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63. 地球老鄉?(二合一)
    升c小調第十四鋼琴奏鳴曲還有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那就是月光奏鳴曲,是貝多芬的一首著名鋼琴曲。

    為什么寧秋兒拿出的曲子,會是貝多芬的奏鳴曲?

    夏煜的腦海中,關于寧秋兒是老鄉的猜測,再次出現。

    但如果寧秋兒是老鄉,為什么沒有見到過寧秋兒使用地球的文娛作品,還是說寧秋兒是個自律到極致的人,就是在異時空,也不會去盜用別人的成果?

    可聽到那首《夜空中最亮的星》之后,寧秋兒應該已經認出了自己才是,為什么她還要那樣接近自己?讓自己幫她寫曲子?

    她是在試探?

    因為這首突然出現的鋼琴曲,夏煜陷入了極大的緊張情緒中。

    他試圖解析寧秋兒的思想,得出寧秋兒的目的,以此來制定接下來的對策,但他無法給寧秋兒的行為穿上一條可行的邏輯鏈。

    思考對方的企圖失敗,夏煜開始思考起自己的安全問題。

    他有著安思瑤,可以調動安家和虞家的力量,就是這兩家的力量不足,也可以通過游戲來到位高權重的人的身體里,讓她們幫自己度過難關。

    他還有著力量、格斗、射擊的技能,問題應該不大。

    只要寧秋兒不是異能力人士,不是什么時空管理局的成員,起了沖突自己沒有失敗的可能。

    而且,身體交換的事情應該沒有暴露,他還可以登陸到寧秋兒的身體里,雖然抗拒會導致強行退出,但一瞬間就可以做許多事情。

    確定了自己還算安全后,夏煜揉了揉額頭。他反思著自己不夠謹慎,因為網文看多了,就下意識的以為只有自己是特殊的,就算不是特殊的也是最特殊的,所以幾乎沒有防備的就使用了地球的文化成果。

    先將最壞的打算思考完畢,總結了一下經驗,夏煜又開始思考好的可能。

    寧秋兒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穿越者,身上有個文娛系統那種。而且,她也不一定抱著惡意,至少在半個月前見面的時候沒有惡意,不然心靈感應就會察覺。

    這樣思考完畢,夏煜扯下耳機,撥通了寧秋兒的電話。

    “那首曲子,你是從哪里來的?”夏煜問。

    “我自己寫的。”寧秋兒回答。

    夏煜皺起眉頭,寧秋兒說話的語氣是得意,而不是調侃,就是說,寧秋兒并沒有認出他?

    寧秋兒原來在地球的時候,沒有聽過《夜空中最亮的星》這首歌?

    這個可能性十分小,但并不是沒有,而且誰說穿越者都要在一個時代,說不定寧秋兒就是從十九世紀來的。

    松了口氣后,夏煜開始思考自己應該如何行動。

    他決定先試探一下寧秋兒的武力,要是寧秋兒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就主導話題,一步步問出情報,然后收獲一只人畜無害的老鄉,要是寧秋兒有著特殊的能力的話,就再觀察觀察。

    “你最近有空嗎?”夏煜問。他不怕自己問的突兀,寧秋兒冒充貝多芬想要的就是這個結果。

    果然,寧秋兒的語氣十分驚喜:“我三天后過去阿房,在蔓蔓家見面?”

    “隨你。”夏煜并不想將地點放在劉蔓蔓那里,但怕引起懷疑,沒有提出異議,他決定到時候讓安思瑤拉著劉蔓蔓出門。

    “還是在上次去的咖啡館吧。”寧秋兒主動更改了地址,看來她想要說的,也不想讓劉蔓蔓知道。

    約好了時間,夏煜掛斷了電話。

    將臺上的吹風機拿起,夏煜繼續吹著頭發。

    吹干后,他回到自己的臥室里,思考著這幾天應該如何行動。

    他先打電話給了虞凝夢,從她那高價弄到了一個小論壇的所有權。

    這是一個十分負能量的小論壇,夏煜通過論壇上的帖子,聯系了五個最近發帖的女人,其中一個已經離世,一個沒有理會他,只有三人回了他的消息。

    使用精神治療,通過談話簡單篩選了一下三人女人,夏煜選出了其中一個。

    將網站數據全部刪除,服務器銷毀,夏煜來到了女人家附近,他先將事先準備好的錢藏了起來,然后找到女人使用了自由選取。

    他登陸了女人的身體。

    那是一個面容麻木,形容枯槁的女人。

    在他使用女人的身體,取出了埋藏的錢之后,女人從抗拒變成了服從。

    “你想要做什么?”收了錢的女人,還是有些不放心。

    “只是一個惡作劇。”使用女人的身體,夏煜回答。

    他又從另一個地點,取出了一把栩栩如生的手搶。

    “害人命的事情我不可能做的。”女人的三觀很正。

    “都說了只是一個惡作劇。”夏煜按下了扳機,從手搶里射出了一股水流,“到時候,我只會用你的身體做的,裝作惡徒制服他,然后滋她一臉水而已。”

