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81 十年一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整個雷獄除了不停的釋放出漆黑的雷光,劈到被困在石柱上的幻雨身上之外。

    只有寒霜陰陽劍懸浮在那里,依舊好似在醞釀著什么。

    自從天怒進入之后,這把劍便徹底沐浴在淡金色的光芒之中,甚至連那些雷光都好似有些畏懼的不敢靠近。

    而幻雨呢,即便是身上都已經有些劈開肉綻,他卻依舊是不管不顧的緊緊盯著。

    不得不說,這般被轉移注意力之后,他反而好似感覺不到疼痛了一般。

    至于從外面看來的話。

    先前幻雨和天怒先后進入雷獄之后,整個雷獄就如同徹底關閉了那般。

    蒼穹之上只留下了一片經久不息的黑色雷云,其中不斷有電弧閃過,就這樣依舊籠罩在大海之上。

    包括四周的壓力也依然如初,還是保持著起初雷劫剛起的樣子。

    所以接下來,這片海域基本上就被徹底隔絕了開來。

    蒼穹之上的雷云只要一日不散,這個地方便一直會處在這樣的狀態。

    龍傲遠遠的看著這一幕,也是頗顯無奈。

    他自然是不認識這所謂的混沌魔雷獄。

    不止如此,自從關閉之后,他和幻雨的聯系也突兀的被阻斷了開來。

    也就是說幻雨現在到底處在什么狀況,他也是絲毫不得而知。

    不過他自然不會產生幻雨已經隕滅這種想法,不為其他,僅僅只是因為劫未散。

    這一點,就足以確認幻雨的安全。

    面對這樣的情況,他也只能耐心的等候起來。

    而幻雨呢。

    由于身在雷獄之中,他自是也不知道到底過去了多久。

    起初的黑色雷電轟擊,他還尚能承受,畢竟他的肉體有著真魔之軀以及皓月乾坤鎧的加持。

    可是隨著時間推移,黑色雷電的威力也在逐漸增強。

    即便是皓月乾坤鎧抵消了大部分的威力,但是周身傳來的疼痛卻是可以清晰的傳到腦海里,不斷侵蝕著他的意識。

    至于寒霜陰陽劍,依舊還漂浮在那里,好似也陷入了類似閉關的狀態。

    在這般折磨之下,終于在某一天,幻雨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已經越來越模糊。

    “我就要死了么”。這個念頭一起,他的雙眼終于有些無力的閉上了。

    也就在這一剎那,他丹田之處的魔核突兀的崩碎開來,頓時在他的體內掀起了一股黑色的旋風。

    而他體內的另一股金色的幻力試圖想要阻止,然而魔核崩碎之后,顯然在力量上占據了上風。

    于是他體內的金色幻力便瞬間被魔力完全包裹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外面的漆黑雷電依舊不知疲倦的轟擊在他的身上,而他的體內兩股力量開始不斷糾纏碰撞。

    使得他的身體時而變化成人形,時而變化成真魔。

    不過這一切,幻雨卻是絲毫也無法感覺到。

    因為此刻的他正處在了另一場夢境當中。

    “嗯,我在哪里!”。略微有些費力的睜開雙眼,瞳孔慢慢聚焦,他一時間有些發愣。

    努力掙扎著起身,他的雙眼環顧四周,熟悉的一幕幕印入眼簾。

    緊接著他好似發覺了什么,慢慢下床走到鏡子前,一時間,他眼中的疑惑之色更濃。

    此時他的樣貌,明顯只是他五歲時的模樣。

    他總覺得自己好似漏掉了些什么,可是任憑他如何回想,也是毫無頭緒。

    恰在此時,房門被打開,一位婦人走了進來。

    幻雨不禁條件反射的轉過頭,隨即聲音有些沙啞的脫口而出:“娘親”。

    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母親林婉。

    林婉聽到幻雨的呼喚,連忙沖到幻雨的面前,一把將他涌入懷中,不禁哽咽道:“雨兒,你終于醒了,娘親還以為...以為...”。

    感受著這個熟悉又溫暖的懷抱,不禁伸出小手環抱著林婉,語氣略顯疑惑的開口道:“娘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

    還不待林婉回答,一名身材壯碩的男子此時也步入了房間內。

    “父親”。幻雨不禁抬頭望去,正是他的父親幻云。

    “孩子,我的孩子。”幻云的情緒也好似極為激動,一個箭步便將他和林婉同時摟入了懷中,頓時喜極而泣。

    約莫過去了大半刻之后,夫妻二人才將幻雨放開,然后在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什么異常之后,臉色才放心了下來。

    接下來呢,幻雨也終于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是幻云帶他上山打獵,結果他卻不小心摔下了山崖。

    雖然山崖并不高,但是他也才是個五歲的孩子。

    從那以后他就陷入了昏迷,迄今已經足有一個月之久了。

    將這些事情了解之后,幻雨雖然依舊還是有些疑惑,不過卻被他暫時拋諸了腦后。

    由于幻雨的醒來,幻云和林婉自是相當高興,所以為了慶祝他康復,把全村的人都請了過來。

    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村長林奉,隔壁的秋嬸,還有自己的玩伴...幻雨也是開心不已。

