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十九章 我每天來這里
    第二天蘇麻蘇圓也隨姐姐媽媽回來了,并且一回來立即就到青枝家來玩,從此以后兩個小娃娃每天都來幾趟,蘇二姨和蘇嵐倒是從不見蹤跡。

    青枝開始非常開心:又能自由投喂兩個小包子了!感覺賺到了!

    這天青枝帶著兩個小包子去哈大娘家喝茶,哈大娘突然說起下個月在隔著幾座山的山谷舉行的賽馬會來。

    青枝好奇地問道:“那是什么?每個人都可以參加的嗎?”

    蘇麻蘇圓搶著道:“可以可以!每個人都可以去!”

    “很熱鬧的!”

    “又有很多好吃的!”

    “這幾年每年跑馬比賽都是梅格洛表哥贏,大娘你說今年會不會又是他?”

    青枝這才找到機會,趁機問道:“你們叫他表哥,梅格洛是頭人的兒子嗎?”

    蘇麻蘇圓又搶著道:“是啊!是死了的大姨家的孩子!”

    “他的馬總是跑得最快的!”

    青枝秉承著商人的直覺,問道:“是因為頭人的兒子比較有錢,買的都是好馬嗎?”

    蘇麻蘇圓一臉震驚地看著她,連哈大娘也忍不住驚訝地道:“當然不是!梅格洛是這整片山里最好的騎手!”

    “牧隊的馬都是同一種馬,有的人家照顧得更精心,可能跑得更快些,可是其實都是差不多的,還是要看騎手的本事。”

    “青枝,你們鎮上的人就是想事情想得多呢!”

    是我市儈了o(╥﹏╥)o

    晚飯時青枝對律子川說起賽馬會,勸他去參加:“律子川你和我一起去吧!哈大爺也去,他家雇了一個羊倌那天放羊,說可以連我們家的羊也一起放。”

    “不想去。”

    “……,頭人的兒子也會去,你不想趁機接近他看看能不能探到什么消息嗎?”

    律子川的眼神飛刀一樣射過來:“你去是想趁機接近梅格洛?”

    “嗯?沒有啊,我只是想去賽馬會吃烤羊肉串罷了,我是說你去接近他。”

    “不必。”

    “可是有羊肉串,還有熏馬腸,還有奶疙瘩,還有蜂蜜酸奶……”

    青枝將自己知道的牧民美食非常耐心地背了一遍,律子川不知是被美食說服,還是單純就是想讓她閉嘴,最終答應了一起去。

    “太好了!”青枝狗腿地搶著洗碗。

    彈唱會那一天,眾人天不亮即出門,早上非常寒冷,還好青枝身后有哈大娘這個天然暖爐,讓她非常感激。

    賽馬會設在離青枝家駐扎地不遠的平整山谷,才翻過山坳,就有喧囂傳來,遠遠能看見彩旗飄飄,以及身著五顏六色節日盛裝的人山人海。

    哈大娘激動起來,打馬沖了下去,青枝幾番覺得自己會被顛下馬去,嚇得面色發青,一到會場先買了一大碗很甜的蜂蜜酸奶壓驚。

    喝完酸奶,律子川與哈大爺也到了,四人隨意在集市上閑逛,青枝趁機買了新鮮羊肉、酥油、一塊磚茶,還買了一大塊羊油肥皂,還有一些家中日常用得到的東西,又買了一小罐奶油和一個圓圓的烤馕,預備明天做早餐。

    在沒有店鋪的山里住久了,突然可以大把花錢,還真是挺治愈的。

    東西買得差不多,四人鉆進一個茶鋪帳篷喝茶,主人很熱情:“你們喝完往前走,剛好可以看見跑馬!別錯過了!”

    賽馬會每日都有不同的比賽項目,哈大爺最喜歡看的跑馬即是今天。

    幾人快快地將茶喝完,拿著東西擠到前面去。

    人太多,青枝擠在兩個年輕姑娘中間,羨慕地看著她們的綠松石項鏈。

    突然她們都激動地大叫起來,宋青枝詫異間,眼前嗖地閃過去一抹馬形黑影。

    嗯?什么都沒看清啊喂!

    接著嗖嗖嗖幾聲,馬群飛跑經過,兩個姑娘互相問:“第一個過去的是梅格洛嗎?”

    “是!他的馬尾巴上有紅綢子,我記得!”

    青枝伸長脖子看終點,遠遠地果然看見一個很像梅格洛的人豪氣地贏了。

    跑馬結束,律子川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帶著她擠出了人群,很快哈大娘與哈大爺也趕了過來。

    哈大娘興奮得滿面紅光,問青枝道:“看見梅格洛沒有?!跑得太快了!”

    青枝還沒回答,哈大爺不悅道:“我年輕的時候也可以跑這么快!”

    律子川也低聲對青枝道:“我可以比他跑得更快。”

    哈大娘與青枝交換了一個‘男人就是這么幼稚’的眼神,把話題轉開了。

    幾人走到栓馬的地方,青枝正要爬上哈大娘的馬,律子川卻道:“青枝和我一起回去吧,哈大娘的馬累了。”

    青枝疑惑地和哈大娘的馬對視了一眼,覺得它看起來并不累。

    律子川翻身上馬,伸手將青枝提起來放在了自己馬上。

    表兄妹同騎有點奇怪,但是律子川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哈大娘和哈大爺也就罷了。

    青枝正要抱怨,可是往后靠了一靠之后,發現律子川比哈大娘瘦很多,馬背上坐起來更舒展一些,而且他肌肉很結實,自帶靠背功能,在下午時分比哈大娘的暖爐功能更適合青枝的需求。

    翻過一座山,四人走到一處開闊草地,律子川在青枝耳后道:“我方才說我可以駕馬跑得比梅格洛更快,你還記得?”

    “記得記得!厲害!”

    “你不信?”

    “沒有沒有!”我不是不信,我是根本不在乎這件事情,跑得快一些慢一些真的不重要……

    然后律子川馬鞭一揮,青枝身體騰空又砰地落下,馬兒拔腿飛馳起來,律子川在她耳邊道:“看,我跑得比較快。”

    青枝真的很想罵娘!世界應該由女人統治:男人真的太幼稚了!簡直無法忍受!

    馬兒一路飛奔,光速跑過草地,然后沖上了山頂,律子川這才勒住了馬。

    青枝不等他開口,大贊道:“太快了!厲害!666!”

    大哥請你不要再跑了,我已經服了。

    律子川用韁繩往前面一指:“你看見了沒?”

    “看見了看見了!你的馬太快了,光速!”

    律子川笑道:“你在說什么?我是問你看見我們的氈房沒有?”

    青枝這才發現站在這里能清楚地看見氈房。

    “我放羊每天都來這里,有時能看見你在氈房前忙來忙去。”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