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17章:原來是這樣啊(三更)
    翁楠希被識破了身份,不作任何回答。

    知道了翁楠希的身份之后,年輕女人精神有些恍惚,看著翁楠希欲言又止。

    翁楠希覺得麻煩了,想著剛才她和韓覺對話的時候千萬別被眼前這人拍了照片,不然照片曝光之后,她下次想靠近韓覺,韓覺怕早就是章依曼那蠢女人的丈夫了。

    年輕女人似乎要走了,她猶猶豫豫地看了幾眼翁楠希之后,轉身走了。

    翁楠希也打算走了。

    然而沒等翁楠希想清楚今天的行動要不要就此結束的時候,年輕女人邁著大步沖到了翁楠希的面前。

    “你還敢纏著他?你哪來的臉纏著他?”年輕女人一下又一下推著翁楠希。

    幸好她們所在的地方周圍沒什么人。十一點已經算晚了,電影也已經開場,此時外面沒什么人。她們的爭執并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

    被推搡的翁楠希十分生氣。雖然相比較普通人,公眾對明星的要求會更高更嚴苛,什么動靜都會被拿到放大鏡下面一頓評頭論足,翁楠希也深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重要。但這不代表她被人莫名其妙阻撓加攻擊之后,是沒有脾氣的。

    翁楠希的青春在被出手沒有分寸的少年們爭風吃醋中渡過,長大后在欲.望的漩渦中浮沉,還和韓覺當過幾年的戀人,知道防身的要緊,好歹認認真真學過幾手擒拿和柔術的。她打算給年輕女人一個教訓。

    翁楠希擰著年輕女人的手,正準備拿下年輕女人然后等律師來處理的時候,她看到了年輕女人的雙眼。

    那里面有憤怒,還有一種不開玩笑的恨。

    正當翁楠希以為自己倒霉遇到黑粉時,年輕女人哭了。

    “你不要再纏著他了,算我求你了。”年輕女人咬著牙,“你是不是一定要把他弄死才滿意?”

    翁楠希覺得棘手,因為年輕女人精神有問題。心里想著,但手上的動作更加用力了。

    年輕女人被控制著跪倒在了地上,但她的話還沒說完:“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以為不承認就行了?遺書是我給你的!”

    翁楠希看著對方鄙夷的目光,被看得心頭一跳,說:“我沒有什么遺書。”

    年輕女人笑了,“這演技……他為你自殺七次了,你到底要怎樣?還是不是人?”

    “自殺七次……”翁楠希的心臟劇烈跳起來,以至于聲音有些顫抖,擰著年輕女人的胳膊也有些松了,“說清楚點。”

    “我說,韓覺啊,那個傻子!他就算是最后寫遺書,里面都全都是在跟你說話啊!!他現在好不容易有自己的生活,你就放過他行不行?……”年輕女人一邊哭一邊哀求。

    “你看到過他的紋身沒有?”

    “別人不知道這件事,說你,呵,調教韓覺調教得好!你他.媽怎么就好意思承認呢?!”

    “你再敢纏著他,我就曝光你的真面目……”

    年輕女人的話十分跳躍。但就是這些語無倫次的話語,讓翁楠希手上漸漸沒了力氣,思緒大亂。

    這時,翁楠希的助理和司機跑了過來,看到現場情況,一個準備看周圍是否有人拍照,另一個準備控制住年輕女人。

    年輕女人一動不動。

    “東西我沒拿。”翁楠希說。

    年輕女人嗤笑一聲,但看著翁楠希的神情,表情突然呆滯了。

    “怎么處理?”司機兼保鏢按著年輕女人的肩膀,問翁楠希。

    翁楠希喘著氣,想了一會兒,揮了揮手:“算了,讓她走。”

    司機走到翁楠希身邊,瞪著年輕女人。

    年輕女人獲得了自由,從呆滯中回過神來,追問著翁楠希:“你真沒拿?不是你拿去的?你到底有沒有拿?”

    翁楠希沒有說話,轉身走了。

    年輕女人則焦急地翻出手機,追問著電話那頭的人,當初上門來收信的人是誰……

    后面的內容翁楠希聽不到了,她也已經不在意了。

    她整理著剛才從年輕女人那里聽到的一切。

    雖然什么自殺什么遺書都是那個年輕女人的一面之詞,甚至寶貴的證據都“遺失”了,但如果按照這個思路往下想的話……

    性情大變,抑郁,失憶,紋身,音樂……

    啊。

    一切都說得通了。

    “原來是這樣啊……”

    翁楠希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停住了腳步。

    “楠姐?”助理看著翁楠希感到疑惑。司機則躍躍欲試要回去把年輕女人抓起來。

    “沒事,你先走吧。”翁楠希從助理的手中拿過了用于遮掩的黑色漁夫帽,說:“我一個人走走。”