    時光飛逝,轉眼間五年的時間一晃而過,此時的幻雨也已經有了十歲。

    一片山林之中,幻雨和自己的父親幻云正屏住呼吸躲在一塊巨石的后方。

    在他們前方不遠處,正有一只小鹿悠閑的漫步。

    這五年下來,由于當初的事故,幻云都極少帶他上山打獵。

    不過隨著年紀增長,他始終都要學會這門本事,所以最終幻云和妻子商量之后,還是開始教授幻雨打獵的本領。

    畢竟這也是他長大以后需要維持生計的手段 。

    “父親...”。看到那只小鹿好似已經完全放棄了警惕,幻雨不禁輕聲詢問幻云。

    然而還不待他說完,幻云便連忙做出了噤聲的手勢。

    幻雨見狀也只得暫時按捺下來,畢竟他的父親乃是村里有名的打獵好手,相比較起他這種菜鳥,自然是嫻熟許多。

    果然。

    再次等待了約莫幾個呼吸之后,又一只小鹿躥了出來,看摸樣倒是和這只小鹿有幾分相似。

    見到這一幕,幻云的臉上也露出了幾分笑容。

    通過他幾十年的打獵經驗來看,此時正值春天,先前那只小鹿明顯是在做求偶的行動,所以他才制止了幻雨的出手。

    現在一看,事情也確實如同他想象的那般。

    這個時候,幻雨對自己的父親,也是露出了欽佩的神情。

    看起來自己確實還是有許多東西要學習才是,他不禁這般想到。

    既然獵物都已出現,幻云也沒有過多耽擱,連忙看向幻雨,悄悄打了個手勢。

    幻雨見狀,立刻面色肅穆的點了點頭。

    緊接著,兩人便同時取下背上的弓箭。

    略一用力,拉了一個滿弓。

    由于幻雨才十歲,再加上天生身體并不強健,所以他所使用的弓箭自然是小上一號。

    “咻!”“咻!”。

    并沒有過多猶豫,兩道破空聲幾乎頗有默契的同時響起。

    不遠處毫無防備的兩只小鹿,頓時同時摔倒在地。

    看到這一幕,父子兩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了笑容。

    然而還不待他們起身,其中一只小鹿卻掙扎著站了起來,看樣子試圖想要逃走。

    至于它的身上插著的那支箭矢正好是幻雨的箭矢。

    看樣子以他這般年紀的力道,確實還不足以達到一擊射殺的效果。

    見到此狀,幻云手疾眼快的立刻再次取出一只箭矢。“咻!”。

    “嘭!”。破空聲落下,那只小鹿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然后幻云摸了摸幻雨的頭,大步往前邁去,開始整理自己的收獲。

    幻雨見狀,看了看自己有些瘦弱的身軀,面露無奈。

    ...

    平靜的小山村,平靜的生活,五年時間再度一晃而過。

    這五年下來,幻雨的身軀也終于在長期的打獵之下,開始變得強壯了不少,他的個頭也幾乎差不多快要到了幻云的肩頭。

    按照習俗來說,此時的幻雨也已經到了婚配的年紀。

    由于他的長相并不差,所以這段時間他家的門檻都快被踏破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幻雨也是頗顯無奈。

    至于林婉和幻云,則是笑得合不攏嘴,同時心里也有些唏噓。

    沒想到一轉眼他們的孩子都已經到了成家的時候,兩夫妻也不禁感慨時間過得真快。

    幾番挑選之下,最終林婉和幻云替幻雨決定下了一門親事。

    對于這樣的事情,幻雨自然也是沒有抗拒。

    畢竟遲早有一天他都要成親,況且這還是父母親自挑選的,自然是不會差才是。

    父母永遠都會為自己的孩子做好最后的把關,這一點毋庸置疑。

    況且那名女子他也見過,雖也只是這個小山村里的人,但是也頗為知書達禮。

    既然事情已經決定下來,婚禮很快便如約而至。

    這一日,全村的人都來到了他們家,幻雨一身紅色的喜服出場,也是讓村里人的連連點頭。

    然而就在新娘剛剛出場的時候,整個村子的地面確實突兀的發生了震動。

    “嗯,怎么回事”。對于這樣的情況,不少人都是面露疑惑。

    并沒有讓眾人猜測太久,無數的破空聲便同時響起。“咻!..咻..咻..”。

    這種聲音,村里大部分的漢子都太熟悉了。

    “快趴下!”。不知是誰一聲大喝,眾人連忙做出反應。

    奈何始終還是有一些人躲閃不及,瞬間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時間,原本喜慶的場面瞬間變成了地獄。

    眼看著一道道熟悉的身影不斷在自己面前倒下,幻雨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

    恰在這時,一支箭矢正好朝著他而來。

    “雨兒!”。不遠處的林婉見狀,連忙撲了過來,試圖想要替幻雨擋下這一擊。

    “婉兒!”。這一幕幻云自然也見到了,連忙發出一聲悲呼,擋在了林婉的身前。

    “噗!”。箭矢準確無誤的命中在了幻云的心窩,甚至連帶著穿透了林婉的身軀。

    “嘭,嘭!”。兩人同時跌倒在地,幻雨此時才終于反應過來。

    “父親,娘親,不..!”。一聲大喝發出,幻雨仰天噴出一口鮮血,一個箭步將父母攬入懷中。

    “不...不...”!眼看著幻云和林婉面含微笑的漸漸失去氣息,幻雨的心如刀絞般疼痛。

    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咆哮。“為什么..!”。

    話音落下,一股驚天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一時間整片天空都好似出現了崩裂的跡象。

    僅僅片刻之后,天地間的一切便迅速開始了崩潰和消散。

    而幻雨卻是緩緩閉上雙眼,眼角掉下了兩行清淚。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