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17章 沒有你我睡不著(兩章合一)
    陸卿臣垂眸,看著那根白皙的食指。

    目光幽暗深邃,又沉了沉。

    好想,咬一口。

    他看著她那張精致嬌俏的小臉,漫不經心的說到:“那就再親我一下。”

    宋星染:“……”無恥。

    眾人:“……”

    “陸卿臣!”

    “你別給我得寸進尺!”

    偌大的套房里,響起宋星染氣急敗壞的聲音。

    高冷人設呢?

    真以為自己是病號她就不敢罵他嗎?

    看著懷里小姑娘氣鼓鼓的模樣,陸卿臣伸出手,捏了捏她那光滑的臉蛋兒。

    卻又低低的笑了起來。

    笑聲沉沉的,極具磁性,帶著魅惑。

    宋星染急了,又掐住他的手道:“你能不能正經一點兒?陸先生!”

    自己在生病不知道嗎?

    等等。

    圣母瑪利亞啊。

    陸卿臣不會是腦子燒出毛病了吧?

    三十九度的高燒燒了這么久那可是很嚇人的。

    宋星染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沖著醫生道:“醫生,他從昨天就開始發燒了,至于受沒受涼……反正,要不你先檢查一下,他腦子有沒有出問題。”

    眾人:“……”

    這樣說先生真的好嗎?

    陸卿臣聞言,低頭,咬了咬她的耳垂。

    “寶貝,我沒事。”

    “就是洗了幾個冷水澡。”

    他的聲音嗡嗡的,聽上去溫柔又寵溺,但更像是在撒嬌。

    洗了……冷水澡?

    還幾個?

    宋星染正色看著他:“你沒事兒洗冷水澡干什么?”

    “想你。”

    他緊緊抱著她,貼著她的臉頰,蹭了蹭。

    宋星染身體一僵,想她?

    他的話音繾綣,帶著濃厚的迷戀。

    宋星染突然覺得心里澀澀的。

    醫生覺得氣氛有些尷尬,實在不宜久留,假咳一聲找回存在感道:“陸先生的身體狀況很好,應該就是感冒導致的發燒。我先給陸先生開點兒退燒藥。”

    “如果不能退燒,再進一步檢查治療。”

    醫生的話音剛落,就聽陸卿臣冷冷的說到:“肖漾,送醫生出去。”

    醫生:“……”

    見這位大佬已經很不耐煩的趕人了,便急急忙忙從藥箱里拿了幾盒藥出來。

    放在桌上,背著醫療箱就走。

    宋星染看著桌上的藥,撲騰著要從陸卿臣的懷里起來。

    “你先放開我,我給你倒水,吃藥。”

    誰知,她剛動了一下,就被男人抱得更緊了。

    他緊緊將懷里的姑娘按向自己,聲音淡淡道:“都出去。”

    這話,明顯是對著章戎他們說的。

    凌瀟極不情愿的看了陸卿臣一眼,有些擔心。

    宋星染可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總是惹先生不高興不說,還害得先生生病。

    章戎扯了扯凌霄的衣服袖子,低聲道:“走吧。”

    凌瀟甩開他的手,利落的往屋外走去。

    偌大的房間內,只剩下宋星染和陸卿臣。

    宋星染摸了摸他的額頭,現在還燙著,這人又不放開自己,不吃藥,怎么辦?

    她推了推他,卻見男人又吻住她的唇,廝磨起來。

    “唔,陸卿臣,你能不能聽話?”

    怎么一生病就變成了無賴?

    一點兒霸道總裁的樣兒都沒了。

    陸卿臣抬起頭來,那雙墨黑的眼眸里帶著朦朧的醉意一般,泛著水光。

    “染染。”

    他的聲音沙啞,帶著濃厚的眷戀。

    被他這么一喊,宋星染的心又軟了。

    連帶著,語氣也軟了不少。

    像哄孩子似的哄著他道:“陸卿臣,你聽話一點,乖乖吃藥好不好?”

    她的聲音軟軟的,看著他,那雙眼睛毫無雜質。

    充滿了擔憂。

    “那你親我。”

    他嘴角噙著邪邪的笑,俊美無雙。

    宋星染無奈,低頭,吻了吻他的唇。

    陸卿臣似乎一點兒也不覺得滿足,扣住她的后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宋星染被他吻得氣喘吁吁,問到:“現在該吃藥了吧?”

    “嗯。”

    男人低低的應了一聲,卻沒有動。

    宋星染:“……”

    “你放開我,我去給你倒水。”

    這一次,陸卿臣倒是很聽話的放開了她。

    宋星染給他倒了水,又拆開藥盒子。

    拿了兩片藥,和水,遞給他。

    “吃吧。”

    陸卿臣垂眸,看著她白嫩的手,十分好看。

    他喜歡被她照顧,看她擔心他的模樣。

    那樣會讓他覺得,自己在她心里,其實是很重要的。

    頭很疼,但此刻的陸卿臣,心里是高興的。

    如果,這樣能讓她一直留在自己身邊,心里眼里都只有他一個人的話,他愿意這樣病一輩子。

    可是,他又不想她太擔心。

    這樣她會不開心的。

    陸卿臣伸出修長好看的手,拿起她手中的藥和水。

    然后,吃了下去。

    看見他聽話的吃了藥,宋星染總算是松了一大口氣。

    真不容易啊。

    此伺候這位大爺。

    “吃了藥你就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宋星染說完,剛轉身,就被男人攬入了懷里。

    陸卿臣一把將她大橫抱起,朝著內室走去。

    “陸卿臣,你干什么?快放我下來。”

    宋星染掙扎著,但又想到他在生病,所以也沒敢太用力。

    “寶寶,沒有你我睡不著。”

    他沒有說謊,他最近又開始失眠了。

    整整兩天,沒有合過眼。

    沒有她在,他根本睡不著,腦子里,心里,每個細胞,都在想著她。

    宋星染突然覺得此刻的陸卿臣莫名的粘人。

    也放棄了掙扎。

    就這么被他抱著,躺在床上。

    他占有欲極強的將她緊緊抱住,扣住她的手,不允許她逃離。

    宋星染嘆了口氣,無奈的說到:“行,我陪著你。你睡吧。”

    陸卿臣卻搖了搖頭。

    “不睡。”

    “為什么?”

    宋星染真的懷疑這男人是不是燒傻了?

    怎么凈說些胡話?

    他親了親她的臉頰,深深的看著她:“害怕一醒來,你就不見了。”

    他的聲音沙啞,語氣里卻透著可憐和委屈。

    是的,以前他曾夢到過很多次。

    她在他的夢里,可是醒來后,她就不見了。

    她不要他了。

    毅然決然的離開了他。

    宋星染突然覺得鼻子有些發酸,無聲的嘆了口氣。

    看著眼前這張足以迷倒萬千少女的俊臉,她深呼一口氣道:“那……我先睡,我睡著以后你再睡。”

    “這樣,就不怕我走了。”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