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2章 面目可憎
    今天小書房的蠟燭比平時還多了一對,室內也光亮了許多。

    不過看到一身玄衣,面無表情的明越時,夏青桐莫名就感覺到后背汗毛豎起。

    明越的長相十分出眾,尤其是那一雙鳳眸。不過他不做表情的時候,那眼尾微微往上挑,給人一種十分凌厲,十分不好親近的感覺。

    夏青桐不確定他來的目的,那句話,也就那樣脫口而出。

    “六皇子你是來看畫的?”

    總不可能為了她騙了他二百兩銀子來的吧?

    明越的唇角幾不可察的抽了抽,他盯著夏青桐的臉。明明小姑娘長得一臉聰明樣,可是現在看起來,卻格外的,面目可憎。

    “我沒見過柳如風的畫?”

    陰惻惻的語氣,聽起來就不像是高興的樣子。

    夏青桐不確定對方用的是問句,還是陳述句。不過:“我知道,六皇子長在皇宮內院,什么好東西沒見過。不過,柳如風一向以畫山水出名。從來沒聽說過他花鳥也畫得好的。你也許真沒見過呢?”

    說話的時候,她往邊上站了一步。頗有些討好的看了眼明越:“這邊更好看一點。六皇子。請吧。”

    少女眼神靈動,稚氣的臉上,那雙大眼睛一閃一閃的。長長的羽睫輕輕扇動,像一片羽毛,用極緩的速度,拂過了他的心口。

    明越:……

    夏青桐幾乎要以為自己猜錯明越心思的時候,他繞過了書桌,走到了她旁邊。

    那畫鋪在書桌上,燭火明亮,畫的內容一眼就能看清。明越卻不看畫,只是看她。

    她身量還未長足,比明越短了一個半頭。他這樣往她面前一站,她頓時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無聲的咽了咽唾沫,她悄悄的往后退了一小步。

    明越往前進了一步。

    夏青桐:……

    “六皇子——”

    明越又進了一步,她則又退了一步,身后是書桌后方的椅子。一個沒站穩,她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夏青桐這下不太淡定了:“六皇子,畫在那邊。”

    “我知道。”

    微冷的語調,略帶陰沉的表情。

    那些關于明越的傳說,夏青桐這會又想起來了。初時對方桌上那些手稿,她可是現在也還印象深刻。

    “六皇子。”夏青桐在這一瞬間,求生欲到達了頂點:“現在,天色也晚了。而且這邊光線也不好。不如,你把畫拿回去,明天慢慢觀賞?如何?”

    明越瞇起了眼睛,看著她討好的表情。他突然彎下腰去,雙手直接放在椅子兩邊。

    “六皇子……”

    夏青桐這會不淡定了。

    “怎么?不說要把畫賣給我了?”

    夏青桐:……

    竟然真的是因為我騙了他銀子的事?

    “六皇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個小女子一般見識。”

    明越心里清楚,她現在認錯認得爽快,心里只怕根本不覺得自己錯。

    勾唇,他臉上的笑未到達眼底:“不若,你說一下,你錯在哪了?”

    我艸。

    夏青桐想掀桌了。你丫的別得寸進尺好不好?我都已經認錯了,還讓你把畫也拿走,你還想怎么樣?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