    說完之后,翁楠希就戴上了帽子,也不等助理和司機有所反應,就在影城的街道里慢慢走著。

    深夜的影城也很熱鬧。眼前多是一對一對的情侶,成群結隊看電影的年輕人,三五成群討論電影的電影愛好者,這個時候還肯出來看電影的,大多是真正喜歡看電影的人了。

    而翁楠希像是于所有熱鬧無關,她只是慢慢地、自顧自地往前走著。

    過去的韓覺,和最近幾年的韓覺,不斷在翁楠希的腦海里碰撞著。

    回憶如潰堤決壩淹沒了翁楠希。

    這半年來,除了廣告和雜志封面,翁楠希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次數實在不多。她要不全身心地投入到電影里,要不就全身心地做生意,因為只有讓自己變得忙碌,才能使自己的思緒不被時不時冒出來的回憶占據。

    但她的記性一下子變得太好了,就算不使勁去想,往事和苦楚都會跟倒刺一樣,一點一點冒出來。那些她以為不在意的,她以為忘了的,她以為她不會愧疚的細節……

    這些好的、壞的、平淡的記憶,今后只有她一個人記得了嗎?沒人可以分享,也沒人可以對證。

    好孤獨啊。

    翁楠希想到自己某次去了飯局,回家錯過了他的生日,他擺手說著沒事,但臉上是掩不住的失望。她沉默幾秒,上前蜻蜓點水地吻了一下他,向他道歉。而他強裝鎮定,拿著空水杯喝個不停,整整喝了兩分鐘,跟傻子一樣。

    她想到一個很平凡的午后,她在家里讀著劇本,抬眼就看到他坐在遠處的餐桌旁,面朝著她,撐著下巴睡著了。在這之前,因為他和粘人的小狗一樣想挨著她,而她狠狠訓斥他要么閉嘴要么去練習,他默默地坐到了餐廳不發聲音看著她坐了幾個鐘頭。真是有夠傻的。

    他和她加上一堆朋友們去夜店喝酒,他幫她擋酒,喝得意識都沒了。一伙人準備轉場去下一輪的時候,他死死拉著她的手,怎么都不肯讓她被帶走。別人上前笑著要他松開手,結果被他瞪著眼一頓痛打,狀若神魔,下手沒有輕重,誰也不能靠近她。她哭笑不得,最后只好一頓安撫,送他回家。路上他抱著她,呢喃著他會保護她,不要怕。

    還有,

    還有……

    還有他們分手前最后一次通話。

    “你是不是傻啊……”翁楠希呢喃著。

    ……

    ……

    “快快快,手冊拿來我看看!”

    “誒,別急啊,琳琳都說了老韓的電影不在今天放。”

    “不是,老韓在【朱門】的時候就看了很多電影,如果我們按照老韓的口味猜,說不定能跟他偶遇!”

    “不是,你為什么要說不是。還有,你怎么突然這么聰明了?”

    “對了,蘋果呢?”

    “去買零食了。”

    眾人聊著天,突然迎面走來一個戴著帽子和口罩的女人。她低著頭,氣場和熱鬧的周圍格格不入。

    直到女人走遠了,她們才小聲議論起來。

    “腿蠻長的。”

    “說不定是個明星咧。”

    “身材真好,臉應該也很漂亮。”

    “為什么不說帥?你們敢假定性別?”劉智杰不服氣了。

    大家紛紛招呼著姜蕓:“小姜,你老公完了。”

    隱約有人故意把音調含糊其辭,完了和彎了讓人實在弄不太清。

    過了一會兒,胡霏拎著一袋零食慢慢走來了。

    “怎么這么慢。”

    胡霏說:“剛路上看到一個戴帽子的……”

    胡霏話沒講完,劉智杰就補充一句:“男人?”然后又被他老婆一頓好打。

    大家跟胡霏說剛才那個大晚上打扮嚴實、氣場低沉、不知男女的人,剛才他們也看到了。

    “她是女的。”胡霏說。

    大家驚疑問胡霏為什么這么肯定。

    “我聽到的。”胡霏沉默半晌,看了看身后。

    在她的身后,已經看不到那個失魂落魄的女人了,只能看到一群熱鬧的人在笑著,叫著,歡呼著。

    “她在哭。”

    胡霏輕聲說。

    “哭得很難過。”

    ……

    ……

    翁楠希走著走著,突然停了下來。

    她想繼續,但走了兩步,還是停了下來,若一顆石頭擋在了水流的必經之路,身后的人繞過她,往前走去。

    路邊是一顆樹。她往旁邊挪了兩步,身子軟若無骨地靠在了樹旁,然后,她一點一點蹲到了地上。

    周圍的人來來往往,沒人多看一眼這個按著帽子遮住整張臉的女人。

    大家的歡笑聲,掩蓋住了一個人難以抑制的痛哭。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