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0章 明明是一樣的
    夏青桐從架子上被人放下來的時候,手腳都是軟的。

    之前打算對她用刑的兩個太監已經被明越一腳踢得飛了出去,頭也不知道撞在哪里,兩個人齊齊暈了過去。

    看到明越往站到自己跟前,她想也不想的抬起了手。

    只是她的手巴掌落空了,手腕在半道被明越抓住。

    她試了試,沒能掙脫,用力的一抽手,整個人差點又摔回地上。

    明越伸手扶了她一記,夏青桐不領情,將身體往邊上歪了歪。

    卻發現腳還有點軟,不得已,她只能借他的手站穩。

    “混蛋。”剛一站穩,她又要動手,不過手又被明越抓住了。

    “你騙我。”夏青桐這次懶得將手抽回來,她只是恨恨的瞪著他:“你從一開始就在騙我。”

    “我怎么騙你了?”

    “你要的東西,并不在書里,你想要的,是別的。”

    那個盒子,現在還在她身上藏著呢。這事就算了,另一件事,夏青桐卻實在是怨氣難消。

    “你讓人引我去披香殿。可是你沒告訴我,那是禁宮!”

    夏青桐的嗓音不可控制的提高了一度。她覺得自己受到了愚弄。自己差點出事的這個認知大大的影響了她的理智。

    她甚至一時忘記了,史料上記載的明越,是個什么樣的暴·君。

    明越的反應,卻比她以為的要云淡風輕得多。

    “然后呢?”

    夏青桐:……

    “那是禁宮,又如何?”

    明越將她的手微微施力捏緊,讓她往自己身前靠近。高大的身軀往前,他低下頭,目光牢牢的盯著她的臉。

    “你知道那是禁宮,就不去了?”

    夏青桐一時語塞:“你——”

    “既然說或者不說,都不能改變結果,有何分別?”

    “當然有分別。至少——”

    對上明越的黑眸,她卻是一噎。

    是啊,知道了又如何?除了在進禁宮的過程中提著一顆心,可還是要去為他辦事,她又能如何?

    心知事實如此,可是那一口氣哽在喉嚨里,不上不下的,實在是郁悶得很。

    偏偏這會理智回籠,她也開始意識到,眼前站著的是什么人。

    “明越——”

    意難平,氣難消。她直呼其名。

    明越微微瞇起了眼睛,好長時間沒有人這樣叫他了。

    正要開口,外面有腳步聲過來。明越松開手,往邊上站了一步。

    他力氣有點大,夏青桐差點摔倒在地上。忍著那口氣還沒來得及發作,這會又被明越激出了新的怒氣。

    這人,難道就不知道點憐香惜玉?

    夏青桐,你是不是傻掉了?你指望一個暴君能起憐香惜玉的心思?

    明越沒有注意到她變了的臉色,外面進來的人,正好是內務府的紀總管。

    他一進來,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兩個太監,一時臉色一變,抬頭看向眼前人。

    發現是明越時,他驚了一下,快速的低下頭去。

    “老奴見過六殿下。”

    “免禮。”

    “六殿下在此,不知道這兩個不長眼的東西哪里惹著了六殿下?回頭,我定好好的著人收拾他們一頓。”

    說話的時候,他半抬著頭,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夏青桐的方向。

    他來得晚了點,不過上頭吩咐要好好教訓的人,大抵是那一位吧?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