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張婆子寵女成魔,她也很無奈啊!!
    “那就小田田吧。”

    明珠腦海里的界面頓時多出了一個吐血的表情包……

    狂吐了明珠一腦血。

    明珠琢磨了一下,關閉了系統界面。

    意念控制的,打開關上都很方便。

    從今而后,她現代校花學霸明珠,就變成了七里墩小鄉村的一個好吃懶做小村姑王永珠了。

    很快,隔壁村的老劉大夫來了。

    給明珠把了把脈,明珠顯得怏怏的,老劉大夫仔細的問了她腦子疼的問題。

    明珠的額頭上,確實還有個包。

    是跳河撞到河里的石頭,撞的。

    不過,不礙事,就是有些紅腫。

    劉大夫給明珠又開了一些藥,外敷的,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

    王家人都一一就應下了。

    明珠看大夫,并不是看病,只是想看下這個落后的時代的醫療水準,處于哪個階段上面,醫療水準決定當前,這個時代的人均壽命基數。

    很失望,劉大夫還是聞名幾個村的老大夫,醫療箱子里除了幾根銀針,幾副膏藥之外,沒有啥好東西。

    看樣子,平時要鍛煉身體了,要不然這么落后的醫療條件,生一場小病就有可能玩完了。

    等劉大夫走后,明珠隱隱聽到了門外面張婆子傳來的罵聲……

    “什么?老大媳婦,想找劉大夫看病?你自己出錢你就去看!你也不照照鏡子,就你這不賺半分錢的偷奸耍滑的皮實貨,還想找大夫看病?不就是身上捂著一層痱子么?你晚上少跟你男人親熱幾回,熱痱子自然就沒有了,少給我胡咧咧,整天做妖蛾子,滾去廚房里幫老三媳婦做飯去……”

    明珠汗顏,張婆子這是整天不停歇了嗎?

    逮誰都能罵上一頓。

    舊社會的婆婆威風,果然不是蓋的。

    幸好她是穿成了她閨女,而不是媳婦。

    明珠在屋子里悶不住了,這個天氣有些熱,大約是六七月份的樣子。

    她出了房間,來到了外面透透氣。

    現在是午飯時間,到處都是炊煙裊裊。

    王家是一個大四合院子。

    都是土夾磚石的結構。

    正房三間,兩邊側房各三間,都是方方正正的大屋子。

    進門還有兩間抱夏小屋子,一間是廚房,一間是吃飯的屋。

    院子的中央有口井,一棵大棗樹遮了半個院子的陰涼,地上是鋪得碎石頭,幾根大竹竿支起的架子上,晾滿了衣服,全家老少的,有大有小,多是粗布的,并且打有補丁。

    幾個小豆丁們,都在抱廈的通風口擇菜。

    正打量環境間,張婆子就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明珠,嚇了一跳,“哎唷,我的老閨女唷!你怎么起來了?大夫說要多休息,快回屋躺著去。”

    在張婆子的旁邊,有個高個子長得壯實的婦人跟著,婦人臉上還有忿忿之意,見到明珠,勉強打了個笑臉,“娘說得對,她老姑你身體弱,快休息去吧,我們做飯做好了,就叫你。”

    這是大嫂林氏,滿臉的紅疙瘩,估計剛才在外面挨訓的就是她了。

    明珠笑道,“娘,大嫂,沒事,我感覺好多了,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么?”

    林氏趕緊擺手,“哪能勞動老姑動手,有我們就行了,老姑你養身體為先。”

    說罷,去了廚房。

    張婆子狠狠的瞪了林氏的背影,回過頭來,“珠兒,你好好的歇著就是了,屋里這么多大的大,小的小,還用你幫上忙,金花過來,給你老姑搬張小幾子,給她打打扇,瞧把你老姑熱的……”

    那邊擇菜的一個豆芽菜似的小姑娘,聽話的應了一聲,放下手里的韭菜,麻溜的就去井邊舀了一瓢水,凈了手,小跑過來。

    熟門熟路的架勢,一看就經常這樣干過。

    明珠……!

    好尷尬,有沒有?

    她是來幫忙的,結果,反而安排一個伺候她的。

    她能怎么樣?

    張婆子寵女成魔,她也很無奈啊!!

    算了,她現在還不敢輕舉妄動了,表現得太過于異常,說不定還會讓張婆子懷疑,都說鄉偏遠地方鄉村都很迷信,一個人的性格變得太快,說不定會被認為鬼上身呢。

    靜觀其變吧。

    過午的時候,地里勞動的漢子們也都歸家吃飯來了。

    老王家的飯菜也燒熟了。

    明珠終于見識到了老王家現在,住家里的全部人。

    一張長形的大桌子。

    最上面坐的是王老柱與張婆子兩人,王老柱年紀大了,中等個子,身子有些佝僂,但精神氣還好。

    坐在王老柱旁邊的是明珠的大哥,王永富,年青力壯,鐵塔似的中年漢子。

    在他的旁邊,是一個高壯的婦人,明珠的大嫂,林氏,明珠之前見過。

    再依次是大房的三個侄子,王金斗,王金壺,王金罐,都是十多歲的小子。

    張婆子這邊,順手第一位當然就是明珠了。

    明珠的旁邊是幾個三房的侄子侄女,王金花,王金盤,王金勺,都不滿十歲。

    特別是王金勺才兩歲多,芝麻大點的小團子。

    江氏坐的最尾端,低眉順眼。

    眾人都等著張婆子分配食物。

    桌子上的食物種數不多,一盤子三合面的饃饃,一盆子沒有油腥的豆角,一碗腌韭菜,一大盆的糙米粥,還有一碗蛋花湯。

    張婆子直接把蛋花湯放在了明珠的面前,還給她拿了兩個饃饃。

    饞得一群孩子們都咽口水,但誰不敢眼紅。

    然后,張婆子才給王老柱以及她自己,還有王永富,一人兩個饃饃。

    林氏,王金斗,王金壺,一人一個饃。

    王金罐以及三房的幾個小豆丁們,每人半個饃。

    一盤子饃就空了。

    江氏什么也沒有了。

    糙米粥沒有分配,每個人都可以盛上一碗。

    就算是盛,也是江氏最后一個盛,輪到她了,只剩下一些米湯。

    然后,眾人就開始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明珠看著有些過意不去,但是她有原主的記憶,知道老王家的規矩,老兩口,王家成年男丁,以及明珠每頓是兩個饃頭加一碗糙米粥。

    媳婦以及小孩子十歲以上是一個饃。

    十歲以下,是半個饃。

    當然,江氏是例外,她是從來分不到饃的人,江氏是三房媳婦,她不爭氣的男人是個混子,經常不在家,出去爛賭,回來就偷東西,打人,張婆子認為是她留不住男人,管不好男人,沒本事沒用,所以,全家人她的地位最低。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