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604章 現在滾過來受死!
    武小龍敗了,敗得很快。

    他與中山一忍的交手過程看似很復雜,實則只是在瞬息之間發生。

    現場絕大多數人因出現五道中山一忍的身影而感到震驚,結果不等他們從震驚中回過神,武小龍便渾身染血、吐血飛出生死擂臺。

    而對于古宗年、武春秋、喇智等絕世強者而言,他們看清了中山一忍和武小龍交手的過程和細節,并且知道武小龍最終還是著了中山一忍的道——惱怒之下失去冷靜,冒昧進攻,結果露出破綻,最終被中山一忍動用破浪斬擊敗。

    若非如此,若是正面交手或硬拼,中山一忍不可能如此輕松地擊敗武小龍——武家祖傳武功《龍象般若功》以威猛著稱,練習者肉身強大、內勁雄厚,武小龍可以輕松抵擋和化解中山一忍的正面攻擊!

    明白這一點的同時,古宗年幾人也頗為惋惜。

    尤其是武春秋,他本以為武小龍的將他的話聽進去了,會在戰術上重視中山一忍,卻沒有想到,武小龍終究還是輸在了心智和性格上面。

    不光是他們,就連三戒、天鷹和姬霸三人也是如此。

    他們雖然對武小龍印象很差,甚至因為秦風的緣故,對武小龍是有敵意的,但正如武小龍所說,他們在面對中山一忍這個外敵的時候,將過去的恩怨放到了一旁,心中是期待武小龍能夠獲勝的,從而捍衛華夏武學界的榮耀!

    而如今,武小龍的落敗,對華夏武學界而言,無疑于當頭一棒!

    與他們截然相反,另外一邊,中村俊輔和忍皇兩人對視一眼,均是在對方的臉上看到了笑意。

    這一戰,中山一忍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擊敗武小龍,令得日本武學界旗開得勝,讓他們心情大好。

    “噗通——”

    就在這時,武小龍重重地摔在了生死擂臺外,身上和嘴角都有血跡,臉色蒼白。

    他硬抗了中山一忍的殺招,不但右肩被廢,而且內勁鉆入他的體內,震傷了他的經脈和五臟六腑。

    “華夏垃圾,你的運氣不錯,竟然在關鍵時刻憑借戰斗本能挪開了腦袋,否則你現在已經變成一具尸體了。”

    中山一忍站在生死擂臺上,看到武小龍如同死狗一般蜷縮在地上,冷笑不已。

    “噗——”

    武小龍頃刻之間慘敗,原本心中就憋屈、懊悔不已,此刻聽到中山一忍的話,當下怒急攻心,直接牽動了內傷,張嘴噴出一口血霧,直接昏死了過去。

    唰!

    武春秋看到這一幕,身形一閃,瞬間來到武小龍的身前,面色難看地從懷中掏出一顆療傷藥,給武小龍服下。

    做完這一切,他彎腰抱起武小龍,直接離開了。

    因為,他看得出,武小龍的傷勢很嚴重,需要盡快處理,否則很難完全恢復。

    那樣一來,會影響到武小龍今后的武學之路。

    更為重要的是,武小龍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慘敗,可謂是丟盡了武家和華夏武學界的臉面,武春秋也無顏繼續留在這里了。

    “中山一忍大人威武!”

    “連中山一忍大人一招都擋不住,那個叫武小龍的華夏武者真垃圾!”

    “嘿……不知道他在比武前,哪來的自信叫囂,真是笑死人了!”

    與此同時,其他那些日本武者,一個個如夢驚醒,紛紛從震驚中回過神,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激動地大吼了起來。

    他們的聲音很大,也很刺耳,如同一記記耳光抽打在場華夏武者的臉上。

    但包括古宗年等絕世強者在內,華夏武者陣營這邊,無人開口反駁,一片死寂。

    因為,結果就在眼前,無論他們說什么,都無法改變結果,相反,只會徒增恥辱!

    而那些來自全球各大勢力的情報人員,也統統回過神,心中震驚于中山一忍實力恐怖的同時,紛紛拿出手機,向各自所在的勢力,匯報這一戰的結果。

    看到這一幕,古宗年和武空等華武組織的成員沒有阻止,也無法阻止。

    這一戰,本來就是公開的。

    退一萬步講,就算這一戰不是公開的,戰果最終也會傳出去。

    “下一個!”

    中山一忍并沒有離開生死擂臺,而是目光如刀一般掃向華夏武者陣營,言語囂張而極具侮辱性。

    唰唰唰……

    中山一忍的張狂,讓那些前來觀戰的華夏武者憋屈而惱火,他們一個個握緊了雙拳,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夏羽。

    古宗年、喇智等絕世強者也看向了夏羽。

    武小龍敗了,夏羽是第二個要應戰的人,而且是華夏武學界目前來說,絕世強者之下最有希望戰勝中山一忍的人。

    畢竟,游龍受傷,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這一刻,他們的目光中都充斥著期待,期待夏羽能夠強勢將中山一忍打爆,捍衛華夏武學界的榮耀!

    不光是華夏武者陣營,日本武者陣營和那些來自全球各大勢力的情報人員,也在這一刻,將目光投向了夏羽。

    顯然,他們也很清楚,夏羽會是華夏武學界第二個應戰的人。

    “華夏,夏家,夏羽,明日與你一戰!”

    在眾人的注視下,夏羽上前一步,望著中山一忍,臉上的憨厚笑容早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武小龍敗了,游龍受傷無法戰斗,捍衛華夏武學界的榮耀,落在了他的頭上!

    “不用等明天了,現在滾過來受死!”

    中山一忍冷笑,望向夏羽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一個死人。

    “你的戰書里寫明,每天只接受一場挑戰。剛才,你已經與武小龍進行了比武,你確定今天要繼續跟我比武?”

    面對中山一忍的叫囂乃至羞辱,夏羽面不改色,只是嚴肅地盯著中山一忍。

    “你聽不懂我的話嗎?我讓你現在滾過來受死!”

    中山一忍冷笑,那狂妄的姿態,讓華夏武學界許多武者都恨得牙癢,恨不得立刻上去將中山一忍打爆。

    但……他們也只是想想罷了。

    連武小龍都敗了,他們上去除了送死,沒有任何意義。

    “既然你主動要求,那我現在與你一戰。”

    夏羽得到明確答復之后,直接應戰,同時也提醒道:“不過,我需要提醒你,是你主動要求繼續比武的,若是你敗了,還希望你和日本武學界不要找借口。”

    “敗?找借口?哈哈哈……”

    中山一忍像是聽到了這世上最冷的笑話,先是一陣狂笑,然后瞬間變臉,一臉殺氣騰騰道:“剛才,那個垃圾運氣好,逃過一死,接下來,你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我會當眾斬下你的頭顱,知道么?”

    唰!

    回應中山一忍的是一道破空聲。

    夏羽便拎著鋒利的大斧,身形一閃,直接掠上了生死擂臺。

    他用實際行動做出了回應。

    戰斗繼續!

    ……

    ……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