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七十章 下馬威
    “寧副總初來乍到,氣焰不小啊。”說話的人聲音悅耳動聽,像是春日枝頭的鳥鳴,又像是三月的微風拂來,讓人聽了心情舒暢。

    眾人紛紛看向門口,寧婉也跟著看過去。

    男子下身穿著咖色休閑褲,上身穿著淡綠色衛衣,右手懷里抱著一個籃球,額頭上冒著汗珠,似乎是剛從運動場上回來。

    “寧副總不會把我給忘了吧?瞧瞧,看你這表情我就知道了,我再次和你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唐勁風,唐忠元的兒子,你的初中同學。”

    寧婉依稀記得有這么一個人,上學的時候她老是被唐勁風欺負,不過兩人同班了一年他就轉學走了,后來聽說去國外上了大學。

    唐勁風沒管眾人的目光,笑嘻嘻的走到唐忠元旁邊。

    陳春林趕忙站起來讓出位置,“唐少清坐。”

    “現在大家都在,我也宣布一件事。”唐忠元帶著狐貍一般的微笑,“以后我兒子唐勁風會接任我的職位,成為寧氏總經理。”

    “老唐,怎么沒聽你說起過?”寧天昊大為震驚。

    之前兩人合伙開公司的時候約定,以后自己的職位,可以由自己的子女接管。

    寧婉來公司之前,寧天昊和唐忠元打過招呼,而唐忠元讓唐勁風接管自己的職位卻什么都沒說。

    “我之前和你說過啊,不會是你老糊涂忘了吧?”唐忠元站起來,“以后我也退休頤養天年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的兒子。今晚我們在羅華酒店舉辦宴會,大家可一定要來啊。”

    寧婉看向寧天昊,看寧天昊臉色有些難看,在桌下偷偷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眾人緩緩散去,會議室只留下寧婉和寧天昊。

    “爸爸,這件事您不用生氣,我們從長計議。”寧婉輕聲安慰著。

    寧天昊氣極了,大口喘著氣,“你是不知道這個唐勁風是個什么人!在國內被退學后,輾轉了好幾個學校,后來在國內待不下去了,這才去的國外。在國外也是換了好幾個學校,好不容易混了一個大學文憑,回國后一直流連于花叢,經常和馮氏的馮南在一起鬼混。如果他要勝任寧氏總經理的職位,我們寧氏就完了!”

    “爸爸,這件事我來解決。”

    “你可以嗎?”

    咚咚——王君業站在門口敲門,“寧副總,有人找你。”

    寧婉有些驚訝,她剛來公司,誰會來找自己?

    發現寧婉的疑惑后,王君業說:“公司前臺說是一名男士。”

    “好,我下去看看。”

    寧氏一樓大廳人來人往,一個男人身穿黑色西裝站在那里,背影修長又熟悉。

    “你看到那個男人了嗎?我真懷疑自己的眼睛!世界上怎么有長得這么帥氣好看的男人!”

    “人家不僅長得帥,而且還有錢呢,話說你真的不認識這個男人?”

    “好像有些眼熟,不過我真的不認識。”

    “他可是鼎鼎大名的傅氏商業帝國的掌舵人傅總。”

    ……

    寧婉在距離傅霆兩米遠的距離停下,還以為他失蹤了,原來來了這里。

    “你找我?”

    傅霆回頭,剛毅的面容帶著與生俱來的冷硬氣質,他若無其事看了看周圍,“這里似乎還不錯。”

    “比起傅氏差遠了。”寧婉應付著,看到很多人朝這邊張望,“我們出去談。”

    傅霆依然站在原地,“為什么要出去?”

    在這里像是猴子一般被人看,寧婉接受不了,“你出來就是。”

    幾秒鐘的時間,寧婉已經來到了門口,見傅霆還站在原地不動,“你走不走?”

    傅霆不語,黑著臉走了出去。

    寧氏門口的人也不少,不過東邊和其他大樓有一個過道,那邊幾乎沒人。

    寧婉帶著傅霆走過去,言語里帶著幾分譏諷,“聽說傅總在醫院陪床,怎么有空來這里?”

    “你是在關心我還是在質問我?亦或者是嫉妒?”傅霆說著,一步步靠近寧婉,兩只大手伸過來,撐在她耳邊。

    寧婉想要距離男人遠一些,只是身體被困住了,根本無法移動。

    她緩緩抬起頭,面帶微笑,“傅總說笑了,我們都是要離婚的人了,何來嫉妒一說?”

    “你可以再說一遍!”

    寧婉似乎沒意識到男人的危險性,張開了口唇,“好,那我……嗚嗚……”

    后面的話全部被堵住了,傅霆一只大手下移,圈住了她纖細的腰身,讓她不得不貼近她。

    這個吻,持續了足足一分多鐘才停下。

    寧婉狠狠推開傅霆,抬起手被拼命擦拭著,“你怎么說親就親?”

    “我的女人,我自然想親就親!”

    此時此刻,寧婉感覺臉頰燥熱,像是要著火一般,聲音也比剛剛小了很多,“你不是已經知道我是縱火兇手了嗎?還來找我干什么?”

    昨天晚上,傅霆送宋思琴來到醫院后,聯系人來照顧她。哪知道事情被傅老爺子知道,要求他一直待在醫院里陪同。

    他在醫院走廊里坐了一整個晚上,即便是知道了某些事情,他的腦海里依然總想著眼前這個小女人。

    他不停的問,自己這是著魔了不成?

    “沒什么事了是吧?我走了!”

    “站住!”傅霆握住了寧婉的手腕,聲音低冷。

    寧婉冷冷看過去,把手腕上的大手拉開,“傅總,我們應該保持距離!”

    傅霆緊緊握住了拳頭,如果現在不是白天,他會立即將這個女人好好教訓一番,讓她知道她的男人是誰!

    “今晚有個晚宴,下午五點我來接你。”

    “不好意思,今晚我也有宴會,恕不奉陪。”

    在傅霆沒有發飆之前,寧婉已經快速離開。她走了幾步,聽到一陣響聲,像是拳頭打在墻壁上。

    她稍作停頓,狠狠心義無反顧的走了。

    寧婉悶著頭來到寧氏門口,發現王君業站在門口正在等她。

    “有事?”

    王君業點點頭,“寧副總,有人在辦公室等你。”

    寧婉扶額,一個傅霆就夠她受得了,現在辦公室這個人是誰?

    “知道是誰嗎?”

    “是一名長相斯文,戴著眼鏡的男士。”

    寧婉忽然想到了某人,“好,我這就上去。”

    “寧副總的男人緣真好。”

    聽到如此突兀的話,寧婉回頭看過去,“你剛剛說什么?”

    王君業露出了兩個漂亮的梨渦,不卑不亢道:“寧副總應該好好利用起來。”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