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二十三章 惡 人
    第四百二十三章  惡  人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在前往青石鎮的路上,由于肚子餓了,就到一個不知名的山崖上面,摘了一些野果子充饑,哪知道竟然在機緣巧合的機會里,遇到了自己好兄弟顧埋劍已經失蹤了許多年的爹爹顧大先生。

    這是怎么樣的一個喜訊?雖說不是自己的爹爹,但是,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內心深處確實覺得非常高興。

    因為顧埋劍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最要好的好兄弟,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爹爹顧大先生是死是活,也一直在懷念著自己的爹爹。

    若是好兄弟顧埋劍知道自己的爹爹還沒有死,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不知道他該是多么的高興啊。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在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就提出來要帶這個顧大先生離開這個不知名的山崖,可是顧大先生卻是憂心忡忡的說,有一個大惡人現在就在他的茅草屋外面的山崖上,準備搶他的“落霞丹蜜果”。

    聽到顧大先生提到要有什么惡人要來搶他的“落霞丹蜜果”的時候,那個長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宮曼曼不由得笑了起來,笑得是前仰后合、花枝亂顫。

    這個天底下還有誰敢在武林盟主阿三少俠耍橫耍惡?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別說話,有人來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對著南宮曼曼接著說道:“我們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要來搶顧大先生的這個‘落霞丹蜜果’。”

    “顧老鬼,你院子里有陌生人在?”這個時候,茅草屋門外傳來了一個聲如洪鐘的聲音說道:“難道你這個言而無信的顧老鬼還請了什么人來幫你不成?”

    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透過那個柴扉壘起的院墻的縫隙,在若隱若現的月光下,就隱隱約約看見一個光頭的和尚,站在茅草屋院墻外面,手里提著一根禪杖,一身袈裟無風自動。

    忽然,就聽見“砰”的一聲,那扇用朽木做成的門,被那個光頭和尚掄起禪杖生生砸爛,那個身穿袈裟的光頭和尚像風一樣從茅草屋的院墻外面,走了進來。

    “呔,你這個無情無義的顧老鬼,果然將這個‘落霞丹蜜果’想獨吞,那么多的‘落霞丹蜜果’怎么現在就所剩無幾了,你真的好貪心!”武林盟主阿三少俠這個時候才看清楚,那個光頭和尚也是白眉白須,臉色紅潤,年紀也在五、六十歲模樣的老者,只聽見這個白眉白須、臉色紅潤的光頭和尚用手指著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破口大罵著說道:“顧老鬼,你當初掉落懸崖峭壁的時候,是誰好心救了你?是誰這么多年來一直照顧你?是誰給你提供吃喝拉撒睡的?為了這個‘落霞丹蜜果’,你竟然不顧一切的想獨吞?”

    “無名和尚?你說這些有趣嗎?顧大先生是在掉落山崖之際,承蒙你無名和尚救了我顧大先生,不過這么多年來,我顧大先生也傳授你一身武功,若不是我顧大先生,你還在那座破落的寺廟里面掃地、煮飯呢。”顧大先生雙手拍著輪椅上的把手,神情激動的說道:“你這么多年來為什么一直在照顧我,還不是因為你想從我顧大先生這里拿到更多的東西?這個‘落霞丹蜜果’其實和你光頭和尚有什么關系?若不是顧大先生讓你拿著信物,去神農山脈,讓神農山的‘神農山莊’莊主祖百氏去移栽過來的?你光頭和尚去神農山的‘神農山莊’人家會理你嗎?”

    “呔,顧老鬼,若不是我無名和尚,你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你還在這里大言不慚的說天說地的,你要走可以,把這個‘落霞丹蜜果’給灑家留下。”這個無名和尚瞪著一雙像牛一樣的大眼睛,惡狠狠的說道:“要不然,今天夜里,和尚就要大開殺戒了。”無名和尚這個時候冷冷的接著說道:“你這個顧老鬼,要請人幫忙,你也要請兩個有份量的人才行,你怎么請了兩個小毛孩子來幫忙?你這不是害了他們嗎?他們兩個小毛孩子本來活得好好的,正是因為你這個貪心不足的顧老鬼,把自己年輕的生命給丟掉了,你真是罪孽深重啊,死老鬼!”

