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章 第十八張:大概是巧合
    知道了來龍去脈的夏青桐也不急了。抱著其中一個汝窯花瓶,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都給粘在上面。

    想想以前看文物都隔著玻璃,要么戴著手套。像這樣“近距離”接觸可是第一次啊。

    這些好東西可都是六皇子送的。想到那個男人跟自己的交易,夏青桐放下了花瓶。

    屋內環視了一圈,跟刻意相隔的小書房,上面放著筆墨紙硯。

    她上前拿起毛筆,畫出了之前看到的那個徽章,然后盯著那個圖案有些出神。

    這個圖案,她越看越眼熟。她確定自己一定看過這個圖案,可是就是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鷹,象征自由,勝利,力量。這個圖騰,更像是少數民族用的。

    夏青桐盯了半晌,感覺這個跟自己印象中看過的好像有點不同。腦子里之前隱隱約約閃過的畫面一下子又好像浮現出來了。

    牛皮筆記本,鋼筆畫的徽章。

    對,她看過這個徽章是用鋼筆畫的,筆觸比這個要細致得多。

    還有——

    “三姑娘。”

    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夏青桐的思路,她站直了身體,下意識的將那張畫了徽章的紙給遮住了。

    有個丫鬟裝扮的人走了進來。

    “三姑娘。”丫鬟上前,聲音聽著有些耳熟:“六皇子府上這次送來的這些東西,并沒有禮單。姑娘,這登記照冊怎么個寫法?”

    夏青桐沒說話,她緊緊的盯著眼前的丫環,腦子里莫名閃過一個名字。

    “谷香?”

    “三姑娘?”

    那丫鬟抬頭,有些不解的看著她:“可是,有什么不妥?”

    夏青桐盯著對方的臉,腦子突然就想她剛穿越過來之前的情景。

    “三姑娘,董公子等你好久了。”

    “三姑娘,奴婢會幫你看著的。你就放心去吧。”

    那個聲音,就是眼前這個谷香的吧?

    “三姑娘?”

    谷香跟在夏青桐身邊很久了,還是第一次被她這樣盯著她,一時頗有些不自在。身體不著痕跡的站得更筆直了。

    夏青桐若是平時一定不會注意到這樣的小細節。可是她剛知道了余姨娘跟衛氏之間那一點子糾葛,難免能察覺出一些不對勁。

    董公子約她,她就赴約了?可巧,約在他們候府自家的地盤?

    更可巧,她前腳跟那個董公子說話,后腳余姨娘,老夫人就一起來了——

    嘖。就算不知道原身什么個性,但這么一推斷,還真是不怎么聰明的人。

    “谷香。”站了起身,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裳:“昨天我見董公子,是董公子約的我,還是我約的董公子啊?”

    谷香的臉色,一時有些怪異。

    “姑娘,自然是董公子約的你。”

    “是嗎?”夏青桐隨手把那張紙壓在了最下面,這才上前幾步,走到了谷香面前:“你昨天不是說,你會幫我看著的嗎?怎么一會會功夫,老夫人跟余姨娘全部都來了呢?”

    “姑娘,我,我實在是不知。我——”

    谷香話沒說完,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夏青桐的眼神,讓她有些發怵。她總覺得經了這次事,三姑娘好像有些不同了。

    “你什么?”

    夏青桐的語氣淡淡的,聽不出喜怒。谷香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身體。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巧合罷。”

    巧合?呵!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