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女總裁(13)
    “看看你。”曦月隨口答道。

    明明知道對方沒有那種意思,剛剛他不是還說自己是他的弟弟的嗎,但是聽見她這么說的時候,陸簡清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加速的心跳,要是自己能夠憑著這一張皮囊吸引她,也算不錯。

    他放在腿上的手漸漸收緊握拳,好半天才平復下來,開玩笑道:“好看嗎?”

    “當然。”曦月笑瞇瞇地偏頭,“以我的審美觀來說。”

    寬肩窄腰大長腿,穿衣顯瘦脫衣……她沒見過。反正嘛,這身材是真的好,這長相更加好,總給人一種端方如玉的感覺,翩翩似有風,站在那里自帶特效。

    “你這是什么表情?我說的都是真心話。”曦月握著遙控器推了推他。

    陸簡清卻是驀地起身,低眸看著她:“你餓嗎?我給你下碗面吧。”說完便直接離開了。

    客廳里電視的聲音開的有點兒大,時不時傳來一句他極為熟悉的臺詞,他看著沸騰的水,這一刻心里格外平靜。

    他總覺得這才應該是他們生活的常態。要是曦姐以后真的嫁給了自己,自己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她,不讓她受一點的苦,不為了那些事煩心,要是她愿意,他也可以幫著她將她的公司更上一層樓。自己一定會為她打理好一切,只是,她會同意嗎?那天自己見到的男人……算了,不想了,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了,想想從前的自己,只要是自己想要得到的,就一定要緊緊的握在手心中。

    但是曦姐不一樣,他是自己的曦姐啊,她三年前就答應了和自己在一起,到底是不是僅僅因為同情呢?當時自己年紀這么小,她是不是僅僅將自己當成一個小孩子,當初只是在哄自己,而現在見到自己有了好的生活,所以才絕口不提這件事,僅僅將自己當成弟弟,自己在他心中到底算是什么呢?

    他的心從未如此搖擺不定過,自己到底要如何做呢?要是強迫她的話,他又覺得自己干不出來這種事,但是看著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他又完全無法接受。

    曦姐,你真的是我一生的噩夢與美夢,讓我想要放手又無法。你說,到底要我拿你怎么辦才好。

    陸簡清的手藝倒是很不錯,一碗雞蛋面撒上些蔥花,加了半勺醋,面湯微酸正合曦月的口味,曦月忍不住多吃了幾口,又將面湯喝了個干凈,只余下小半碗的面條。

    “你的口味一向挑剔,看來我手藝不錯。”陸簡清也放下了筷子,把紙巾往她面前推了推。

    曦月扯了一張:“是挺好的,比起徐媽來也不遑多讓?”陸簡清只是笑了笑,沒有接話。

    “曦姐,我有話跟你說。”陸簡清放在膝上緊攥著手緩緩松開,清朗的眉目間閃過一絲堅定。

    他看起來很慎重,曦月握著叉子戳了戳盤子的食物,抬眼看著他,“你說,我聽著。”

    “你有男朋友?”

    曦月眨了眨眼:“沒有。”

    “你有情人或者包養的對象嗎?”

    她放棄了與食物作斗爭:“沒有。”

    “你有喜歡的人嗎?”

    她放下叉子,坐直了身體,道:“沒有,你到底想說什么?”

    陸簡清站起身,繞過餐桌尋了個空地好讓她的視線沒有什么阻礙,他俊美的面容上很是坦然,“你看我怎么樣?”

    曦月:“……嗯?”

    “身材好,腦子好,長的也好,我是一個很好的人選,你真的不考慮考慮嗎?”他就像一個搞推銷的,只不過推銷的是他自己,現在的他,忘記了當初在曦月身邊的那個男人,只希望自己能夠跟在曦月的身邊。

    曦月斜睨著他,還是冷酷的打斷了他的自我推銷:“雖然我沒有男朋友,情人,但是,我已經有未婚夫了。”

    陸簡清聽見了他的話,立刻抬頭看向曦月,眼中透露著難以置信,“曦姐,這怎么可能,我……”

    曦月臉上仍然是一片平靜,但是她的心中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其實陸簡清是一個聰明人,但是聰明人也有他在意的東西,一遇到那個東西的時候,他的理智就會被情感所淹沒。