    “你們外星人真會玩。”女人的語氣復雜。

    她還有一些疑惑,但從夏煜嘴里說出的報酬數字,讓她將疑惑吞回了肚子里。

    八個小時過去,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

    這樣,到了和寧秋兒約好的那一天,夏煜在早上七點半,登陸了女人的身體。

    寧秋兒說好的時間是下午三點,他三點半的時候游戲結束,多出半小時是為了容錯。到時候稱作稍稍耽擱了一下,就能過蒙混過去。當然,理想的情況是借用路程差,將寧秋兒拖到三點半之后。

    到了下午三點,潛伏在最理想地點的女煜,成功見到了寧秋兒。

    從小巷里伸出手,夏煜將寧秋兒拖到了黑暗中。

    事情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順利,夏煜輕易的將寧秋兒按在了地上,用玩具水槍抵住了她的腦袋。

    他輕松了,寧秋兒卻感覺分外的刺激。

    寧秋兒正在暢想著使用月光奏鳴曲,和夏煜達成不為人知的骯臟交易,煥發事業的第二春,從此過上美好的生活。正想到激動處,她被一只從黑暗中伸出的手掌,拖到了狹窄的小巷里。

    一只干瘦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嘴巴,將她壓在了地上。

    不是背朝地的按,而是臉朝地的按,從頭到尾,寧秋兒都沒有見到襲擊者的樣子,只憑借著感覺猜測襲擊者是一個女人。

    事情還沒有結束,一把手搶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她立即掙扎起來,但那具干瘦的身體,力量卻十分大,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慢慢扣動了扳機。

    從手搶里噴出了一股水流,淋了她一臉。

    寧秋兒:“???”

    見到寧秋兒沒有絲毫反抗能力,夏煜松了口氣。

    他控制著女人的身體,用假音說:“這是一項社會調查,你也可以當做一次惡搞,有攝像機在暗處拍。現在可以請你安靜的趴一會兒再起來嗎?我們到時候會向你表示歉意。”

    說完,夏煜放開了捂著寧秋兒嘴巴的手。

    感受著背后女人的力量,寧秋兒感覺自己并沒有選擇的權力,她問:“我要趴多久?”

    “如果你能數到一百是最好了。你可以在數之前先大聲求救,但還是請你數完。”夏煜用假音回答。

    “那我開始數了?”寧秋兒示意夏煜放開自己。

    “等一會兒。”本想直接離開的夏煜,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既然此刻的情況如此理想,就直接問一下月光奏鳴曲的事情好了。

    他說出了一個人名:“貝多芬。”

    “那是誰?我不認識他,我這一年都沒有和西方人見過面!”寧秋兒的聲音有些緊張,她始終感覺這不像是一個惡搞。

    她疑惑和緊張的語氣不似作假,這讓夏煜皺起了眉頭。

    不是老鄉?還是演技太好?

    “喂,你們在做什么!”小巷口傳來了路人的聲音。

    小巷不算偏僻,寧秋兒也不會走在偏僻的路上。

    “數到一百。”放開寧秋兒,夏煜快速跑進了巷子里,他將作案的玩具水槍丟在了一邊,摘下面具、口罩和帽子,脫掉風衣、皮靴和手套,確認左右無人之后,順著空調爬上了旁邊商場的三樓維修廁所,從窗戶進入,最后摘下墨鏡,混入人流離開。

    來到距離小巷兩條街的地方,他登上了計程車,說了女人家的地址,并將報酬的存放地點,輸入到了女人的手機上。

    過了五分鐘,三點半到達,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

    此刻,托管煜正在咖啡館樓上的按摩店里按摩,要是遲到的話,夏煜準備使用的借口就是太舒服了忘了。

    拒絕了才進行到一半的按摩,夏煜穿好衣服,來到樓下。

    寧秋兒還沒有過來,企鵝上有著她要晚點到的消息。

    在咖啡館里等了十多分鐘,夏煜見到了寧秋兒。

    寧秋兒只是去洗了把臉,換了身衣服。

    “不好意思,路上有事耽擱了。”寧秋兒沒有提剛剛的事情。

    對閱片無數的她來說,這種路上突然被襲擊的事情不算奇怪,反正也沒有什么事,槍也只是玩具水槍,以后注意一些就是了。當然這些話只是安慰,讓寧秋兒真正確定不追究的,是襲擊者明顯嫻熟的手法,和詭異的目的。

