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章 渣男啊渣男
    原本,方老夫人是京城方尚書家的嫡女。她生母去世得早,除了她與兄長,只一個妹妹跟她同是一母所生。

    可惜的是妹妹和妹夫早亡,只留下余憐霜這唯一的血脈。

    方老婦人將余憐霜接入侯府,當成是自己親生女兒一樣疼愛,只等著把她養大成人,再給她一樁美滿婚事,也算是對得起妹妹的在天之靈。

    哪曾想這余姨娘住在府上,一來二去卻跟當時還只是侯府二公子的夏仲淵生了情愫。到最后竟然是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地步。

    彼時這夏府真正當家做主的人還是夏青桐的祖父夏建昌。他帶著侯府大兒子在邊疆守城。二兒子夏仲淵因為父親的關系,進了金吾衛。

    方老夫人只等著丈夫回來,把兩個小輩的婚事一辦,就圓滿了。

    衛氏本名衛瀾,本來只是一屠戶之女。跟著小姐妹上山踏青之時,意外救了當時微服出巡卻意外受傷的當今圣上。

    她并不知道皇帝的身份,把人救了之后,第二天家里來了一大堆人。為首的,就是在金吾衛當差的夏仲淵。

    衛氏因此對夏仲淵一見鐘情,等皇帝的傷好了,論功行賞時,問衛氏要什么獎勵。衛氏是個心大的,看到在金殿之上的夏仲淵,直接就將手一指,說自己想嫁給他。

    夏仲淵還未曾娶妻,衛氏又正是年輕貌美的時候。

    皇帝因衛氏救駕有功,也不問夏仲淵的意見,直接下旨賜婚。

    衛氏自以為得了個如意郎君,卻不知道夏仲淵當時跟那余憐霜已經互訂終身。

    這一道賜婚的圣旨下來,不光是方老夫人懞了,夏仲淵懞了。余憐霜更是覺得萬念俱空。

    方老夫人到底心疼外甥女,有心勸她放寬了心,為她再尋一門親事。哪里知道,余姨娘是個死心眼的,說自己只中意表哥,寧愿做平妻。

    她想得倒是好,可問題是衛氏跟夏仲淵的婚事是圣上賜婚。她想做平妻,還要經過圣上同意。

    那衛氏有救駕的功勞在,圣上也不可能委屈了恩人。

    于是衛氏進門沒多久,余姨娘就“委委屈屈”的抬進了房,當了夏仲淵的妾。

    余姨娘成了夏仲淵的妾,第一個不舒服的自然是方老夫人。

    自己的妹妹唯一的骨血,本來是要當正妻的,現在因為喜歡自家兒子,委屈自己當了一個妾。自然是對余姨娘心疼得不行。

    方老夫人都是如此,夏仲淵就更是如此了。

    后面發生了什么事,只借了一百積分的夏青桐不知道,不過也不難猜出后續來。

    【我這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爹爹還真是個渣男啊。】

    【渣爹當初既然有了心愛之人,皇帝賜婚的時候,大可以拒絕。不拒絕,不就是怕得罪皇帝?說穿了還不是為了自己的前途不想冒險。進而委屈自己的情人做小,又不好好對待自己的發妻。】

    【嘖嘖,渣男啊渣男。】

    系統:……

    【宿主因為導入的記憶超過積分值,目前負220分。】

    得,她算是看出來了。這系統一天不坑她都難受。

    算了。負分就負分。不過——

    【系統,是不是以后,我的直播可以開第三視角了?是不是可以像放電視一樣了?】

    如果真是那樣就太好了。她可以有更多的自由了。

    她等了半天,終于等到系統一句【看我心情。】

    夏青桐:系統你大爺。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