    曦月就這樣看著陸簡清,想要看看他到底會如何表現。

    “你有未婚夫了?”陸簡清突然激動,抓住曦月的手,語無倫次道:“你見過他幾次?他有兄弟姐妹嗎,家里有多少財產?在哪兒工作,收入是多少?和你有共同話題嗎?你有考慮過,你們在一起會幸福嗎?”還有,是哪一天我見到的人嗎?原本他還在想著,要是曦姐有了別的喜歡的人會如何,自己會放棄嗎?那個時候還沒有這么強烈的感覺,但是現在,他一想到,她可能會嫁給別的男人,別的男人會和他之前一樣享受著她貼心的照顧,兩人會一起在海灘邊漫步,一起暢飲啤酒……一想到這個情形,他就覺得心像是被人用刀捅一樣疼。

    他無法忍受她會嫁給別人,她只能嫁給自己……是啊,他的骨子里都是霸道的,只是從前沒有遇到過自己在意的東西,但是現在……

    “好了,我先走了。”曦月注意著陸簡清的神色,這樣說道。

    只是她才轉一個身,還沒來得及朝門口走,就突然被一雙修長的手臂給拖到一旁的客廳里然后被壓倒在沙發上。

    “曦姐……”他還是無意識的和曦月在撒嬌,他的心中一直相信,自己的曦姐心中還是有自己的,而且他是不會拒絕這樣的自己的。

    但是曦月直接推開了他,還拍了拍自己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小文,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噢,對了,我現在都已經忘記了,你已經改名叫陸簡清了。”

    陸簡清卻還是牢牢地拉著曦月的雙手,不想要讓她離開。“曦姐,你不是曾經答應過我要做我女朋友的嗎?你現在為什么……”

    曦月卻直接揮開了陸簡清的手:“小文,不,陸簡清,我應該要這么叫你吧,我們已經三年未見了,三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你這個人,我突然發現我現在看不透了,我不是個傻子,你應該可以看出我們現在之間的不同。你知道愛人之間最需要的就是什么嗎?是信任。要是沒有了信任的話,無論怎樣甜蜜美好的愛情最終都會破滅。”看著陸簡清不斷變化的神情,曦月心中也不是很好受,但是還是狠下心來,繼續道,“有人曾經和我說過,信任你的人無論你說什么他都會相信,不信任你的人解釋再多也僅僅只是徒勞,還會迎來拳頭和諷刺。現在的我就已經失去了當年對你的那一種信任陸簡清,我希望你能想清楚。等到您想清楚要怎么和我解釋這三年發生的事的時候,我再來回答你的這個問題。”

    說完便直接起身離開了,獨留下陸簡清一人呆呆的坐在沙發上。

    他可以告訴他嗎?他也知道他們之間最需要的是信任,但是他覺得,也許曦姐喜歡的是那種純粹干凈的少年,但是自己的出生就決定了自己絕對不可能是這一種人,但是他愛她呀,因此為了他一直隱藏著自己,這三年也是不得已才回去處理家中的事務。

    但是要是自己將自己正真的身份,還有自己過去做過的事告訴他的話,她才會更加的厭棄自己吧。曦姐是已經發覺到了什么嗎?應該不可能吧自己完全沒有露出什么破綻,可是……陸簡清一下子就陷入了迷茫,自己以后到底該如何做?

    在曦月離開之后,一直在曦月腦海中很長時間沒有開口的008忽然開口了,“宿主,你體內分泌兒茶酚胺、心肌腎上腺素分泌過高,希望你能調節好你的情緒。”008只是一個機器,沒有人類的情感,但是通過科學計算,他可以知道現在自己的宿主心情起伏很大,而且還是別人常說的悲傷難過的情緒。上一次宿主出現這種狀態的時候,還是離開第一個世界的時候,現在……“宿主,要是你不愿意,可以和他好好相處的。”

    008可以感覺出,自家宿主和他是很相愛的,但是自己的宿主……

    曦月聽見了008的話,也調節好了自己的心情,“小八,你也不明白我們人類的情感,經歷過磨礪的感情,才會更加堅固。”

    008聽見自家宿主的話,察覺到自家宿主情緒沒有那么激烈了,也就不再說話了,看來,她還是要多了解一下人類的情感到底是什么,都讓自家的宿主傷心難過那么多次了。

    第二天清晨,劉浩打了一個電話給陸簡清,“小清啊,最近我這接到了一個綜藝節目,前幾期看上去還是挺火的,就是讓一些明星去過普通人的生活,去做那些普通的職業,不知道你要不要去參加一下,這樣也可以為你積攢不少的人氣。”

    陸簡清聽見了她的話,想了想問道,“這件事是公司安排的嗎?”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