已經翻身壓住她。言喻掙扎了下,她頭發都還是濕地呢,誰知她還沒推他,男人倒是自己先起來了。

    他撩起言喻的一絲長發,“今晚你自己把頭發吹干,我去書房處理點兒事情。”

    言喻乖乖點頭,蔣靜成這才滿意地她嘴角,親了一下。

    真乖。

    等他帶上臥室的門出去,剛到書房沒多久,就聽到外面響起的吹風機聲音。

    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這會兒不到九點,估計那邊也不會睡了。果不其然,電話很快被接通,不過開口就是一句埋怨:“你小子是故意的吧,平時不見你打電話,這會兒我快睡覺了,你倒是來擾我清靜了。”

    “這會兒您還睡得著?”蔣靜成故意說道。

    那邊果然沉默了一會,估計也是在猜他的心思。蔣靜成一向刁鉆,以前還在大隊的時候,就不是個善茬,愛搞事。

    他這一調走啊,別說,大隊長還真挺不自在的。

    有時候一個月下來吧,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再一想吧,可不就是沒那小子搞事情,他這是太寂寞了。

    之前他沒憋住,和政委說了一通,結果沒想到被嘲笑了一頓,政委居然也說了實話,確實是想那小子了。

    可人家也到了年紀,該成家立業了,總不能一直拘在他們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吧。

    他們這里是熬鷹的地方,可是雄鷹練成之后,總該飛往更遠的天空吧。

    鐵打的軍營,流水的兵。

    這就是部隊啊,迎來了一批又一批的青澀小伙子,送走一批又一批成熟又有擔當的男人。

    大隊長走出自家臥室,坐在客廳里,點了一根煙,笑道:“我有什么睡不著的。”

    “黑金,”蔣靜成說了兩個字。

    此刻大隊長夾著煙的手指,抖了一下,這小子的鼻子難不成是狗鼻子不成?

    不過這件事可是機密,他立即沉著聲音問:“黑金什么事兒?”

    這是打死不想承認了?

    蔣靜成覺得挺好笑,這老頭真是,跟他居然還玩心理戰,想保密是吧。

    “我知道你們最近有行動,準備對黑金動手是吧,”蔣靜成聲音挺自信。

    說起這個黑金,是這幾年東南亞里出名的狠角色,常年活動在越南和中國邊境。什么臟買賣都敢干,殺人越貨、販毒制毒、走私,只要是賺錢的買賣,他都敢插一手。

    大概是真的賺到了錢,所以他身邊也集結了一批人。

    原本中國對他也只是監控而已,畢竟他雖然是漢人,但是國籍卻不是中國籍,所以抓捕起來,特別困難。中國警方也不能隨便到邊境抓人。

    誰知兩年前,他居然膽大妄為到,在邊境殺害了兩名邊防武警。

    自此他就上了中國的紅色通緝令。

    對于敢殺害武警的人,不僅是中國警方不會放過他,就連軍方都在時刻監視他的行動。

    只要監測到他有在我國境內活動的跡象,就立即出動精銳部隊,實施抓捕。

    而黑金也是蔣靜成離開大隊時,未能彌補的遺憾。

    沒抓到他,也是蔣靜成少有的敗績。

    經過幾次圍剿之后,黑金也不敢再輕易地進入中國境內。

    大隊長沉思了半晌,有些怒道:“這事兒是誰跟你說的,這可是泄露機密,就算你現在還是軍人,但這不屬于你的責任范圍之內。”

    蔣靜成一聽,就知道這事兒穩了。

    他怕真把老頭兒氣出個好歹,趕緊說了實話:“不是誰跟我泄密的,而是這次我有個朋友作為警方的線人,出了點兒情況。他身邊的人告訴我,有人開了高價找黑金綁架他。”

    這會兒大隊長總算是明白了,問題出在哪兒了。

    他說:“你說的那個朋友,就是那個美籍華人小朋友是吧。”

    蔣靜成嗯了一聲,看來季啟慕真的和警方合作了。就是不知道他如今狀況如何了,可千萬別出事啊。

    “這事兒除了你之外,還有誰知道,”大隊長深吸了一口煙,這到臨睡覺了,還不讓人省心。

    于是蔣靜成把季啟慕和言喻的關系說了一遍,他又說:“他保鏢打電話給言喻,大概也是希望言言能通過北京這邊施加壓力,讓那邊救人行動更得力些。”

    這話叫大隊長一哼,有些嘲笑地說:“看來你小子這是找了個得力老丈人啊,都能指揮到我們頭上來了。”