    “無名和尚,這個‘落霞丹蜜果’老夫我顧大先生要留著治病,你說你好好的一個人,要搶老夫這個‘落霞丹蜜果’干嘛?當初我們可是約定好了的,你怎么突然變卦了,你這惡人!”顧大先生厲聲喝道:“老夫就是全部砸爛了,也不會給你的!你若是念及顧大先生曾經教過你武功,你就再等十年,這些‘落霞丹蜜果’還會熟一次的!到時候隨便你怎么用都可以。”

    “顧老鬼,你今天說什么都要留下這個‘落霞丹蜜果’,無名和尚已經和在劉陽鎮的侯爺面前鄭重承諾過了,明天將這個‘落霞丹蜜果’拿給他的,你如果耽誤了無名和尚升官發財的機會,定將你這個死老鬼碎尸萬段!”無名和尚一抖手中的那根禪杖,只聽見那根禪杖“叮當、叮當、叮當”響個不停,這個禪杖上面的鐵環相交之聲,在這個深夜時分格外清晰和清脆,那個無名和尚用手里的禪杖一指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說道:“大和尚本來想留你性命,哪知道你這種忘恩負義之人,過河拆橋,耽誤無名和尚的好事,吃灑家一禪杖再說!”

    無名和尚說完一抖手中的禪杖,用禪杖惡狠狠的砸向坐在輪椅上的這個顧大先生。

    本來寂靜的夜晚,忽然響起無名和尚手中的那根看似極其沉重的禪杖破風的呼嘯聲,猶如惡虎在咆哮一般,奔襲向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

    “你這個大和尚真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別人留著治病的東西,憑什么要給你?你為什么要強行的搶別人的?你真是欺人太甚!”南宮曼曼站在顧大先生的輪椅上后面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當她看到了這個無名和尚用手中的禪杖帶著惡虎咆哮一般的呼嘯聲惡狠狠的砸向這個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之際,一拔腰間的那柄白色劍鞘的長劍,迎著那個無名和尚的禪杖就沖了出去,在若隱若現的月光下,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就看見這個長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小姑娘一個矮身,堪堪躲過了無名和尚的禪杖,一劍貼著無名和尚的禪杖的柄,犀利的斬向了無名和尚握住禪杖的手,只聽見南宮曼曼說道:“你欺負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算什么東西。”

    “你找死!”無名和尚本以為這一禪杖肯定穩穩的砸在這個癱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身上,哪知道這個穿著男人服裝長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小姑娘不問青紅皂白挺身而出,掄劍就斬,而且劍招之精妙,招式之狠辣,動作之飄逸,都是他見所未見,這個無名和尚這么多年也一直在江湖上走動,他心里打了一個激靈,這個女扮男裝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來頭?看她出招的劍法和身法,看來是來頭不小啊,無名和尚并沒有和南宮曼曼多糾纏,雙腳一蹬地面,身子急速往后退出幾步,然后厲聲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為什么要來淌這趟渾水?”

    “你這個惡人,你這個臭和尚,你敢欺負顧大先生,就是和我們過不去!”南宮曼曼一揚手中的長劍,長劍舞出片片劍光,在淡淡的月光下甚是綺麗多彩,一招快似一招,卷向那個無名和尚,嘴里還在罵著說道:“你這個臭和尚,要么趕快滾,要么死,我南宮曼曼可是說一不二的人!”

    “無名和尚,瞧你也是在江湖上走走的,看來這么多年的日子你過得**逸了。”這個時候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看到了那個無名和尚已經惱羞成怒并且惡狠狠再一次舉起了手中的那根沉重的禪杖,準備砸向南宮曼曼的時候,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冷冷的說道:“你別忘了,這個世界上有些人不是你無名和尚能惹得起的,你今天晚上若敢傷她一根汗毛,你就會后悔一輩子,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都會有人孜孜不倦、不死不休的追殺你!從今往后,你就連吃飯、睡覺都要在提心吊膽之中,惶惶不可終日中度過!不信你大可試試看!”

    “小賊,你嚇唬誰?無名和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人,無名和尚怕過誰?”無名和尚明顯被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話語嚇到了,這個時候他手提著那個沉重的禪杖正在猶豫不決的望著南宮曼曼,不過他嘴里還在兇狠的說道:“她一個小姑娘能有多大背景?她難道還是公主不成?”

    “呵呵,恭喜你猜對了,她證實當今皇上唯一的公主!”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似笑非笑的接著說道:“不過她雖說是當今皇上唯一的公主倒也不讓你頭疼,她還有一個讓你頭疼欲裂的身份。”

    “你不要再這里神神叨叨的,她若是公主,她若是公主當今皇上怎么可能放心讓她一個人出來亂走亂跑的!”那個無名和尚似乎有點兒相信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的話語,只聽見無名和尚接著說道:“她難道還有一個身份比當今皇上的唯一公主還讓人頭疼?和尚不相信。”

    “不相信沒有關系,你大和尚也在江湖上走動的,想必江湖上甚傳的‘曉月堂’你應該聽說過吧?”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依然是似笑非笑的說道:“想必在現如今的江湖上還沒有什么人敢無緣無故招惹‘曉月堂’堂主南宮飛鳳吧?”武林盟主阿三少俠一邊說,一邊用手指著南宮曼曼說道:“她就是南宮飛鳳唯一的女兒南宮曼曼。”

    “什么?你是什么人?你該不會騙我和尚吧?”那個無名和尚一邊躲著南宮曼曼的漫天的劍光,一邊說道:“就是她南宮飛鳳的女兒,大和尚今天晚上殺了她,然后把你們全部殺光,誰會知道這個人是我大和尚殺的!”

