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1 清醒(三)
    居然是活人,能夠正常溝通?

    許纖纖先是一愣,隨后將即將出鞘的小斧頭按了回去,點了點頭:“我是被拉入這個噩夢的人類,你們知道怎么從這里脫離出去嗎?”

    女孩說的很慢,話語里還帶著一些語法錯誤,但并不妨礙杰克統領的理解。

    他先是一驚,上下打量了幾眼女孩,似乎在辨認什么,在感應到對方身上逸散的神殿氣息后,這才緩緩松了口氣:“看來又是一位被神殿力量轉化的異鄉騎士。”

    漫長的歲月以來,被拉入進來的異鄉人不在少數,也有許多有著才能的異鄉強者被神殿選中,轉化成了能適應噩夢力量,擁有天賦異稟的神殿騎士。

    雖然對方從魔塔之中跳出來非常可疑,但那神殿騎士的身份是做不了假的,他們的陣營是一致的,那就是對抗噩夢。

    “騎士?你能辨識我的天賦異稟?”

    許纖纖將背后的血色小斧頭拿出來掂量了兩下,慢悠悠的問道。

    “像騎士閣下這樣的存在,在血界中還有不少,海月都之中就有神殿騎士組成的騎士聯盟,是僅次于議會的次級勢力之一。”

    杰克統領看了一眼對方的斧頭,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危險,但是并不敢輕視,而是如實解釋道。

    “這處化作廢墟的噩夢世界,原來被你們稱作血界?”許纖纖目光微微一閃,“這里應該算是血腥魔女的噩夢吧?”

    這個血界之中藏有著神性碎片,這是毋庸置疑的,那么整個廢墟世界的基本構成,恐怕就是血腥魔女的夢境了。

    代表多元宇宙規則的王座全知全能,衍生出去的夢境都能形成一個世界,這是許纖纖以全視之眼推導出來的結論。

    “血腥魔女?”

    聽到這個名字,杰克統領和其身后幾人的眼神有些茫然,似乎從未聽到過,也同時感到不可思議:“那是什么?是某個強大的噩夢怪物?但能夠形成世界的噩夢怪物...在所有保留下來的傳說典籍中都沒有絲毫記載...”

    如果真有那種強大的事物存在,那他們生命的意義又是什么?

    “算了...”許纖纖看了這幾人一眼,辨別了對方的確沒有說謊后,她就換了個話題:“你們知道這附近有株古怪的花樹嗎?”

    古怪的花樹?

    幾人表情猛地一愣,杰克統領打量了女孩一眼,沉聲說道:“閣下說的可是盤踞在塵埃之橋附近的古奇拉妖樹?”

    “古奇拉妖樹...應該就是那玩意。”

    許纖纖的全視之眼轉動了幾下,才緩緩點點頭,一副磨刀霍霍的模樣,“我就是被那玩意拖入進這個噩夢中來的。”

    雖然不知道如何從這里脫離出去,但是古奇拉妖樹既然能將她拖進來,那么就說明其身上有神性碎片的相關線索。

    神性碎片,足以讓她迅速成為十八階的極限傳奇,并以此進行半規則化的晉升,脫離物質生命的束縛。

    前提是她吞噬神性碎片,而不是承受不住而湮滅。

    ‘我歷經多個世界,在過去現在未來中來回沉淪,一日不打破物質極限,就一日沒有逃離的希望。’

    墜入卡爾達十字星,也并非偶然,而現在進入這處廢墟般的血界,同樣也非偶然,許纖纖現在擁有的全視之眼,已經看到了她身上被纏繞的各色維度線條。

    諸多線條代表著不同的規則概念,有空間的,有時間的,還有無法逃離的命運線。

    時間線上來自平行維度的威脅在逐漸壯大,越來越緊迫。

    而命運線之中,最大也是最有可能成為現實的一條,就是回到地球后,以妖精之身對抗眾神,她和貞兒都會死!然后一同進行下一度命運輪回!

    ‘以我現在全力運轉的全視之眼中,窺探到的命運線并不完整,也不全面,只能看到個大概數十種結果,但無一例外都是死亡,最好的結果都是被封印鎮壓。’

    最壞的一根命運線,甚至連貞兒在時間之河的半神之基都被打碎,她們的所有痕跡都被完全湮滅抹去,命運循環徹底終結斷裂,連輪回的資格都沒有。

    當然,她現在的全視之眼是借用血腥神性的,只是一部分,并不是完整的全知全視,無法看到所有衍生出的億萬種可能。

    但已看到的幾十種,就沒有一個是好的。

    ‘神性,我必須要拿到,地球...暫時也不能直接回去。’

    許纖纖心中默默想著,將升騰起來的恐懼情緒壓制了下去。

    想到這里,她沒有再理會這幾個黑袍人,而是直接往古奇拉妖樹的位置走去,剛才她的全視之眼已經讀取了對方的心靈,雖然有用的信息并不多,但妖樹的具體位置和一些弱點都已經完全被她獲悉了。

    杰克統領看著少女轉身離開,并沒有出聲阻止,也沒有進一步跟過去。

    “統領,我們是不是...”

    他旁邊的一個女性下屬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

    “不用。”杰克統領打斷了下屬的話語,搖了搖頭,“我們只是來偵察塵埃之橋情況的,并不用對其他異鄉騎士進行強行征用,況且這女孩是新人,并非騎士聯盟麾下,議會征召令不一定有效。”

    “只要是幸存的人類,就要接受我們議會的征召...”

    這位女下屬有些不服的說著。

    “...那萬一對方并非人類呢?噩夢怪物之中,也不乏有著被污染的神殿騎士。”

    杰克統領沉默了片刻,望著徹底消失在灰黑霧氣中的女孩,語氣森然的反問道。

    唰——

    “如果不是人類的話...”

    女下屬目光一滯,隨后臉色就變得蒼白了起來。

    被污染的神殿騎士,并不是普通的噩夢怪物,現在的他們的人數只有幾個,正面對上恐怕是兇多吉少。

    而一旦在這里死去,恐怕會被拖入更深一層的噩夢。

    噩夢層層疊疊,無窮無盡,若是被拖入進更下一層噩夢當中,不但要面臨陌生危險的未知環境,還有可能會直接迷失在其中。而迷失在了噩夢當中,就意味著他們會淪落成里面的一部分。

    就如同這形態各異的噩夢怪物一般。

    “魔塔坍塌不是小事,這個從里面掉出來的女孩太過可疑,我們要立馬趕往塵埃之橋的駐扎地,將這里的情報匯報給議長們。”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