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9章 不見棺材不掉淚
    賢妃給慶仁帝倒好了酒,眼中一片笑意盈盈:“沒說什么,不過是說六皇子真是個孝順的,跟楚昭儀十分親近,親母子也不過如此了。”

    慶仁帝眸子都不曾抬一下,只是專心的喝著杯中的酒。

    皇后看了眼楚昭儀的方向,眼中一片笑意。

    “楚昭儀,確實是個有福氣的。”

    “謝皇后娘娘夸獎。”楚昭儀本來都要坐下了,結果因為皇后這句話,她又重新起身:“臣妾確實是個有福氣的。不過這樣的福氣是陛下給的。臣妾敬陛下一杯,祝陛下安康。”

    慶仁帝算是給楚昭儀面子,端起酒杯,一口飲盡。

    楚昭儀誰也不得罪,敬完了皇上就是皇后,然后是今天生辰的主人賢妃。

    一輪敬下來,面面俱到,誰也不得罪。

    德妃看在眼里,眼中有淡淡的嘲諷:“楚昭儀倒是會做人,明明今天生辰的是賢妃。你這樣一圈下來,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過生辰的人,是你呢。”

    楚昭儀微微一笑:“賢妃娘娘生辰,卻不大辦。我來熱熱場子,想來,賢妃娘娘不會見怪吧?”

    “不會。”這種場合,賢妃怎么可能說見怪?

    她跟著舉起酒杯:“說起來是臣妾的錯了,還沒向陛下敬酒。”

    她起身向慶仁帝敬酒,她跟楚昭儀起了這個頭,殿內剩下的人,紛紛向慶仁帝敬酒。

    輪到明越時,慶仁帝沒喝,只是抿了抿唇,就把酒杯放下了。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可是慶仁帝像是沒看到舉著杯子站在那里的明越一般。

    明越也不介意,飲盡杯中酒之后,他坐了回去。邊上有侍女過來給他杯中添酒,不知怎么的,手抖了一下,灑了大半在他身上。

    “殿下恕罪。”那侍女快速的跪下,一臉驚慌之色。

    明越看了他一眼,發現周圍的人都往他這個方向看。他笑著起身,往上首的位置行了個禮。

    “父皇,兒臣衣衫不潔,容兒臣先退下去換衣衫。”

    慶仁帝正在跟賢妃說話,聞言掃了他一眼:“去吧。”

    語氣里隱含著幾分厭惡,似乎是一眼都不想多看到他一般。

    明越也不惱,極為坦然的退出了殿外。楚昭儀有些擔心的看著他,卻在明弘的安撫下又坐了下來,在心里嘆了口氣,決定呆會要明越再回來,再安慰他一番才是。

    ………………

    夏青桐被兩個太監綁在架子上,她掙脫不開,心知自己現在處境不妙。

    “兩位公公有話好說。我真的不是故意闖入禁宮的——”

    誰會想得到?禁宮不都是守衛森嚴么?怎么那個披香殿外,什么人都沒有?

    不說沒人,剛才那位什么昭容娘娘不也是可以進去么?

    “看樣子,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咱家只能換個方式來跟你說話了。”

    眼看那鞭子要往自己的身上過來。她在心里呼叫系統無果,以為自己今天一定躲不過了。

    下一個念頭卻是恨上了明越,坑死人的六皇子。

    他分明是故意的吧?

    空氣中傳來了揮舞鞭子的聲音,夏青桐害怕得閉上了眼睛。

    下一秒,啊的一聲,她聽到一聲尖叫。再睜開眼睛,一身玄色衣服的明越站在門口,他陰沉著一張臉,眉眼森冷。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