    再加上報警也比較困難,襲擊者如此嫻熟就是為了滋她一臉水,別說是警察,她自己也十分困惑。

    這種迷惑性襲擊很難受到重視。

    “沒事,我剛剛也耽擱了一小會兒。”夏煜回答。

    寧秋兒叫來服務員,點了咖啡和點心。

    東西上來后,夏煜看著寧秋兒說:“我們就開門見山吧。”

    確定了寧秋兒沒有威脅之后,他輕松了許多,此刻心中倒是期待著早點兒表明身份,可以一起說說穿越的事情。

    反正穿越不是他最大的秘密,身體交換游戲才是。

    寧秋兒放下了剛嘗了一口的咖啡,站起了身:“去樓上包間吧。”

    到了包間里,寧秋兒的面色嚴肅:“那我就直說了,鋼琴曲給你,我希望你以后能為我提供歌曲。”

    “我可以為你提供歌曲,前提是你告訴我,這首曲子是誰寫的。”夏煜說。

    “是我。”寧秋兒的回答依舊。

    “你那彈奏水平不可能寫出這樣的鋼琴曲。”夏煜逼迫寧秋兒給出另外的回答,這樣他就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

    “你怎么瞧不起人!”寧秋兒有些氣憤。

    見到寧秋兒是準備嘴硬到底,夏煜站起身,拉著她回到了下面的大廳。

    他走到大廳中央,借用了鋼琴。

    將手懸在琴鍵上空,他閉上眼睛,回想了一下月光奏鳴曲的曲譜,開始了彈奏。

    剛開始,寧秋兒面色如常,只是有些驚訝自己一晚上都彈不好的曲子,夏煜居然能夠彈的這么出色。

    對夏煜知道前面的譜子她也并不意外,扒譜子是基本操作。

    夏煜能夠彈的這么好,證明沒有少練習,自己這首鋼琴曲,果然有著極大的魅力!

    寧秋兒更加自信了。

    到了兩分鐘,寧秋兒心想著自己給夏煜的曲子部分,夏煜已經彈完,他應該遺憾的停下了。

    但是,夏煜依舊在彈奏,并且沒有停歇,一直將整首鋼琴曲都彈了下來。

    在夏煜放下手后,咖啡館里響起了鼓掌聲,甚至還有上來送花的女性,夏煜草草的回應了一下,來到寧秋兒的面前,問:“現在,你可以說出這首曲子的主人了嗎?”

    寧秋兒緊緊抓著手里的咖啡杯,杯子里顫抖的咖啡水面,顯露著寧秋兒掙扎的內心。

    “告訴我,這首曲子的創作人是誰,我會給你你想要的。”夏煜邁步靠近了寧秋兒。

    “我不知道!”寧秋兒后退著,慌慌張張的將咖啡杯放在了一邊的桌子上。

    看著寧秋兒不似作假的臉,夏煜發現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復雜。

    他又想起了之前的疑點,一并問了出來:“你之前的兩首歌里,也有和我寫的旋律一樣的部分,你到底是誰?”

    “我真的不知道!”寧秋兒繼續后退,已經貼在了墻邊,她的視線左右搖晃著,身子不自覺的有些蜷縮,顯得有些驚恐。

    夏煜試探著說出了另兩個詞,這是他經常用來忽悠被附身女性的詞:“外星人?替身使者?”

    沒等他再說什么,寧秋兒一把推開了他,沖出了咖啡館。

    追到外面的大街上,夏煜失去了寧秋兒的蹤跡。

    他剛剛沉浸思考,沒有能夠及時反應。

    揉了揉額頭,夏煜反思應該將寧秋兒關在包間里再詢問。

    好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問一下劉蔓蔓就能知道寧秋兒的老巢。

    他又開始思考,寧秋兒不似聽到外星人和替身使者這兩個詞跑路的,而像是情緒到了極點跑路的。

    他的新猜測似乎還是錯誤,不過也只是似乎而已,他又不是fbi探員,沒有通過表情就能準確判斷對方心理的本事。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