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5章 馬甲要不保
    “不,不肯定啊。”

    夏青桐后知后覺的意識到,她若是真的贏了明越,會不會惹火他?

    “總要試一下是吧?”

    不知道明越棋藝如何。若是董嘉真如他們說的厲害,估計明越也差不多。

    明越沒說話,事實上他的人一直盯著謝氏。

    裴佑是謝氏唯一的兒子,裴佑出了事,謝氏一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

    她進宮讓皇帝指婚不成,而夏青桐又陰差陽錯的找出了宮內的贗品古董,進而得到了慶仁帝的賞識。

    謝氏想讓夏青桐進顯國公府的計劃落空,她一定會有后招。

    明越幾乎是昨天謝氏一去找鎮北候府,他就知道謝氏必然是要起壞心的。

    斬斷她那些心思的源頭,就是對她最在意的下手。反正像裴佑這種,身上背了幾十條人命的人,死不足惜。

    明越對他下手,不會有任何愧疚感。

    裴佑是被嚇瘋的。他再怎么狼戾,變`態,也會有軟肋。

    失了心智的他,是翻不出什么浪來的,只要讓安插在顯國公府的人,對著裴佑適時引導,就足以讓他做出瘋狂的舉動來。

    想躲避人群,不想見人。那么在胡思亂想中橫沖直撞,然后不小心落水也就變得十分正常了。

    裴佑死了。謝氏就再沒有機會說要讓夏青桐嫁進顯國公府的話了。而她必將會有一段時間想要盯著夏青桐。

    所以,他前腳讓裴佑出事,后腳就讓人把早就準備好的跟顯國公裴永有關的證據交給了御史大夫。

    現在的御史大夫莊心遠,是個梗直人。他瘋起來的時候連慶仁帝都敢彈劾。

    慶仁帝愛惜自己明君的名聲,是以知道莊心遠個性直,不討喜,又得罪人,還是把他留著。

    畢竟必要的時候,這可是一把極好用的刀。

    莊心遠得到那些證據,自然會在今天早上的朝會上彈劾顯國公。如此一來,顯國公的事就算是解決了。

    畢竟現在的謝氏馬上要面臨的是抄家滅族的風險,又哪還顧得上去找一個小小的夏青桐的麻煩呢?

    思緒收回,明越看著夏青桐的棋路,微微瞇起了眼睛。

    在對方所有的局鋪開之后,狀似不經意的開口:“棋藝不錯,你下棋的老師是誰?”

    “我老師是我——”

    爺爺兩個字沒說完,夏青桐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并不知道,夏建昌會不會下棋。

    “我們侯府的女夫子。”

    方老夫人對于子女的教育還是很看中的。姑娘們早早的請了老師。是一個丈夫不幸過世,一個人立了女戶的女夫子。

    這是她后來才知道的,不過她來了這么久,一直沒見過那個夫子,說是有事回鄉去了。

    “我記得,侯府的姑娘,請的是陳夫人來教授你們琴棋書畫——”

    明越拈起一枚棋子,輕輕落下:“而陳夫人,擅書,擅琴,唯獨不善棋。”

    最后三個字,他說得極慢。

    夏青桐手一顫,指尖的棋子就那么掉在了棋盤上。

    看著被碰得移位了的兩顆柜子,夏青桐想也不想開口:“棋盤亂了,要不——”

    明越按住她想將棋盤打亂的手,將移位的棋子又放了回去。

    “沒亂,繼續。”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