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七八章 臭名遠揚
    進門關門,羅康安目光往屋內亂掃。

    林淵:“檢查過了,沒問題。見到了寂澎烈?”

    “見到了。”羅康安點頭著唉聲嘆氣道:“事情我已經說了,可他太強勢了,我話都沒說完,就被他直接拒絕了。”

    林淵:“把面談的情況詳細說說。”

    “一見面,幾個大統領都在場,我原來的頂頭上司桓照倒是先問了下我腿傷怎么回事……”羅康安把從頭到尾的情況詳細講來,倒是沒什么隱瞞的,知道現在在玩命,不把事說清楚一旦做出了誤判,會死人的。

    聽完過程,燕鶯嘀咕了一聲,“看來這些人還是挺給龍師雨面子的,倒未因犯事而誅就劃清界限。”

    林淵頷首,他也是這感覺。

    羅康安:“我說林兄,我真的盡力了,他就是不答應,我強拗也沒用啊!我就說嘛,這種事他也不太可能答應,仙庭又不是沒人了,犯得著讓我做他們的奸細嗎?你還非逼我去不可,純粹是白費。”

    林淵:“沒事,說了就行。”

    “……”羅康安一怔,“什么意思?”

    燕鶯也瞅著林淵,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但有一點卻是漸漸感覺到了,感覺林淵在前朝余孽中的地位肯定不低,不僅僅是因為‘御神令’,而是因為林淵的臨機處置權,沒有相當的地位,面對一些如此重要的事情是不可能臨機專斷的,這位手握著很大的決斷權!

    林淵沒再解釋,“先在這里呆幾天,盡量再摸摸這邊的情況。你那些同袍肯定還會來看你,你趁這機會盡量刺探一下。”

    “唉!”羅康安嘆氣著點了點頭,人家好心招待,自己卻是刺探消息的奸細。

    發現這次面對姚先功他們,已經不是被踢出了仙都神衛那么簡單,而是徹底站在了姚先功他們對面,成了反賊。

    反賊也就罷了,誤入歧途也沒辦法,他擔心的是,有一天自己會不會和這些曾經的同袍刀兵相見。

    若真有那一天,他真的不想對他們動手。

    密謀幾句后,三人又出了房間,站在石壁露臺上觀望四周,目光都陸續留心到了下方相攜而行的母女倆身上。

    劉星兒在母親身邊有說有笑的樣子,丁蘭則面帶微笑,不知二人要去哪。

    母女兩個也是住在這待客的地方,遇上行動有需要的時候,駐軍才會過來請丁蘭同往。

    林淵略偏頭留心燕鶯的反應,注意到燕鶯深深凝視的目光。

    “追女人,應該是你擅長的。”林淵回頭看向下面的母女倆忽冒出一句。

    聞聽此言,燕鶯和羅康安幾乎是同時偏頭看向林淵,燕鶯繼而又看向羅康安,說到了追女人,那肯定和她無關了。

    羅康安也意識到了是在說他,“你這話說的,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看到的都是表面,我其實…不說是正人君子,其實真的是本分人。”

    “嗯,我相信。”林淵點頭表示認可。

    羅康安干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林淵忽又道:“下面的,讓你去追,你多久能搞定?”

    “呃…”羅康安狐疑道:“你是指追丁蘭,還是指劉星兒?”

    此話一出,林淵和燕鶯同時回頭看向他,那眼神,有點驚為天人的味道,貌似在問,你對丁蘭也有興趣?

    羅康安立馬意識到自己話中出現了歧義,忙道:“你們別想多了,我說林兄,你別誤導我行不行?”

    林淵:“在這里要呆幾天,有沒有把握追到劉星兒?”

    羅康安:“你不是吧?我可不干這種事,回去了沒辦法向諸葛曼交代。”

    林淵才不信他這鬼話,這位像是怕不能對諸葛曼交代的人嗎?問:“秦氏垮了,諸葛曼也沒好處,逢場作戲,可以理解,你想辦法試試看。”

    羅康安盯著下面的劉星兒,挺漂亮的,說實話,他被撩撥的有些心動了,遲疑道:“你想讓我用美男計?”

    美男計?林淵和燕鶯又是一陣凝噎無語,又齊齊回頭看他,把他從頭看到腳,都想問問,得多厚的臉皮才能說出這種話來。

    當然了,羅康安其實長的也不難看,但也不存在他說的美男。

    “那個…”羅康安被兩人看的略尷尬,干咳道:“說實話,有權有勢人家的女兒,我還真沒接觸過,如果真的需要逢場作戲,我可以試試。不過先說好了,回頭諸葛曼問起來,你可得幫我解釋解釋。”

    林淵:“嗯,我幫你作證,是為了救秦氏。”

    燕鶯盯著這兩個無恥的家伙,尤其是羅康安,她算是看出來了,就是個色膽包天的人,平常挺怕死的,遇上這種事還真是一點后果都不顧,竟這么輕易就答應了。

    “我先試個水。”羅康安低語一聲,繼而咳嗽著清了清嗓子,忽大聲喊道:“喂!”