    “無名和尚,你知道在下為什么會和說這么多嗎?”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向前走了一步,面沉似水冷冷的說道:“因為在下看在你曾經救過在下好兄弟顧埋劍的爹爹顧大先生的情分上,給你一條生路,若不是看在這件事情上,恐怕你早就是一個死人了,一個徹徹底底的死人了。”

    “小子,你也別嚇唬誰,大和尚也是走南闖北的人,什么人什么樣的人沒見過,你若是有什么真本事,你會讓一個小姑娘上來和大和尚打斗?”無名和尚一抖手中的禪杖,惡狠狠的掄起砸向了南宮曼曼的頭頂,嘴里還在說道:“等我先殺了這個死丫頭,再來殺你這個沒用的東西!”

    “看來你這個大和尚也是一個冥頑不化的蠢和尚!愚蠢至極的蠢和尚。”武林盟主阿三少俠緩緩的向前又走了一步,站在這個癱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后面說道:“給你機會讓你活命你不要,你偏偏要找尋死路。”

    “賢侄,趕快殺了這個無名和尚,這個人太壞了,留他不得!”那個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厲聲喝道:“縱虎歸山,必被虎傷!”

    “哈哈哈,你這個顧老鬼,等不及想死了是吧?等我大和尚殺掉這個死丫頭,就來殺你!”無名和尚揮動手中的禪杖,化成無數杖影,凌厲無比的砸向南宮曼曼的頭頂,只聽見這個無名和尚陰測測、惡狠狠的狂笑道:“你們一個都跑不掉,今天灑家全部超度你們去極樂世界去。”

    南宮曼曼雖說依仗自己長劍的靈巧犀利,身體輕盈,猶如蝴蝶般再圍著無名和尚轉著圈,有一劍沒一劍的撩著,她也不敢用手里的長劍和這個無名和尚的看似沉重的禪杖硬打硬磕,只是運用自己的輕功在和這個無名和尚身邊不停的游走,世間一長,她也已經漸漸的支撐不住這個力大杖沉的無名和尚的禪杖,只能一邊打,一邊退讓,原本兩個人在茅草屋的院子里打斗的,現在南宮曼曼已經漸漸的退卻至這個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身前了。

    “死丫頭,誰讓你替人強出頭的,你死了也別怪我大和尚,要怪就怪你死丫頭多管閑事,還有你這個身份也太復雜,不能留你活口,不然大和尚真的是永無寧日了。”無名和尚雙手舉著自己的禪杖,要用禪杖的杖頭兇殘無比的砸向南宮曼曼的頭頂說道:“小姑娘,你一路走好啊。”

    那個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剛想推動輪椅上前幫助這個節節敗退的小姑娘南宮曼曼,他忽然就看到那個兇惡的無名和尚一個后空翻,腳剛落地,還拖著手里的那根禪杖往后退出幾步遠近,正當這個坐在輪椅上的顧大先生詫異的時候,就覺得有一股無形濃烈無比的殺氣蜂擁而至,籠罩著他的周身,讓他背后冷汗直流,同時讓這個顧大先生感覺到心生寒意的是,這種無形的殺氣猶如一座他難以逾越的大山一樣,壓在他的身上,讓他本已彎曲的身子,更加彎曲, 額頭上豆粒大的汗珠順著他的臉頰滾滾而下,流進了他的衣襟里面。

    當他勉強抬頭望向那個無名和尚之際,他赫然發現那個一向跋扈囂張、狂妄自大的無名和尚,佝僂著身子,雙手扶著那根禪杖,渾身上下在努力支撐著,不讓自己被這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無形殺氣的壓力給壓到,雙手和雙腿在不停的顫抖著,額頭上汗珠在若隱若現的月光下點點發亮。

    “你是誰?你究竟是誰?”無名和尚雙手努力扶著手里的禪杖,顫巍巍的對著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問道:“沒有想到大和尚也有看走眼的時候,你才是武林中、江湖上真正的武林高手!”

    那么,武林盟主阿三少俠和南宮曼曼到底有沒有殺掉這個顧大先生嘴里的惡人無名和尚呢?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