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一十五章 讓他自己看著辦
    沒了李慎和李延,漢中城里三萬守軍可以守葉鳴一時,守不住葉少保一世,整整兩個月的時間,葉鳴所部都在不急不緩的進攻,但是到了兩個月之后的某一天,葉鳴突然下令全線猛攻,這一輪猛攻從早上一直打到晚上,然后禁軍收兵,第二天一大早,再繼續猛烈進攻。

    這種進攻,一直持續了整整三天。

    兩個多月時間,葉少保準備了不知道多少攻城器械,本來漢中城的氣勢也已經被這兩個月時間消磨的干干凈凈,這一輪突然的猛攻,讓漢中猝不及防,最終在第三天的傍晚,一個撞城錘撞開了漢中的城門,密密麻麻的禁軍如同螞蟻一樣,涌進了漢中城。

    遠方督戰的葉大將軍目光如炬,放下手里的千里鏡,狠狠握拳。

    “城門破了!”

    “傳令,全力進攻,誰先占領漢中的漢中將軍府,擢三級,賞萬金,封軍爵!”

    這三個獎勵,每一個都足夠讓人眼紅,重賞之下,這些禁軍個個眼睛通紅,嗷嗷叫朝著漢中城被洞開的城門沖殺過去。

    到了夜間,征西軍徹底攻破漢中城,城中守軍或者被殺,或者投降,就連漢中將軍府的漢中將軍孟起,也被綁了起來,聽候葉少保發落。

    本來這位漢中將軍,是與李慎約定好,守城三個月,三個月之后如果實在守不下去,可以退出漢中城撤回西南腹地,不至于被俘,但是如今兩個月葉鳴就拿下了漢中,孟起自然無處可逃,被為了榮華富貴殺紅了眼的禁軍直接逮個正著。

    漢中城里的騷亂,持續了整整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天色亮起來的時候,葉大將軍才帶著人正式進入漢中城。

    此時,漢中城的守軍經過兩個月的消耗,只剩下了一萬五千人左右,經過昨晚上一晚上的消耗,只剩下了七八千人,已經盡數投降,葉大將軍進了漢中之后,立刻宣布把這七八千俘虜全部收編,不過收編是要收編,卻不太可能直接帶著他們去西征,要扔給朝廷派過來的官員處置。

    這兩個來月的時間,葉大將軍這邊也不是全無消耗,畢竟攻城的一方是絕對處于劣勢的,兩個多月下來,葉鳴麾下也有將近一萬人死在了漢中城下,還有將近一萬人失去戰斗力。

    不過這些傷亡在葉鳴的估算之內,作為一個帶兵十幾年的大將軍,葉少保的情緒沒有絲毫波動,吩咐軍中的書記長史做好統計撫恤的事情之后,葉少保身著大將軍甲,邁步走進了漢中將軍府。

    漢中將軍孟起,被押在大堂聽候發落。

    這位漢中將軍,也是一個漢子,從被俘之后數次嘗試自盡,但是因為被綁的太結實,所以一直沒能成功自殺。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咬舌頭一般是不會死掉的,就算你把舌頭咬掉了,也只會變成口齒不清的啞巴。

    當然了,也有可能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一般情況下,是沒有人會用這種法子自殺的。

    所以,孟起將軍沒有能死成。

    葉鳴背負雙手,負甲走進了漢中將軍府的正堂,他坐在主位上之后,冷眼看了一眼跪在下首的孟起,對左右揮手道:“讓他能說話。”

    葉鳴的幾個親兵立刻上前,解開了勒在孟起嘴上的布條。

    葉鳴臉色漠然,沉聲喝道:“你是大晉天子任命的漢中將軍,如今西南作亂,你不但不助朝廷平叛,如何反助逆賊,阻攔朝廷王師?”

    孟起是一個大絡腮胡子,平日里也是個粗獷的漢子,此時這位漢中將軍臉色有些發白,但是卻沒有什么懼色,面對著葉大將軍的喝問,被緊緊綁縛住的孟起神色淡然。

    “葉少保,事及今日,孟起只求速死,無有他言。”

    葉鳴本來不怎么生氣,被孟起這一句話說的大為光火,他陰著臉說道:“怎么你相幫西南,還幫出忠烈道義來了?”

    “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什么忠烈道義。”

    漢中將軍神色平靜,淡然說道:“葉大將軍是葉國公的長子,也是大晉的大將軍之一,自然不知道我們這些下面人的露出,孟某妻兒老小都在錦城里過活,此身早已經不是已身,葉大將軍這般義正言辭的問我,于事何補?”

    當年李知節在南疆,還只是單純的擁兵自重,但是從李慎接手南疆以后,就開始逐漸在南疆劃地盤,收攏整個西南的軍政大權。

    軍權就是平南軍,這個自然不用多說,但是按照本來的規矩,西南的政權卻輪不到平南軍過問,但是無論朝廷派什么知府,知州過來,最終都只會是兩種結果,要么是聽話,要么就是一個死字。

    因此十幾年時間,整個西南被李慎牢牢地握在手里,像孟起這種要害之處的漢中將軍,更是被李慎拿捏住了所有把柄,動彈不得。

    葉少保看了一眼怡然不懼的孟起,心里微微有些嘆氣。

    西南姓李這件事,他是早就聽說過的,但是所聞不如所見,如今親眼撿到了,葉鳴才能感受到,李家在南疆這片土地上,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記。

    “罷了,與你多說無益。”

    葉鳴有些無力的揮了揮手,沉聲道:“把他帶下去,梟首示眾。”

    不管孟起有什么苦處,但是背叛了朝廷就是背叛了朝廷,如今的李慎或許還有跟朝廷談判的資本,但是他孟起是絕對沒有的,不管葉鳴同情或者不同情他,他都是一個死字。

    現在干脆一點把他殺了,一來能讓他少受些苦,二來可以借著孟起的頭顱,震懾西南。

    要知道,漢中才是剛剛打開西南的門戶而已。

    接下來還要打陽平關,然后白水關,葭萌關,三個關口過了,才是劍閣那座號稱天險的劍門關。

    打這些關口,有孟起的頭顱在,比什么嚇人的檄文都有用。

    處理了孟起之后,葉鳴揮了揮手,對手下文書吩咐道:“立刻給朝廷寫信,告訴朝廷西南大捷,另啟奏陛下,我征西軍傷亡頗重,一來請朝廷盡快撫恤,二來請朝廷派人接手漢中政務。”

    文書點了點頭,立刻下去辦了。

    葉大將軍思索了一下,又把負責探聽消息的斥候營校尉叫了過來,開口問道:“靖安侯所部到哪里了?”

    這個斥候校尉搖了搖頭,開口道:“不太清楚,上一次傳消息過來的時候,他們好像是剛過摩天嶺,不過那里實在是不好傳遞消息,這會兒咱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

    葉鳴點了點頭,開口道:“想法子告訴靖安侯李信,漢中城破了。”

    “其余的……”

    葉鳴想了想,最終悶聲道:“讓他自己看著辦。”

    “是!”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