    下面漫步的母女兩個聞聲回頭,四處看,看到了崖壁上的他們。

    只見羅康安在憑欄處朝兩人揮手,劉星兒嫣然一笑,也歡快地抬手朝他們揮了揮,丁蘭只是微微頷首示意。

    隔空打了個招呼,沒有其它交流,母女兩個漸行漸遠。

    羅康安這才偏頭向林淵,低聲道:“是個外向的,接近起來不需要花什么時間,很容易接近。”

    林淵算是懂了什么叫試水,是真心佩服這廝,真心實意地朝他豎了個大拇指。

    羅康安一臉謙虛的擺了擺手,受不起的樣子。

    這兩人…燕鶯對這兩人算是徹底無語了,還真是一點都不顧及邊上有個女人。

    羅康安又低聲補了句,“接近容易,但是對她的底細不清楚,連她基本的喜好都不知道,就幾天的時間怕是夠嗆啊!”

    林淵:“盡力而為,實在不行做個朋友也行,爭取邀請她以后到不闕城來玩,找機會大家多見見面。”說這話時又瞥了眼燕鶯的反應,只見燕鶯下意識皺眉。

    羅康安嗯聲道:“這個沒問題,交給我了。”神色間頗有些躍躍欲試,已經是摁奈不住想下手的樣子。

    真正是奉法旨追女人,心有些肆無忌憚了。

    燕鶯終于忍不住出聲了,“人家跟你們無冤無仇,何必要害人家?”

    林淵回頭盯著她,“不會害她,只是交個朋友,也許能打探到對我們有用的消息。羅康安,你說是不是?”

    燕鶯心弦莫名一緊,不知是不是錯覺,感覺林淵眼中有意味深長的審視意味,這一剎那,令她莫名感覺眼前這家伙是個危險人物。

    羅康安:“是啊,燕鶯,你別想多了,咱們都不是壞人,就逢場作戲。”

    “我不摻和這種事。我建議你們還是早點離開,中毒的人多等一天就要多遭一天的罪。”燕鶯避開了林淵的目光,轉身而去。

    羅康安回頭目送了一下,再回頭,又對林淵嘀咕道:“這女人也真是的,我們為了活命費盡心思,一點都不體諒。”

    林淵忍俊不禁,莞爾,發現這廝對這種事情還是很積極主動的,不過還是低聲交代道:“你以后注意小心點,燕鶯和那個丁蘭可能認識。”

    “呃…”羅康安一愣,立刻湊近了,鬼鬼祟祟的樣子低聲道:“她一直躲在霧市,怎么會和未海城的城主夫人認識?”

    林淵:“這個丁蘭很有可能就是她說過的兩個侍女中的一個。”

    “啊?這么巧?”羅康安吃驚不小,“你怎么發現的?我說林兄,這事可不能開玩笑,真的假的?”

    林淵:“不能完全確定,但是可能性很大,所以你要小心。”

    “不是…”羅康安略有著急,“林兄,你想過沒有?還記得幻神宮嗎?丁蘭若真是她的侍女,那丁蘭肯定知道幻神宮的位置。幻神宮里的黑白果我們沒采完,這丁蘭若是去了,一定會發現有人來過,事后又爆出我們找到了幻眼,只怕我們想不引起懷疑都難啊!丁蘭嫁給了未海城主,也算是投靠了仙庭,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設想啊!嗨,我就說了要把果子都給摘干凈,你不聽我的,現在可謂留了后患。我們得找機會再去幻神宮,把現場給處理一下才行。”他現在又怕死了。

    林淵:“不用著急,我已留了后手。你當我為何要讓你告訴寂澎烈說龍師雨和幻神的事?你知道黑白果,能找到幻神宮,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追查起來,你的解釋合情合理。”

    他的警惕性和防備心不會比羅康安差,從發現燕鶯和丁蘭的狀況有異,他就立刻在謀劃中做了后手準備,以掃除后患。若這點麻煩他都解決不了,也活不到今天。

    “……”羅康安啞口一想,兩眼一亮,是啊,的確如此,頓時大大松了口氣,從緊張中解脫了出來,也對林淵豎了豎大拇指,“你厲害。不過,丁蘭認出了燕鶯嗎?”

    林淵:“應該還沒有,所以讓你接觸那邊時小心,不要暴露了燕鶯。”

    “嗯,這個你放心。”羅康安連連點頭。

    有些事情就是讓人那么的猝不及防。

    就在兩人密謀商議后續行動細節時,一道人影凌空飛來,衣袂飄飄地落在了這方陽臺上,不是別人,正是青春靚麗的劉星兒。

    林淵和羅康安面面相覷,剛還說起,這就主動送上門了?

    屋內的燕鶯也因她的到來而被驚動,快速到了露臺門口觀察著。

    “你就是那個帶了雪蘭仙子去巨靈神駕駛艙的羅康安?”劉星兒盯著羅康安一臉好奇而問。

    之前這邊主動打招呼,她途中遇人問了下這人是誰,一聽是那個“傳說中”大名鼎鼎的羅康安,新鮮了,她立刻跑來了認識,呆這地方也確實無聊。

    面帶微笑的羅康安神情瞬間僵住。

    燕鶯頓時抿嘴憋笑,還想追人家,結果沒想到的是自己臭名遠揚。

    
為您推薦
希腊五分彩开奖号码