    其實別說,孟仲欽還真有這個權利。

    不過別說孟仲欽,就連蔣靜成的父親也有這權利。

    就是大隊長覺得憋不了這口氣,故意奚落他呢。

    蔣靜成趕緊求饒:“你聽聽就算了,誰不知道咱們大隊,你說了算啊。”

    一句咱們大隊,又叫大隊長開懷了點兒。

    不過大隊長又吸了一口快要抽完的煙,問他:“你小子打電話過來,不會只是想要給我施壓吧。”

    “不是,”蔣靜成說。

    他在說話時,身體不自覺地板正了,語氣更是鄭重地請求:“我請求您,批準我參加這次行動。”

    “理由,”大隊長把手里的煙,按進面前的煙火缸里,聲音冷漠地問。

    “我和黑金交手數次,如果說有人能抓到他,那一定是我。二,我和季啟慕認識,別人去救他未必會順利,但是如果是我去,他一定會百分之百地配合。三,我想參加。”

    心底的那團火,一直在燒,從未熄滅過。

    但凡有侵我領土者,必當百倍奉還。

    兩條戰友性命,這血債,一刻都不曾忘記過。

    甚至蔣靜成至今還記得那兩個武警的名字,以及他們犧牲時的年紀。

    薛曉攀,犧牲時21歲,入伍三年。

    耿樂,犧牲時20歲,入伍一年。

    這些為了祖國犧牲的人,他們從未忘記。

    “蔣靜成,”突然,大隊長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嚴肅又認真,他說:“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么。”

    “請戰。”

    他所在的部隊是北京駐地,如果不是地球重啟,只怕除了演習場上,他再也不會碰到真正的流血事件。

    可此刻,蔣靜成卻向他要求,主動加入。

    大隊長擰著眉頭,似乎在思考。可是蔣靜成已經等不及,他說:“你常跟我們說,兵貴神速,現在我請求您讓我參與其中,我必會救出線人,抓住黑金。”

    其實今天那邊也報告過,那個季家小少爺,雖然選擇和警方合作,可似乎并不相信他們軍方。

    他居然雇傭了一支精銳的雇傭軍。

    只可惜那些人也快迷失在那片陡峭險峻的青山綠水之中。

    于是在一分鐘之后,大隊長說:“我同意。”

    可說完,他又搖頭:“你小子真是盡給我出難題,你知不知道調你一個外部人員,跟隨我們作戰,有多難。”

    蔣靜成:“……”

    他才離開幾天啊,就成外部人員了。

    言喻沒想到,她不過把頭發吹干了,蔣靜成就回來跟她說,部隊那邊臨時有事,要他立即返回。

    “什么事情,這么緊急啊,”言喻有些奇怪。

    誰知男人穿上衣服,朝她掃了一眼,言喻反而立即點頭,“好,我不問。”

    大概,這就是作為軍嫂的一種大度吧。

    她送他出門,一直到門口時,蔣靜成傾身抱住她,溫柔地說:“別擔心,我很快會回來的。”

    帶著你的朋友一起。

    云南邊境附近

    當身后的人追上來時,身邊穿著迷彩服的男人,絕望地看著自己的槍,他正準備沖過去時,胸口已然中彈。

    當穿著一身黑衣的男人,緩緩走上來時,用一種怪異地眼神,看著面前的男人。

    即便經過一番波折,他身上污糟又有傷口,卻絲毫不減他的俊美。

    “季小少爺,”黑衣男人用帶著濃濃異國腔調的漢語,笑了一聲。

    季啟慕到了這種時候,反而冷靜了下來,他說:“你就是三叔派來殺我的人。”

    此刻男人已經舉起手中的槍,黑色管口就那么對準著他。

    季啟慕發誓,這輩子他從未這么冷靜過。

    直到他開口說:“讓我猜猜我三叔給你多少錢來殺我?一千萬美金?”

    結果他說完,對面的男人,眼神明顯一鎖,估計是沒想到他一開口就這么高。

    季啟慕大笑:“沒想到我在三叔眼中居然連一千萬都不值。”

    這時候黑金眼中的殺機還真的漸漸褪去,反而是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問道:“那你覺得自己值多少呢?”

    “十億,”季啟慕冷笑,“美金。”

    “我親哥哥是聯合集團總裁,就你們每次想碩鼠一樣搬運的那個玉石礦產,就是我名下的產業,你覺得我該值多少錢。”

    此刻,黑金慢慢笑了起來,點頭。

    “季少爺,你說服了我,你確實更值錢。”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